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肖泰
肖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7,068
  • 关注人气:3,8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22-06-30 07:09)

出院回家,进入家门的第一眼,就是看看院子里发生了什么变化。还好,一切井然。

我家就是一家“公司”,我是老板,而那些花草树木、鸦雀蛙虫就是员工或外聘人员。如今公司出事了,老板重病住院,公司能不能正常营业,开展工作,是检验一个企业整体素质的重要标准。看来,“公司”顺利地通过了检验。

小院的“三巨头”山楂树、柿子树与葡萄架各领风骚。三者之间数山楂树最勤奋,长叶早,开花早,结果也早,一棵树就占了半个院子;柿子树有点懈怠,但往往能够后来居上,二十天不见,果子已经有鸡蛋大,并且呈现出磨盘柿的雏形。这次最亮眼的是葡萄。这家伙历来是老牛破车疙瘩套,别的草木早已葳蕤,它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铁青着脸,迟迟不肯冒一片萼叶出来。今年反常,长叶早,开花也早,我住院前它已经是成嘟噜成串了;出院回来,果型大了一圈,密密匝匝的,紧实得很。尤为令人惊奇的是,居然有两枚葡萄呈现出成熟的紫色,一在北

无故请之,无故与之

------读《说苑》(67

如果一个人无缘无故地向另一个人索要东西,而那一个人则无缘无故地给他,这事乍听起来,怎么说也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天下只有你没听说过的事,却没有不曾发生的事。《说苑》上就记载着这么一则。

智伯向魏宣子要求割让土地,魏宣子不肯给他。这时,魏宣子与他的家臣任增有一段对话,很有意思:任增问:'何为不与?'宣子曰:'彼无故而请地,吾是以不与。'任增曰:'彼无故而请地者,无故而与之,是重欲无厌也。彼喜,必又请地于诸侯。诸侯不与,必怒而伐之。'翻译成现在的话意思是:任增问魏宣子:为什么不给他呢?魏宣子说:他无故索地,所以我不给他。任增说:他无故索地,你就无故给他,这就加重了他的贪欲,使他总不满足。他一得意,必定又向其他诸侯索取土地。诸侯不给他,他必定大怒并攻伐诸侯。魏宣子认为任增说的很有道理,就听从了他的意见,将土地给了智伯。果然,智伯大喜,紧接着又向赵氏索要土地,赵氏不给,智伯大怒,包围了晋阳。后来,赵氏与韩、魏联合攻击智氏,智氏终于被灭了。

那么

(2022-06-28 01:06)

雨霁天晴,昨天的一场骤雨之后,终于换来了晴天。雨后的天兰云白,草木葳蕤,空中有燕子飞过,轻易得如人大病初愈的心情。

上午,此次为我主刀的刘桂为主任等人来查房,问了问我的情况,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虽然早已猜到了这个结果,仍然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继续少年时在生产队里与社员们一起割麦子,早已累得腰酸腿疼,不住地用镰刀把儿使劲敲打几乎已经丧失感觉的后背,忽听队长一声喊:“加把劲儿,到地头了!”

到地头就意味着可以缓缓劲,喘口气了。此刻,把地头看得比亲人还亲。今天就是这个感觉。

虽然仍然继续输液,但一切都在为出院做准备。比如做核酸检测、伤口换药等等。

下午,我的主治医师冶医生来到我的床前,关心地做着出院前的各种叮嘱。这是个热情的年轻人,十几天的相处,不但给我,给老伴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就是同室的病友看在眼里,也不住地夸赞这个可爱的小伙子。他在不断的嘱咐我出院后的各种注意事项,细腻而温馨。

手术已经整整十天了,仍然只被允许喝点鸡蛋汤之类的流食。医院餐厅供应只有小米粥,我说过,我对医院餐厅的小米粥是喝出了阴影的。于是,老伴就买了生鸡蛋冲蛋花汤。头一两顿喝着还可以,再喝就腻了—这也是得病留下的遗症之一:吃什么都有够。我突发奇想,对老伴说:“要不,从外面点清炖鸡,你吃肉,我喝汤,可好?”医生查房的时候,老伴还真的问了,医生微微一笑,说:“还是等你回去以后再喝吧。”得,又一个梦想破灭了。

根据气象台的预报,下午,大雨如约而至。我踱到窗前看雨:雾锁重楼,雨水如注。听着室外的风雨声,看着玻璃的雨丝痕,我不由大发感慨:要是天上下鸡汤多好啊!

室友听了,个个莞尔,老伴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再坚持一两天,就坚持不住了吗?”

我颇为委屈地说:“我吃不到,想想还不行吗?”赌气上床睡觉。可是,哪里睡得着?蓦然想起行李箱里还有事先准备的饼干没有吃完,就说:“把饼干用开水一泡,就成了糊糊,不就变成了流食吗?”老伴听了,也觉得有理,只是心里还拿不准,想去问医生。我不耐烦

(2022-06-26 00:06)

-----读《说苑》(66

晋国名臣荀寅(即中行文子)因罪出逃到了边境。跟随他的人说:在这里做啬夫(古官名)的,是您从前的手下,为什么不在此休息一下,一并等待后面车上的人呢?荀寅不同意,他说:'异日吾好音,此子遗吾琴;吾好佩,又遗吾玉。是不非吾过也,自容于吾者也。吾恐其以我求容也。'意思是说,从前我爱好音乐,他就给我送琴;我喜欢佩饰,他就给我送美玉。他从不指责我的过失,是为了使自己能在我这里容身。我怕他这次会出卖我而容身。于是,荀寅不肯进入啬夫的房内。后面的车子到来后,就派人捉住啬夫并杀了他。

从这则小故事里,不难看出三点。首先说,这个啬夫确是一个擅长奉承,趋炎附势的卑劣小人。这种人以奴颜婢膝、溜须拍马为能事,眼腈只顾向上看,全凭领导的脸色办事。就象荀寅自己所承认的:你喜欢音乐吗?他马上就会给你送来琴;你喜欢饰物吗?他马上就会给你送来美玉。可以想见,当年啬夫是将荀寅侍候得何等舒服!其次,说明荀寅当年曾宠惯于啬夫,而啬夫在荀寅那里也会得到不少好处。起码让这样缺德无才的卑鄙小人当了啬夫,绝对是荀寅在其间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只不过那时荀寅看

(2022-06-25 04:48)

农历五月二十七,是岳母九十大寿。但是,我无法到席前敬酒,只能写无关痛痒的文字,作为最浅薄的贺礼。

确实值得庆祝。别看老人家如此高寿,却耳不聋眼不花,几乎没有任何老年病;每天中午还能小酌两杯。

与老人相比,我小了二十多岁,身体却成了加粗版的林妹妹。所以,除了庆祝,还应该有反思。

岳母出生在河北献县一个望族之家,不幸的是1937年抗战爆发,她的父亲弃商从戎,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不足三岁的岳母与相当于守活寡的母亲提心吊胆的度日,受尽苦难与屈辱。这样的环境,造就了她坚韧、隐忍与平和的性格,并且贯穿一生。加上一辈子勤劳吃苦,任劳任怨,练就了一副健康的体魄。这样的性格,这样的心态,这样的体格,再加上良好的生活习惯,能够保持高寿而健朗的身体,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反观我自己,从小就不爱劳动,甚至有点骄纵;工作中不注意张弛有度,熬夜成了家常便饭,早早的挥霍了自己的健康;至于饮食方面,更是乏善可陈。凭着一时的冲动,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经常是酩酊大醉,一点不知

(2022-06-24 23:41)

今天,除了鸡蛋汤,仍然不允许吃别的。但是,在第一次手术期间,我对医院餐厅的鸡蛋汤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心理反应,昨天所谓的鸡蛋汤,不过略略喝了两口汤,而其中的鸡蛋,则动也未动。

一听说今天又是鸡蛋汤,心理反应就来了,反而什么都不想吃了。老伴知道我的心思,就想办法予以改善。她从外面买来了新鲜鸡蛋、小磨香油与盐,用开水自己冲泡蛋花汤。冲泡出来的蛋花汤,汤汁清冽,蛋黄的绵软与蛋清的清香交织在一起,发出诱人的香味。也许是多日未吃东西的缘故,我一气将它们喝了个精光。

其实,这生活就像鸡蛋汤,只有稍微调整一下方式,就能取得不一样的结果。

冶医生说:今天再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将尿管去掉了。

也许是心里惊喜太过于外化的缘故,突然听到室外风声大作,雷雨交加,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概。我静卧病榻,丝毫不为所动,这一半年来,我经历的实在是太多,见怪不怪了;而且我也知道,风雨过后就是彩虹,既然风雨来了,彩虹还会远吗?

果然,没有一顿饭功夫,雨霁天晴,一道绚丽的彩虹出现在空中。

我知道,我人生的机会来了。

2022

(2022-06-23 06:10)

继续输液。但医生终于开恩:中午,可以喝一点鸡蛋汤。这对我来说,已经是里程碑式的事件了。允许进食,说明恢复情况良好;下面的进程就快了,说不定三五天之后就可以出院了。

想想此次住院手术,前后近半月。远有儿子掏钱,近有老妻娇女服侍,再加上手术顺利,总的来说,这病生的威武。人老了,有钱看病,有人伺候,就是难得的福气了。

很多人还不如我,比如,我的邻床今天中午就出院了。

他也姓李,与我本家,盐山人。今年七十一岁。高个子,声音洪亮,看上去身体很好。二十年前丧妻,唯一的儿子已经成家单过,他独身一人倒也自在。数天前,在县医院查出便血,到沧州中心医院进一步确诊。也确诊了,肠癌晚期。没人明确告诉他实情,但估计他自己心里有数。确诊之后,医生已经为他安排了手术日期,他却坚决拒绝了,理由是看到我手术之后的痛苦,他拒绝接受这份痛苦:“不就是出血吗?过几天就好了!”医生与家人纷纷做他的工作,但他始终不为所动。

开始,我也帮着劝他,后来也不劝了。我对老伴说:“他心里什么

(2022-06-21 02:36)

------读《说苑》(64

韩昭侯建造了高大的宫门。楚国大夫屈宜咎说:韩昭侯不能走出此门。别人问什么,他说:'因为他不合时宜,我说的不合时宜,不是指建造的时日。人本来就有顺利和不顺利的时候,韩昭侯曾经有过顺利的时候,他没有建造高大的宫门;前年秦国攻占了他的宜阳,去年又遭遇大旱,百姓受饥荒,韩昭侯不在这个时候体恤百姓最关心的急事,却反而更加奢侈。这就是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果然,宫门修成后,韩昭侯却去世了,他终于没有走出这道门。

在这里,屈宜咎提出了一个关键的概念,即建造宫门的'不时' 不合时宜)。从屈宜咎的话中就可知道,韩昭侯曾经是一位有为的国君,他曾带领国人艰苦奋斗过,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那时他并没追求过奢侈,没有大兴土木,兴建宫殿;但是,偏偏在国土沦陷、旱情成灾的国难当头的时候,他本应带头'要节约闹革命'

,勒紧腰带过苦月子,他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去体恤百姓的苦难,却反而奢侈起来。屈宜咎所说的'不时' 就是说韩昭侯建造高大的宫门,挑的时机不对,会给自己造成不利,故

(2022-06-20 02:37)

-----读《说苑》(63

说老实话,我对所谓的'大义灭亲' 历来报以怀疑的目光。亲情乃天下至情,血浓于水,是任何东西都割舍不开的。我很赞成演员彭玉的说法:一个母亲,可以为她的孩子去死。如果连死都不怕,那么,世上还有什么可以将亲情割断呢?所谓'大义灭亲'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是可以被原谅和被理解的:一是灭亲者出于真正的精神信仰,此时的他,对任何感情都巳麻木,当然也包括亲情,已处于一种走火入魔的地步。这种灭亲,虽不合情理,但在灭亲者那里,却是出于一种感情的真诚;二是在如果不灭亲,就会给别人或社会带来更多危害的情况下。一个疯子,如果逢人就砍,那么,再袒护他,也就等于是杀人了。除此之外,对亲情的留恋,既使不合乎情理,甚至不合法律,也都应当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人犯了罪,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他的亲人袒护他,也是法律不允的,因为那是对于被害人极大的不公平。但是,从母亲的角度看,虽不应被容许,却是可以理解的。起码,我对这个母亲是恨不起来的。

管仲得了重病,齐桓公前去探望。齐桓公问:假如一旦你离开了我,能让竖刁执政吗?管仲很坚决地说:不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