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运超
和运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9,060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绝塞狼烟》第六章之四

(2011-08-31 09:58:09)
标签:

金代

绝塞狼烟

和运超

历史

辽代

西域

文化

分类: 香草天空(文字、心情)

《绝塞狼烟》
            
            和运超 著
 
    第六章  血战雄州

 

     哨兵护着种师道往城下后退,“大人,你、你误会了,童大人的意思是不敢出城太远迎敌,但他说只要辽兵到了城下,他自会命城中军士还击,确保大人和众人的安全。”种师道听了,叹了口气,道:“什么?等到城下……嗨,总之就是胆怯,明明不至于如此,偏偏让我军落得一败涂地!大宋江山难得的一次机会……哎,担下罪名的往往是我大宋官军,百姓只会骂我们无能,谁也不会去想这背后的苦处……”
     这时,萧干、萧达鲁、萧遏鲁等人将辛兴宗、杨可世等万余名宋军逼退到雄州城外,几只人马会合,在倾盆大雨之中血战一处。雄州城头的宋军透过弥天的雨幕远远望见,无不骇然,守城的宋军早已张弓搭箭,做好准备。可当亲眼见到城下的一场厮杀,不免手中都有些颤抖,领兵的急忙跑下城楼去请童贯的将令。
     不一会儿,城楼上万箭齐发,对准远处奔涌而来辽军放箭,还有投石,帮助种师道等败退的宋军对抗契丹人。耶律大石在雄州城下来回冲突,抵挡弓矢,看到种师道大兵在大雨之下,渐渐收缩到了城下。
    杨可世等这才知道辽军并非想象一般简单,抢先冲到城下大声呼喊守将开门,可城头将士说奉童贯将令不能放人进城,只能相助于弓矢却敌。米副将等也大骂不止。
    大石舞动兵刃厮杀之际,宋军凄惶呼喊,在雨中互相冲撞,其时不过酉初时分,但天色昏暗,大雨倾盆已经好似深夜一般,只见城楼上早都点起松明,挂起灯笼。雨中仍偶尔夹有酒杯大小的冰雹犹如石头一般落下,宋军将士当面都看不清楚,这一阵大战,从山谷林间一直追杀到雄州城下,从清早杀到了午后,一整天风助雨势人人浑身湿透,个个杀得筋疲力竭。
    交战在一起的将士们无不强打精神,一时之间都看不清楚四周的状况。而那些高居城楼上的宋军可是远远望着,这一路四散躺着无数两军尸首,而地面上雨水混着鲜血,可说是在雄州城外汇成一片血海了。不少将士在楼上看得是惊心动魄,惨然变色。多少年了,宋朝官军都没有在北边发生过和辽军的血战,这一幕仿佛回到了百多年前的时候,无数宋军心里再触发对契丹人的惊恐。守在这里的宋军十有八九都知道,种师道乃是两朝名将,他的人马尚且溃败如此,要换做其他人结果会如何?
    种师道在雨中呼叫城门半晌,仍然无法进得雄州避乱,也没有因为辛兴宗和杨可世回兵而得力突围。种师道满脸愤怒立在雄州城下,看到阵中宋军将士死伤狼藉,很多人在雨中被辽军骑兵来回砍杀,虽然城楼上官军奋力抛石,放出排枪相助,辽兵确实有顾忌,渐渐回撤再没有逼近,但望见身边将士一个个倒下,遍地都汩汩血水,这一战他输得不可谓不惨重。种师道对身边宋军道:“今日令我军一败涂地,实乃老夫之罪也!我如何有脸回京去面对皇上和大宋百姓……”说着就要拔刀抹脖子,身边将士见状一把拉住种师道,“种公——不可如此……”
    耶律大石舞着三尖两刃刀见到宋军城楼之外乱枪箭雨密布,大军再无法推进,远远看着种师道与旁边军士拉扯,拍马舞刀来回奔走,宋军护着种师道已经退到了城门下。
    大石望见耶律术薛还在领兵阻挡箭雨,躲避投枪和飞石,看他试图再往城门下冲杀,许多辽兵抵挡不住,一个个负伤落马。大石远远呼喊,跟着也冲上去:“术薛,快快退回来!”身边耶律松山和萧遏鲁也跟着大石上前。种师道立在城门下,见到耶律大石与一干辽军冲向这边,认得他手里的三尖两刃,瞪大眼睛道:“这人就是辽军统帅耶律大石。要记住此人……我们日后定要报仇……”种师道将大军回缩在城门两侧。
    耶律大石在雄州城下奔到术薛附近,术薛恨恨地道:“这群胆小鬼,大人,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今日就斩了那老家伙!领兵杀进雄州去!”还要再往前冲,大石伸手拉术薛,冷不防被一箭射中胳膊,术薛大惊,松山抢上来护着大石,道:“术薛,还不随大人回撤!”术薛只好撤回宋兵射程之外,萧遏鲁一边抵挡一边喝道:“什么话,再给你一点时间,弟兄们就都没命了!身为将领岂能只顾自己争功不顾念大家死活!”术薛看着大石负伤,再回头一看身边,跟着他冲进宋军的人确实少了一半,低了头道:“大人莫怪,我……我……”萧干、萧斡里剌在后面跟来,萧干道:“重德,你觉得怎样?我军损失过半,大家都疲惫不堪,还是回撤吧。”大石点点头,辽军缓缓回撤,这一场血战虽然牺牲了万余人,但毕竟再次大获全胜。自雄州之南莫州之北塘泊间及雄州之西保州真定一带死尸相枕藉不可胜计,宋朝调动十万大军,妄图收复燕京故地的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耶律大石也没有继续恋战,退回拒马河休整了一日就率军回到涿州。郭药师在城外迎候,祝贺大军胜利。郭药师环顾一番,军中没见萧干。大石说为了抵御南京北面大敌,昨日他就直接回南京了,然后对郭药师表示感谢和鼓励。郭药师自然也问候大石及众将领伤势,跟着在官衙为众人庆功,留下休整数日。
    大石本想留下耶律术薛做防备,可先后得知两件极为要紧的事:一是虞仲文成功说动西夏出兵要收复失地,其二则是宋军没有继续用兵的动静,反而派出了使者直接前赴南京了。大石听到消息又喜又惊,向郭药师说明情形,嘱咐了几句留意宋人动向的话,然后在第二日夜间就匆忙领兵回撤南京。
    在回城路上,耶律松山道:“大人,这几日我们对付宋军,女直那边都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啊。是不是我们有神灵保佑。”大石笑道:“是吧,呵呵,你想,宋军之前是和金兵有结盟的,宋军先来攻打,这贼虏们怎会不知?无非是想等着我们消耗,然后他才出来收场。好在我军这些时日都士气高涨,而且,南京很多百姓都肯帮助我军守城,这一战我们大获全胜,给那些贼虏们也是一个警告!”松山道:“大人说的是。那么,他们还会攻打我们吗?”大石道:“完颜贼虏狼子野心,湘阴王如今躲在夹山,大辽如今就剩下陛下所在南京还有声望,他们岂会放过这里,大战是在所难免的,你们可要准备好了。”松山道:“嗨,那还消说,早就想和那些女直人较量一下,要他们知道我们契丹人可不是南朝兵那样!”
    大石摇头道:“什么啊,我们虽然赢了宋军,可也实在赢得不轻松,而且已经损失了不少兄弟,哎,这些宋人,唇亡齿寒的道理怎么就不明白?以为我们辽军被打败了,他们宋人会得到什么便宜吗?这些女直贼虏还不是一样会举兵南下?真是糊涂得很。”松山一愣:“大人,你是说,女直不光是想打败我们,还会连宋人一起打败?他们不是和宋人有结盟吗?”大石冷笑道:“结盟算什么,我们大辽不也和宋人结盟了一百年吗?宋人说翻脸就翻脸了,难道这些贼虏们不会如法炮制?南朝历来被人称作花花世界,不一向都让我们辽人也心生向往么。”松山听得不觉点头。
     忽然远处有辽兵策马报告:“报都统大人,萧大王和左司徒前来迎接!”此时已然天明,晨风习习,耶律大石领头到前面,萧干和左企弓正带着十余人,守在了官道旁。
    大石下马上前抱拳行礼。萧干已经换了一身公服,笑着迎过来:“重德老弟终于到了,咱们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们天未见亮就在城外候着了。司徒大人代表陛下来给贤弟——唔,还是让司徒自己说。”左企弓也笑行礼道:“萧大王都抢着说了,左某这……耶律都统知道,陛下近来欠安,本来是硬要到城门前等着都统凯旋的,让我们给劝住了,陛下需要将息着,所以就改派左某出城迎接大人。不过,陛下当着萧大王与左某的面说了,重德兄智勇双全,精通兵法韬略,这拒马河一战以及追击雄州城,实在振奋我大辽军民,陛下那是大大的欣慰,我们也是大大的钦佩啊!”
    大石连连欠身致意,道:“哪里话,臣在这里拜谢陛下,另外,有劳司徒大人和萧大王,耶律大石一并致谢。”萧干道:“你我就不须客气了,重德老弟的本领,回离保是佩服得紧。我们也是过命的交情了,来,请老弟和众位将士回京。”大石恭请萧干和司徒先行,想到左企弓适才的赞誉,大石脑海里一闪而过李天晟的面容,“兵法韬略……要是真能得到这李家的兵法,要对付女直贼虏就又多几分胜算啊,李兄弟此时此刻人在哪里呢?哎,他又怎会知道我这几日大战牺牲了多少人啊,如果有他的兵法秘诀,岂不可以挽救不少人的性命……”见左企弓登上马车,而萧干则上马与大石并辔而行。萧干道:“兄弟或许还不知道,这宋人那边昨日已经有人到南京来了。”大石一愣道:“昨日?这是怎么回事?”萧干道:“还不是那个童贯,他派了人来见陛下,说是希望可以重修旧好……”大石听了冷笑道:“怎么,他们吃了这一仗,来求和了?”身后松山道:“大人,宋军也太没骨气了吧。”萧干道:“要是我们能多些兵马,我都想劝皇上再次出击,最好能夺了他们雄州,让这个童贯知道厉害!”
     大石心里也知道萧干和松山等人的意思,他自己何尝不和他们一样?如今大辽只有这南京一地,要是能从宋朝多占据几座城池,大辽也不至于如此受困。可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可以缓解宋军的关系,也比打打杀杀威胁恫吓的和平好得多。真正迫在眉梢的敌人毕竟不是宋人,还是那些女直啊。萧干见大石有些出神,“怎么,重德,有什么担心的要紧事?”大石“唔”了一声,“不,萧大王,以我的浅见,我倒是该去会一会宋军的使者。大王知道他们派的是什么人来南京吗?”萧干道:“知道,是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叫马扩。”大石听了一震,“什么?马扩?”萧干有些意外:“对啊,怎么,你认得这个人?”大石摇头道:“不认得,但先前听郭药师等几位将军都提到过,南朝皇帝和童贯之所以可以与女直贼虏结盟,这个马扩是关键人物。”萧干听了道:“噢,是,这个我也知道,马扩号称文武之才,他见陛下的时候,我也见到了。老弟你想见他做什么?” 大石扭头看了一眼:“实不相瞒,我觉得最好可以和宋军达成和解,这样我们可以瓦解他们与金兵的盟约,孤立女直,我们方能专心应战,而没有后顾之忧啊。”
 
     到了南京,全城百姓都振奋了,虽然不是打败了金兵,但毕竟这是几年里一败涂地的辽军一次难得的胜利。不少人都涌到丹凤门前欢迎耶律大石等人。 入城以后,穿过热闹的大街,直入内城,自然先去秦晋王府拜见天锡皇帝耶律淳。这耶律淳依然强打精神面带笑意的拉着耶律大石在大厅叙话。大石一身国服,叩拜之后,抬眼打量耶律淳,心道:“从我到涿州备战到今日,前后也不过一个来月,陛下怎么就病成这样了?那一日天使到我军中宣旨嘉奖,还说皇上好转了。今日一见,似乎仍然有些……哎……”耶律淳单独留大石嘉许了几句,眼神中对他依然十分关怀,一面问交战的来龙去脉,一面问前往军中可还习惯,还关心将士的伤亡,留下的尸骨可都安葬妥当,还说到很快就会在移驾大内的时候,让宋人、西夏和漠北诸部都来观礼……前后聊了大半个多时辰,对如今的耶律淳而言,已经是难得的多话了。
    直到皇后萧普贤女前来督促他用药,耶律大石起身向皇后见礼,然后告辞。耶律淳起身叫道:“重德……”大石回头见他端着药,两鬓髡发也已经如霜斑白,只有漆黑的双眸凝望着自己,萧普贤女在一旁搀扶着他,大石心中忽然一阵感触,道:“陛下还有何嘱咐?”耶律淳愣了一愣,道:“回离保说你、你想见宋使?”大石道:“是,臣适才忘记了,正想向陛下请旨。”耶律淳点头道:“恩,你去吧,朕想明白了,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朕不会阻拦你……”
     大石抬眼怔怔地望着耶律淳,一时间也呆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儒雅风流的王爷彻底不见了,这里站着的是一个龙登九五的皇帝,可也是一个即将入土的老朽啊……半晌才欠身告辞,走到院中,空中一片绚烂的晚霞,大石眺望着天边那最后的火焰,仿佛也烧灼着心头,不知是想到耶律淳还是别的什么,久久地长叹一声,眼眶竟然已有些湿润。
 
第六章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