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容
木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0,951
  • 关注人气:1,5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小时候——国营理发店,国营澡堂子

(2020-09-08 02:13:14)
标签:

2020

我们小时候

国营店

理发店

菜店

分类: 往事
有一天同人聊天,从我现在住的这个小城每周一集的有机农贸市场,聊到买鸡蛋,又聊到买菜,买肉。不知怎地我突然就想起来小时候在铁路新村里面柴米油盐的生活。认真地回想,发现记忆中那些生活的影子已经非常淡且模糊了,觉得,如果再不记录下来,怕是再过几年,就全忘光了。所以决定,现在开始,想到些啥,就随笔记录下来。算是给我自己留点儿念想。

今天特别想说说那些年的国营店。

八十年代初期,我还在上小学呢。因为每天上学要路过铁路二村和七村交接口处的几间小店,所以还是很有点印象的。生意自古就是喜欢扎堆的,所以,这几间国营小店就形成了大约是我们铁路最初的‘商业一条街’。

位于最左边的好像是一间大澡堂子,澡堂子进门口处有一间国营理发店。店里起码八张理发椅,师傅们都穿着白大褂,干净整洁,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的发型是好看的,可见理发水平实在不咋地。我和我弟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那里剪头发。记忆中,我从头到尾就只剪过一个发型,叫:叔叔阿姨头。估计,不是我这个年纪的人,都不知道这是个啥头?这么说吧,通俗来说,就是一个‘假小子’式的发型。专属于那种家里的爹娘都很忙,且自己也不会打理自己的小姑娘,比如在下。到今天,都还依稀记得几张理发店叔叔阿姨的笑脸。

那个大澡堂子,平生我就去过一次。还是妈妈一个姓冒的女学生带着我去的。那时候的师生关系是真的铁啊,因为老师们真诚地关爱学生,学生们也很愿意亲近老师。我记得那是一个挺冷的傍晚,那时貌美如花的冒姐姐大约是去澡堂的路上,想起顺路到老师家说句话就上来了(那时候到别人家串门儿完全不需要预约,所以常常有惊喜)。我看她端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毛巾,肥皂,梳子,衣服什么的应有尽有,很好奇。然后,贺老师还真就让我跟着她去了澡堂子!还给我也准备了一个小脸盆。模模糊糊记得进澡堂子以后,有一间换衣服的屋子,放置衣物的格子木柜。我记得,我俩的衣服是塞在一个小格子里的,每个格子门上还有一把锁。最后她把绑着钥匙的皮筋戴在了手腕上,就进去了淋浴间。淋浴间里头人山人海,进去以后是要等位的。每一个淋浴格子前都站着至少二三个光溜溜的女人。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人们的神经是真的好粗壮啊!蹲坑的时候,眼前站着一排人;洗澡的时候,依然还是要被起码二三个人围观。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我还记得站在花洒下,感受着热水浇在身上那种温暖感,记得冒姐姐给我后背打肥皂那个滑溜溜的触感。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那时候就已经是个近视眼了,因为关于澡堂的印象除了上面说的,就是一片云山雾罩,喘不上来气。我记得走出澡堂的那一秒钟,我深深吸了一口凛冽的空气,过了一小会儿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回家的路上,昏黄的路灯下,幽静的小道上,热烘烘的我,夹着个小脸盆,扬着红扑扑的小脸,跟冒姐姐有说有笑,意气风发走在回家的路上,那一分钟,我真切地有一种自己长大了的自豪感。怎么说,我也是个进过澡堂子,见过世面的姑娘了!

但估摸着那回的世面对于小小的我有点儿太大了。导致我对澡堂有了一种畏惧的心理。再下一次去澡堂就已经是大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冬天。因为什么事情,二个礼拜回不了家,不得已去了一趟。那一次的震撼不亚于第一次。好像以前写过一笔。

得了,接下来,咱再往右手边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