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泪珠:下

(2007-01-22 10:31:36)
分类: 原创故事
 
 
泪珠:下
 
 
泪珠:下
 
 
 
    “希望总是有的!”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静静地离开了奴隶的宿舍区,“但是不在这儿。”
    凯莉娜回到自己的房间,迈克尔对她干下的那些所有事情一下子涌进大脑,跟以往不一样,她承受住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她推开房门走进去,尽量背对着床,迈克尔总是坐在那里等着她。吉米所言的那些事情,她已经经历过一些了,但是并没有普通女人那么惨,她亲眼见过那些被不断蹂躏摧残的不幸的人,都已经离死不远了却还没有死去。艾尔金的恶魔甚至让她们丧失掉了自杀的勇气。
    她等待着那句令人作呕的“亲爱的,你回来了?”然而没有,最后凯莉转过身,床上空空如也。她叹气一声,缓缓地走进它,发现床铺上规整地摆着一封信。她立刻把它拆开:
    亲爱的:
        很抱歉我今晚没空……
    她没有继续看下去,藏在心窝处的火焰一下子喷泻出来,她狂暴地撕掉这封信,然后呆呆地看着碎片像一片一片的雪花一般纷纷下落……

    夜晚清静,鹅毛似的白雪在空中跳着狂乱的舞蹈,她用手挥开恼人的白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离我而去?”
    “我必须离开。”那个男人说道。
    “不!”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冲上去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吉米,不要走!求你……”
    “凯莉?”他把她扶起来,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他们杀死了我的父母,我必须为他们报仇。”
    “但你会死的……啊……”她用拳头使劲撞击他的胸脯,“你怎么能够那么残忍?就这样抛弃我,就这样离开我……”
    “凯莉!你还记得吗?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被艾尔金人抓住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他们早晚都回来,我去把他们拖住。”
    “不要……”
    “当一个民族危难的时候,我们不能够再逃避,我们要反抗,凯莉,知道吗?”
她点点头,嘴里仍然喊着“不……”
    吉米粗暴地摇晃着她,“凯莉!站起来,别懦弱,起来战斗!”
    她再次点点头,泪水冷冰冰地凝在脸上,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当他终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些什么的时候,他笑了笑,抚摸着她的脸,然后转身离去。
    “吉米?”
    他停住了,突然转回来紧紧拥抱她,在她的脸上狂吻着,“我爱你,凯莉。”
    “我也爱你……”
    后来他还是走了,背上枪杆子,头也不回地奔向了战场,奔向了死亡……

    连续五天,她训练着自己那可怜的格斗术,完全无视监视器的存在。弄得满头大汗,当她这样做的时候,脑子里只有吉米的一句话:“别懦弱,起来战斗!”
    而约翰森则开玩笑说“你最近在床上表现得更猛了。”尽管实际上凯莉娜都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承受着这野兽的侮辱,强逼着泪腺停止分泌,她不能哭。
    白天的时候,她到外面寻找可能的帮手,晚上忍受着迈克尔的折磨。这个杂种几乎把她当作自己的情妇一样看待,尽管看待的方式是那么的不堪入目。而她对他冷淡地接受,他的每一次抽动只会给她带来更进一层的痛苦;每一次看见他那满足的淫笑,都只会更加激起她复仇的决心。
    那天迈克尔步履蹒跚地走进来,全身散发着酒气的恶臭。手里抓着一条皮鞭,大叫道:“老子今天心情很不好!亲爱的安慰我一下!”
    她沉沉地吐出一口气,“不……”
    “啪”的一声,他抽出一鞭,险些扫到她,在床垫上撕开了一条大口子。“什么叫做他妈的‘不’?!老子他妈今天要你陪我,平时都可以今天不行……啊?!”
    她知道那些女子身上可怕的血痕是怎么回事,也预料到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想起丈夫的话“我希望你能在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之前自杀掉……”但她不能自杀,还不能……

    阳光冷冷地,她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军队寄来的信。
    敬爱的夫人:
        我们今天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告诉你你的丈夫吉米,在战斗中英勇牺牲了。
        ……
        他勇敢地作战,为我们的大转移留下了时间。夫人,巴莎撑不过今天晚上了,我们请求你立刻就    随难民们一起撤离,我们不愿意看到萨尔人沦为这些恶徒的奴隶。
        ……
        再次感谢你和你的丈夫,至此向你致敬!
                                                                     萨尔-巴莎-第二十五师作战部队
XX年XXX月XX日

    凯莉娜两眼无神地看着苍穹,那上面不停闪现着致命的激光的影子,亮度超过了太阳,刺眼地晃来晃去。早已干涸的泪水留下一条条深深的痕迹,贴在脸颊上。她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成为奴隶后会怎么样。是的,她不愿意离开,这里是吉米为什么参军的地方,他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它,即使他死了,她也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这片乐土。
    然而她的儿子可不行。她抿了抿嘴,跳下阳台,“波尔?波尔!?”
    还什么事情都不清楚的小男孩跑到她跟前,充满稚气的声音问道:“怎么了?妈咪?”
    “收拾好东西,我们要走了。”

    鞭子最终还是抽到了她的身上,她惨叫着,四下躲避着。疼痛撕扯着她的皮肤,留下可怕的痕迹,她不敢去看它,也不敢触碰它,只感到来自心脏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流出来,把所有的痛苦宣泄出来,把所有的怒火燃烧出来。
    “为什么?!”迈克尔大吼道再一次挥动鞭子,“啪!”“为什么你要躲开?跟我在一次你不快乐吗?啊?!”
    凯莉娜忍着撕心的疼痛,大叫“你这个恶魔!”
    “啪!”重重地杀在墙上,扯开了墙纸,“难道你想成为奴隶区的那些女人的模样吗?”
    她逃到桌下,“我不是奴隶!可恶的杂种!”
    黑色的大蛇恶狠狠地扑过来,把她连同桌椅一起掀翻。凯莉娜倒在地上,看到麻木的手臂上,皮肤已经被撕了下来,红色的液体以令人惊讶的方式飘荡着,“嗦嗦”滑向地面。她已经没有任何气力叫喊了,静静地躺在那里。
    “对啦!就是这样!”迈克尔大喝一声,提着鞭子走过来,用另外一只手在她身上粗暴而胡乱地揉捏着。“这样才对!”
    她紧闭眼睛,火热的泪珠就在里面拼命儿转动着。
    当他开始撕开她的衣服时,她找到了机会,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拳砸在迈克尔的下体上,这个混蛋大叫一声,倒向旁边。凯莉娜甚至笑了一声,爬起来抬起脚就向他的命根子一下又一下地狠狠踏去。迈克尔惨叫,他慌乱地抓住她的脚踝向下拖。凯莉重心不稳,倒了下去,但是立刻就提着双手疯狂地抓向这个杂种的脸,他的眼睛。血液沾满了指甲,她报复地大笑。
    “婊子!”他使命一脚蹬向她的小腹,把她整个人踢得老远,“混帐!啊!你这疯子!”说着举鞭“啪”地一下,把准备爬起来的凯莉打瘫在地。
    她抑制着泪水,喘着气,狠命地咬着牙齿。恶狠狠地盯着缓缓站起身来的魔鬼。

    “孩子,听清楚了,”她摇着波尔的肩,“上船之后就呆在一个地方别动,好吗?瑟琳娜夫人会照顾你的。”她对着儿子身边的女人笑了笑。老妇人回她一个“放心吧”的微笑。
    “妈咪,别离开我……”波尔紧紧抱住她,哭着。
    “妈咪现在要去找爸爸,”她的话也带着哭音,为了尽力掩盖,她强迫自己笑出声来,“找到他之后我就会上船的,好吗?”
    “嗯。”无知的孩子点点头,“你答应?”
    “当然,我答应你!”
    “好吧。”男孩擦了擦脸,调头看看瑟琳娜。
    “要勇敢。”
    “嗯!”他咬着下唇,点点头。
    “好了,快上船吧。”她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把她的儿子向前推了推,“别向后看,要像你爸爸那样勇敢……”
    “是。”波尔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牵着老妇人的手,慢慢地走向最后一艘飞船。
     别回头,别回头……
    他也没有来得及回头,一颗炸弹在他们的身边爆炸了,气流把凯莉娜扇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艰难地抬起头,那个男孩和那个女人曾经存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弹坑,还有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火苗儿,徐徐落下。
    泪珠充满了她的眼眶,让视线模糊起来,“不……”

    “不!”凯莉娜大叫一声,朝那个混蛋冲了过去。
    就是他!就是他率领的军队残忍地杀害了她的所有爱人,她的丈夫吉米,甚至连她的小儿子波尔也不放过!为什么!?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就是他!就是他下令扔下的那颗炸弹!就是他!一遍又一遍地侮辱她,摧残她,殴打她……所有的狂怒化为力量,她快乐地看见自己的双手,那充满了力量的十根指头迅速地靠近魔鬼的胸膛,我要把他的心挖出来!
    ……
    “砰……”回音一圈又一圈地荡漾着,毫无停止的意思。
    凯莉娜怔怔地盯着举着手枪的迈克尔,魔鬼还在!魔鬼还在,魔鬼还在……所有的梦境都消失了,只留下悲哀的现实,和渐渐模糊的影子……
    凯莉娜没有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什么也看不到的眼睛向外鼓着。最后她还是倒下了,带着所有的痛苦,向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追寻而去。
    早已急不可待的泪水终于摆脱了束缚,迸裂出去,狂奔不已,与鲜红的血液融在一起,流了一地。
    泪珠里清晰地映出一颗美丽的星球,蓝绿色的海洋,白色代表着天空,遮掩着下面那片生机勃勃的大地。在一片漆黑的空旷的宇中,她浑身散发着静静美丽的光环……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