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容
木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0,951
  • 关注人气:1,5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Schwaebische Alb的马场——下

(2014-08-28 02:55:22)
标签:

2014

德国

schwaebische-alb

旅游

马场

分类: 旅游篇

沿着这条乡间小道,在盛夏的冷风中,跟在出来玩耍的一家老小屁股后面迤迤然地往前走着。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没走多久,眼前出现这么一片仿佛春天里的新绿,颇觉奇怪。看来看去,觉得这片新绿很像是在刚收割的田地里新长出的什么农作物。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各种绿色,收割了一半的小块庄稼,蓝天还有白云构成了一幅很美的自然风景。这让我想起了油画。难怪世界上出了名的油画家大多出自欧洲呢。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在回程的时候看到这块牌子才知道,原来,这一片田地是这一地区的中心试验田。难怪田地的分割这么奇特,难怪这个时候还有新绿,敢情是做试验呀!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走了一会儿之后,远远地看到这样一栋充满了现代感的大房子。其实,房子上这样的线条是斯瓦本传统建筑的特色。那一条一条的是木头。这一带,这样的房子随处可见。只是绝大多数人家一般都任由房子呈现自然的颜色和状态,比较老旧,不像这栋,粉刷得这么漂亮。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走近了一看才知道,这原来是一间草料房。里面满满当当堆的都是干草料。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想当年,林冲充军看的草料场里,堆得也应该是这样的草料吧?当年看小说的时候,我还想呢,着火了,林冲为啥不先救火呢?又是冬天,又是大雪的。今天这么一看,我算是明白了,这样的地方,真要有一个火星子丢进去,就全完了。出动直升机都未见得扑得灭,就别说林教头还是孤独一人了。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咦?咋扯到《水浒》了?扯回来,扯回来。咱明明是要看马场的呀!草料房边上一小块草地上,一匹小马驹正闷头吃草。听说这个小家伙应该还只有半岁左右,看这身姿体态,成年以后也一定是匹‘帅哥’。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往前走没有几步,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片巨大的草地上,远远近近,三三两两的是各种马匹。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这些马儿,或是悠然进食,或是撒欢跑圈儿,或是两两追逐游戏,自得其乐得很。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照片正中这两匹,金毛的是帅哥,黑毛的是靓妹,它俩一直你追我跑,我跑你追,玩得不亦乐乎。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跑到我跟前儿不远处,它们就停下来,互相顶个脑袋,蹭个脸,一副好基友的架势。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就看见金毛帅哥的肚子下面伸出一根棍子,且越来越长……于是我震惊了!!!记忆深处,只在《动物世界》里听赵老师隐隐绰绰提到过动物交配,但是好像节目里从来也没有演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还就在眼前!!!于是,哪怕山风渐强,咳嗽加剧,我也死死扒住栏杆,不错眼地盯着它们,准备看现场。‘靓妹’很灵,棍棍长出来的时候,它就跑开一点;棍棍不见了,它又跑回来;几次三番下来,看得我真着急。边上的同志一边扒拉着我紧扣木栅栏的手指头,一边碎碎念着:都跟你说了好几遍了,这些马儿还小,根本就还不具备交配能力。你看到的,就是它们锻炼一下自己的工具而已。真要用,且得等个一年,两年呢。您也不能在这儿扒一年,是吧?再说了,咱还得先把咳嗽治好了,您才有命明年来看‘真马秀’不是?撒手,撒手,走了,走了……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于是,我只有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地,遗憾万分地撒手了。放眼望去,这一带的山区,到处是这样大片,大片的草场。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草场之间用矮栅栏分隔开来,这样,马儿能吃饱的同时,草儿也有机会轮流生长。有时候,我会想,投胎真的是一个技术活儿,对动物是这样,对人也是这样。所以,我一定要多多行善积德呀!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本次郊游也是在美食中结束。话说这个流感还是很神奇的,虽然我咳得要死,但是嗅觉和味觉居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吃嘛儿嘛儿香。于是,我点了这道斯瓦本地区著名的美食:屠夫的盛宴(Schlacht Platter。嘿嘿,我翻译得很有气势,有木有?)其实呢,就是一根猪肝肠(左),一根猪血肠(右),外带两块猪肚皮肉。下面垫的是著名的德国酸菜。我这么说吧,这头猪生前一定是颇自由快乐的,肉和肠的味道绝好!他家的小麦啤是镇子里的啤酒作坊酿的,味道独特,也非常好。走的时候,还打包了他家的两块水果蛋糕,(实在吃不下了)味道也上乘。结果吃得太高兴,忘记拍下他家的地址,电话了……
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马场说完了。说两句我的咳嗽。今天是我回到马耳他的第三天,居然不怎么咳了,只是还是有痰咳不出来,我正继续努力喝各种德国的草药茶啥的,估计,这个土耳其流感病毒在我这儿不应该反复了吧?看看,我说啥了?练瑜伽,杀流感啊!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Schwaebische <wbr>Alb的马场——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