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苑出版社
学苑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62,565
  • 关注人气:5,7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实习日记2——像家一样的学校、像家一样的教室

(2013-01-17 15:17: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教育

实习日记      /老禅

2.家一样的学校、像家一样的教室

我们往回走,想到教室看看孩子们。

木头房有好几个门,哪个是教室的门呀?“在这儿。”高磊指了指左手边一个挂有“爱弥儿之家”小牌子的门。我们敲了敲门。

“谁呀?”

“是姜老师!”

“是龙爸爸!”

屋里传出孩子们唧唧喳喳的叫嚷声。

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来打开了门。

“啊!研究生来——啦!”一个少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龙龙!”我认出了他。

“慧子老师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我姐,刘莎,是大学的研究生。”龙龙向女老师介绍我,又转向高磊问道:“你是谁呀?”

高磊说:“我是高磊,你们以后可以叫我高老师,我是刘莎的同学。你是龙龙吧?”

“你怎么知道我?”

“听你姐讲的呀。我还知道你画画画得特别好!”

“这都知道啊!你还知道什么?你爱画画吗?”

“我是艺术学院的研究生,我的专业就是画画。”

“啊?太好啦!我们又有一个画画的老师啦!”龙龙欢呼起来。其他孩子也跟着一起欢呼。

“孩子们,我听姜老师说了,这两位是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本事可大了!他们会跟我们生活一段时间,要教大家好多好多本事,你们高兴吗?”叫慧子的老师出来主持课堂了。

“高——兴!”“高——兴!”孩子们的鼓掌声和欢呼声响成一片。

“好!现在下课。孩子们休息一下,我们让两位老师参观一下我们的家吧。”

 

教室很宽敞,不是一般的宽敞,相当于普通教室的两三倍。

结构上似乎分成了两个大的区域:前半部分应该是教学区,后半部分像生活区。教学区中央半圆形摆着六张书桌,面对着前方的立式黑板和投影幕布,黑板边上设有一个教师的办公工位。两边墙上一边是展示区,围绕着“自然、自发、自在、自由”四个大字密密麻麻贴着孩子们的照片和作品,照片中有许多淘气、搞怪的镜头,作品包括文字作品、绘画作品和手工作品,充满了孩子们的拙朴稚气;另一边墙上挂了一些展板和一付书法卷轴。

其中一块展板上是法国18世纪哲学家和教育家卢梭的画像,画像边上写着“凡是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我知道,这句话是卢梭所著《爱弥儿》的开篇第一句。

还有一块展板写着——

●可怜天下孩子心!

●孩子是佛的无数化身!

●在每个孩子的眼里,都活着一个饱经沧桑、智慧无边的伟大教育家!

●我们所要教给孩子们的一切,其原始结构都天然存在于他们的内心。

●所见即所思,所见即所悟,所见即所教,所见即所学。

另一块写着——

“心之教育”

●自由心

●公正心

●慈悲心

●责任心

●平常心

 卷轴上写着——

天在做,人在看

书法是篆字,显得比较规整、凝重。

“天在做,人在看”?我知道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为什么天和人掉了位置?我问慧子老师:“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们没有写错吧?”慧子老师说:“没有写错!这是姜老师自己写的。等他来了你问他吧。”

说实话,墙上的这些话孤立出来,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它们搁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场,透露出书法作者某种深沉的信念和情感;有一股力量从文字中发散出来,让人隐隐感觉到有种挤压感和碰撞感。

“这边看看吧。”慧子老师把我们引到教室的后半部——生活区。

生活区已经不像教室了。

地板上铺着厚厚的软垫,散乱着孩子们玩过的玩具和看过的画册。房间各处摆放着沙发、书架、钢琴、冰箱、微波炉、电脑等家用设施。印象最突出的,是几十个样式各异色彩斑斓的靠垫散放于地板的四处。整个空间给人的感觉,是温馨而舒适,还有点凌乱。

“孩子们怎么喝水呢?”我口有点渴,寻摸了半天,发现教室里好像没有饮水设施。

“哦,对不起,我忘了给你们弄点水来。”慧子老师若有所悟。她打开一个小柜,取出两瓶矿泉水给我和高磊。

我说过“谢谢”,边喝着水,边问:“孩子们也喝这个吗?”

“当然!你们不知道吧,我们这里的水是一宝啊!水源来自云峰山的圣泉,是北京唯一的水库上游的水。水里富含麦饭石,包含了十几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饮用麦饭石水,可以调节新陈代谢,有健胃、利尿、保肝和防衰老作用。哎,我可不是推销矿泉水的啊!

我们都笑了。

“水不需要煮开了给孩子们喝吗?”高磊问道。

“不需要的。我们的地表水都已达到国家二级饮用水标准,更何况是处理过的矿泉水呢。刚来的时候有的孩子喝不惯冷水,拉了几天肚子,家长提出要让孩子喝热水,姜老师坚持要喝原水。家长也没办法。现在都习惯了,谁都不说要喝热水了。”

 “这边怎么看怎么不像教室,倒像是一个大客厅嘛。”我说。

“谁来了谁都这么说。但姜老师说,我们没有‘客’的概念,都是自我做主。所以,这也不叫客厅,叫‘主厅’。不是接待客人的,而是孩子们自己作主、随便呆随便玩的地方。”慧子老师解释道。

“为什么这个‘主厅’不跟前面的教室隔开呢?”高磊问。

“为什么要隔开呢?”慧子老师反问道,“这正好是我们特别设计的地方。一般的学校是把教室和家、把教育和生活分开的,而我们却要建设一个像家一样的学校、像家一样的教室!姜老师说,教育的变革要从校园的变革开始、校园的变革要从教室的变革开始。传统的教室就像生产线上的车间,到处都是一个样儿,连面积、黑板、桌子摆放都是一个样儿,四棱四角的;光线也是惨白惨白的。孩子们从家里出来,他是带着一万种梦想和期待来上学的,可是,路上走着走着,梦想和期待就偷偷的、一点一点的滑落了、丢失了。等进了教室,挤到狭隘的桌椅间,这些梦想和期待已经丢失干净了,只剩下一个——好好听课!你们说,这样的教室是什么呢?不就是孩子们梦想的‘终结者’吗?”

“梦想终结者”?挺有意思的说法。慧子老师看起来岁数不大,相貌也平常,可是听她这么一说,我对她有点肃然起敬了。

“所以我们觉得必须要改变呀!你们知道美国的homeschool吗?就是家庭式学校,把家庭和学校结合在一起的地方。我们爱弥儿之家就是一所homeschool。我们想把家搬进学校,把学校搬进家里,把它们融合起来。姜老师说,现代学校制度也就三四百年的历史,既不是自古如此,也不会是永远如此;人类未来的教育场地,应该是家庭式学校。”

“所以你们就设计这个像家一样的地方当教室?”高磊问。

“是啊!像家一样的地方。你们看一下:我们这个教室里,大的格局中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直棱直角的,墙角、黑板、桌椅,都是圆弧角;灯光很柔和,光源来自几个角度;房间里的色彩也比较丰富;还有原木和植物的香味——我们就是想全方位营造一个更为人性化和个性化的空间。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都会说话,孩子们能听懂一万种语言,他们的身体能理解什么叫自然,什么叫人性。”

嗯,经慧子老师这么一介绍,我们也逐渐看出点门道了。

“你们看这儿!”慧子老师“哗啦”一下拉开了一扇推拉门。

“啊!”我和高磊都惊叫起来:这里面居然藏了一个“秘密花园”呀!

“秘密花园”里杂草丛生,各色小花自由开放。仔细一看,不对,这不是花园,是动物园!

“这里怎么还有蛇呀?”我看见了一个笼子里关着几条蛇!

“不仅有蛇。你们看,蜥蜴、蝾螈、变色龙、青蛙、蜘蛛、绿头龟、小鳄鱼……我们这儿有一个爬行动物园。”

“为什么养这些动物?孩子们不害怕吗?”我不禁问。

“他们喜欢。他们不害怕。你看那个叫小狒狒的孩子,见谁都怕,就是不怕这些让我们大人害怕的爬行动物,跟它们亲得很,很奇怪。”慧子老师平静地答道。

我还是有点困惑。

园子里,我还看见了小孔雀、山鸡和八哥。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