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泪珠:上

(2007-01-21 22:33:31)
分类: 原创故事
    
 
泪珠:上
 
 
泪珠:上
 
 
 
     那是一颗美丽的星球,蓝绿色的海洋,白色代表着天空,遮掩着下面那片生机勃勃的大地。在一片漆黑空旷的宇中,她浑身散发着静静美丽的光环。
     然后是耀眼的火光,无数的碎片从她的心窝四下飞出,只在中心留下淡淡的气云告诉人们她曾经存在过……
     这个景象永久地留在了她的泪水中,凯莉娜闭上眼睛,不让它溢出来。在心中她狂喊着,愤怒地宣泄着;火焰静静地燃烧着,等待着。我不能哭,她想。
     一只熊掌般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一切都结束了。”身后的杀人犯说道。
     她不作声,呆呆地望着曾经家园的所在地,那些曾经快乐的回忆悄悄地从意识深处爬了出来……
 
     “接住!”吉米叫喊道,跳起来给那个皮球狠狠的一巴掌。
     小女孩没能接住,她扑倒在地,爬起身来坐在沙滩上,“这怎么可能接得住嘛,你打得那么凶。”
     吉米“哈哈”一笑,“那是你的技术太差劲啦!凯莉娜,快起来,我们再玩。”
     “去,”她站起身来,不屑地说道:“才不关球技的什么事,你们男生就是喜欢用蛮力,连个沙滩排球都打不好。”
     “才没有,”男孩辨道:“扣球的时候本来就要用大力的嘛,老师都是这么教导的……”他一字不差地念出体育教师的台词,“……才能又快又狠,打得对手措手不及。”
     “对女孩子你还要耍恨,你好意思?!”凯莉娜转身就走。
     男孩忙跑过去拉住她的手腕,“对不起,对不起还不行吗?凯莉?”
     女孩傲慢地望向天边,“本来就不是什么比赛,我们是跑来玩的,你当然要考虑一下我是一个女生啦!”
     “是是!遵命,长官!”
     凯莉娜冷冷说了声“算了,一切都结束了。”
     “别啊!没有……”男孩大叫。
     “没有,”她说道,转过身勇敢地面对着这个高大的男人,“远没有!你这个恶魔!”
     男子“嗤嗤”地笑了笑,“那咱们走着瞧。”
     那伙杀人犯把她关在了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只椅子,墙角的监视器毫不隐藏地转来转去。
     凯莉娜漠不作声地来到桌前,静静地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早餐。
     一年前,邪恶的艾尔金人入侵爱好和平的萨尔人——她的族人——的星系,萨尔的文明圈在狂暴好战的艾尔金的武力下,一个接着一个失陷。
     巴莎,这一最后的乐土,她诞生的星球,曾经在上面生活的小世界,就这么在她的注视下被星球毁灭级炸弹摧毁了。这些混蛋怎么能够那么残忍?所有的抵抗者都已经死光了啊,为什么要杀害那些无辜的平民老百姓?她能感到眼角的温度在上升,又一滴眼泪酿成了。凯莉娜仰头闭上眼睛,不让它流出来。
     艾尔金的目的不是占领更多的殖民地,获取更多的资源,而是毁灭。她只能给予这样的解释。
     上帝!这多么不公平!为什么正义的光辉就那么容易被黑暗吞没了?这些人犯下了如此的滔天罪行,为什么没能受到惩罚?
     不!他们会受惩罚的!我不是还活着吗?我就是要去惩罚他们的人!
     抵抗者没有全部死去。凯莉娜冷冷地笑了笑,她记得那个男人的脸,迈克尔"约翰森,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舰队旗舰“毁灭者号”的舰长。
     然而孤寂吞噬着她。四天了,她一直被关在这儿,吃着索然无味的食物。没有书可读,没有笔可写。她天天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想象着迈克尔出现的时候,她应当怎么扑上去撕开他的喉咙,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鲜血的味道。想到很累了,便睡了。
     那一天,他真的来了,手中拿着一镣铐,脸上露出可怕的淫笑。
     凯莉娜几天来堆砌起来的,就是要杀掉眼前的这个人的想法,此时却被无比的恐惧击散开来,她徒劳地想抓住飞快离她而去的碎片,却毫无作用。最后她对他大叫道:“滚开!恶魔!”
     迈克尔“哈哈”笑道:“亲爱的,你以为我不杀你是为了做什么的?”
     “滚!”
     “你应该要感激我。噢,不,感谢你那惊人的美丽吧?是它救了你。嘿嘿。”
     她冲向墙壁,想一头撞死。然而他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把她拦腰抱住,按在了床上。接着给她的手脚戴上沉重的镣铐。
     “不!”凯莉娜不停地撕声大叫着,四肢疯狂地挥动着,然而无济于事。
     “你是我的性奴。”把她捆得不能再动了之后,迈克尔笑呵呵地说道,“抱歉,亲爱的,前几天我很忙,没有时间来陪你,你一定很孤独吧?但是以后……嘿嘿……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你感到不再寂寞。”
     她绝望地把头转向一边……
 
     花园里很安静,点缀满了星星的夜空很美,三个月亮在普蓝色的舞台上轻轻跳着舞。
吉米走在她的身边,一直不作声。
     “你为什么不说话?”凯莉娜问。
     “哦,我……”吉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知道说什么。”
     “你半夜三更把我约出来却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嗯……暂时没有想好……”
     她暗暗笑了笑,举头望天,“不会仅仅是为了和我一起赏月的吧?”
     “呃……对啊!今晚月亮很美,三个:海神、地神、天神都齐了,在同一个晚上出现在同一苍穹下,真难得。你知道,三百年才会发生一次。”
     “嗯。”
     两个人肩靠肩坐在花坛上,仰着脑袋欣赏着这夜幕的美丽。
     “凯莉?”他突然轻轻问道。
     “嗯?”
     吉米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她吃惊地想收回去,但是失败了。他慢慢地温柔地用自己的双手把它包裹起来,移向自己结实的胸口,让她感受他那狂跳不已的心。“我爱你。”
     “哦。”她羞红了脸,低下头。
     “嗯?”
     “什么?”
     “就一声‘哦’啊?”
     “嗯,让我考虑一下。”
     “哦。”吉米失望地抿抿嘴,握着她的手的力量慢慢变小。
     她大笑一声,扑向他,用自己的嘴在他脸上搜寻着他的唇……
     ……
     两个人浑身是汗地躺在花坛上,静静喘着气。
     “凯莉?”
     “嗯?”
     “你爱我吗?”
     “爱……”说这话的时候,她突然哭了,“我爱我爱……嘻嘻……”她爬到他的身上,亲吻他,然后盯着他那黑色的眼睛,充满魅力的眼睛,“我爱你。”
 
     刺痛袭来,凯莉娜咬紧牙关,拼命抑制着欲将奔涌而出的泪水。我不能哭,于是它没有溢出来。
     约翰森是一个禽兽,他每晚都来找她,每次都换一个侮辱她的姿势,而且让那台监视器记录下这每一天。
     半个月过去后,迈克尔声称“凯莉娜已经很听话了”,于是她得以走出那间屋子,到舰船上活动,但是只能限定在住宿区。
     凯莉娜毫无感觉地走着,冷冷地看着所有人。他们跟她一样,是艾尔金侵略者疯狂残杀之后掠夺而来的奴隶,饱受摧残后也像她一样麻木。然而她不同,在那颗如此脆弱的心的下边,是杀人的决心。
 
     “老天!你真杀了他?”吉米吃惊地问道,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
     “什么?”凯莉娜走出卧室,望着他。
     吉米指了指他们的儿子,5岁的波尔,傻笑着,“游戏……呃……这小子太厉害啦!想当初我玩的时候,尝试了十次都没能把最后的boss干掉,这小子居然一次性就全通关了!”
     波尔自豪地“嘿嘿”一声,“妈咪过来看看?”
     “好的,”凯莉娜走过去,拥了拥丈夫,然后看着自己的儿子重新把杀死boss的过程玩一遍。但是她的注意力并不在游戏视频上,而是呆呆地看着波尔,突然间眼角有些湿润。
 
     当她被强制地带回宿舍的时候,她看见了等在那里的迈克尔,恐惧感再一次吞没了她。她喊叫着,反抗着,最后被迫跪在那间房门前,一个男人的双腿立在她前方,凯莉娜抬起头,愤怒地盯着那张杀人的张脸。正准备发作,得到的是后脑勺上重重的一下,于是她昏迷了过去……那颗泪珠没能逃出,它沉寂下来,钻向黑暗的深渊中。
     第二天,她又重新被放了出来。之后天天都这样。
     凯莉双臂环抱,站在窗边,隔着厚得连子弹都打不穿的玻璃看着外面那无垠的黑暗世界。巨大的空虚静静地从她的眼前飞过,在它的以前,是所有悲伤、恐惧、愤怒……的剧痛;在它的未来呢?会有希望吗?
     她转过身,看着这一群群目光呆滞的人,他们漠然地等待着下一次的折磨,甚至是对另一次精神和肉体上的侮辱的期待。男人们静静坐在那里,早已磨破的双手颤抖着,不用多久,就会有更加肮脏更加沉重的活把更多的茧和裂缝添加在上面;女人们浑然不知所觉地躺在那儿,衣冠不整,私处露在外面,但是她们没去管,甚至有些怀孕了,都没有人理会。凯莉娜是唯一一个下到床外面的人,唯一一个还懂得朝窗外看看的人,唯一一个知道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寂寞,什么是无聊的人。然而她也变得冷漠了。
     终于,有一个男人爬了下来,走到她的身边。
     似乎看到了希望,凯莉尝试地问道:“你……你好么?”
     男人没有听见,他木然看着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呵呵”地傻笑了起来。凯莉娜看到他的肩胛上的肌肉已经被粗大的麻绳磨破,鲜血一点一点地滴下来,然而他毫无感觉。他大笑着疯狂地敲打着一切,窗户、墙壁、那些人的脑袋……当他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尖叫一声躲开了。
     后来冲进来两个艾尔金人,把他架走了。
     凯莉娜小小地吸着气,再一次抬起头来,仍然期望能从这群人中找到盟友,找到希望。当看到另外一个男子,呆呆地靠墙坐在地上,用左手手指头使劲儿抠着自己右手臂上被磨烂的伤口的时候,她差一点吐了出来。
     这里没有希望……
 
     “你听说了吗?”她靠着丈夫的肩膀,轻轻地问,“那些人,那些艾尔金人……”
     “是的,我听说了,”吉米抱住她的头重重吻了一下,“我听说了。”
     “我们真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吗?艾尔萨、A-波拉特号、血之女神、致远……这些文明圈都被摧毁了?”
     “是的,凯莉,是的。”他说道,沉痛地闭上了眼睛。
     “噢。”凯莉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你知道那些人的遭遇吗?听说他们被带到艾尔金人的飞船上后,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
     “是的,凯莉,”吉米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冷静,好像他不过是在向她叙说一个故事而已,“男人被掠到上面后,便成天为艾尔金人干那些无法想象的活,干到手脚都断了都不能停止,如果他们偷懒,那些人就会用皮鞭使劲儿抽打他们,到最后他们几乎对疼痛都没有了感觉;女人被抢到他们的船上后,便过着天天被那些畜牲轮奸的生活……”
     “吉米!”她伸出手堵住他的嘴,眼眶边上挂着一串泪水,“别说了……”
     但是他没有停止,“……饱受侮辱。那些没有人性的混蛋甚至让男人们和女人们相互干那些事情。逼着女人喝下男人的尿液,男人吃下女人的粪便……”最后他终于说不下去,抽咽了起来。
     凯莉娜哭了,她用力击打着他的背,“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啊……啊……”
     “凯莉……”他哭道,“因为如果他们来到这里,如果巴莎毁灭了,我希望你能在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之前自杀掉……”
     她闭上眼睛,水流不停地从眼角涌出来,“……难道真的会这样吗?我们没有希望了?”
     他陡地睁开眼睛,瞳孔放着光,“不,凯莉,希望总是有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