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肖泰
肖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3,564
  • 关注人气:3,8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女人和番的悲哀

(2022-07-01 06:02:09)
标签:

历史

分类: 杂谈

                             ----读《说苑》(68)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用女人和番的传统。但说句心里话,我对这种做法一直不以为然。政治是政治,婚姻是婚姻,几乎没有什么相干,本来把政治与婚姻扯在一起就够荒唐的了,如果硬是将自己的姐妹女儿送给敌人去蹂躏,以换取暂时的相安无事,那么,就不仅仅是可悲、可怜,而是可憎、可恨并且可耻了。堂堂中国,泱泱中华,打不过那些蛮夷之人,却用自己的姐妹去挡头阵,这些大老爷们儿啊,还有何颜面而言?

   其实,谁会不知道自己的骨肉姐妹被送到敌人那里会是怎样的结果?只不过明知虎吃人,偏往虎口送罢了。齐景公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吴国的阖庐,送她到郊外,哭着说,我到死也见不到你了。有个叫高梦子的人说:齐国背靠大海,连接高山,纵然不能完全得到天下,谁敢冒犯我们的国君?你心疼女儿,就不要让她去了。其实,高梦子说这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哪里知道齐景公的苦衷?齐景公说:"余有齐国之固,不能以令诸侯,又不能听,是生乱也。寡人闻之,不能令则莫若从。且夫吴若蜂虿然,不弃毒于人则不静。余恐弃毒于我也。"意思是说,我虽有坚固的齐国,但不能凭它发号施令,又不能听命于别人,这就会产生变乱。我听说,不能号令别人就不如听从别人;再说那吴国就象黄蜂毒虿一样,不施毒于人的身上,它就不会安静。我恐怕它会施毒在我的身上。齐景公说完,就将女儿送到了吴国。

   齐景公的这番话,说得倒十分坦率与实在。他并没有扯出些仁义道德、国家民族之类的大旗来做自己的遮羞布,道出了别人不好出口的苦衷,尤其是关于黄蜂毒虿的比喻,更是形象而生动。黄蜂毒虿不蜇人心里就不安份,我怕它会蜇我,干脆,我将女儿送出去,它就不会蜇我了,我的国君照当,大权仍操,齐国仍是我的齐国。

   虽然齐景公的做法令人嗤之以鼻,但是,能象他这般将话说得如此坦率的人却不多。有的人惯于将那些可悲而可恨的勾当,冠以堂皇的名义,明明是出卖骨肉,却又打着国家和民族的旗号;明明是叫女人们替自己"堵枪眼" ,却说成是为国家献身,仿佛将那些可怜的女人打扮成光华四射的民族英雄,就能遮盖住自己的昏庸、无能与无耻一样。前些年,我曾到西施的故乡----浙江的诸暨市去开会,一进市区,各种带有"西施故里" 字样的招牌铺天盖地而来,当地官员在各种公开场合,张口闭口"我们西施故里" 。我当时听了,心里十分的不舒服。西施是美女不假,可是,把她当做武器,以使吴王贪恋她的肉体而丧失了斗志,虽然效果不错,但这方式,则末免有些残忍和无耻。假如吴王保持警觉,既睡了西施,又不忘江山,越国人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自己的姐妹让敌人去睡,以代替男人的武力攻伐,这样的男人自己在心里暗自得意就是了,怎么有脸到人前去炫耀?我不知道那些言必称"我们西施故里" 的人心里究竞作何感想。假如西施是他的同胞姐妹或亲生女儿,不知他还是否那么津津乐道地去宣扬?

   说起来,还是齐景公坦率一些,起码没有在无耻的行为之上加些冠冕堂皇的装饰。怯懦就承认怯懦,害怕就说害怕,为了位子,为了江山,做了就是做了,认账就是了;如果非要将亲人的悲惨编成套在自已头上的花环,那就纯粹是泼皮无赖,卑鄙而无耻了。历史上的卖国求荣、卖身求荣者,大抵如此。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病傻三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