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运超
和运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8,582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谈新疆文学的现状及思考

(2010-07-11 23:05:57)
标签:

散文

文化

文学

和运超

评论

新疆

分类: 玻璃之城(笔记、涂鸦)

新疆笔记之三十六


     再谈新疆文学的现状及思考

    

                               文  和运超

     记得05年参加西岛老哥组织的网络文学恳谈会时,写过一篇关于新疆网络文学的文章。大体上,我不认为有网络文学这个说法,即便有,对新疆而言也不突出。不论小说、诗歌、散文还是评论,都没有多少遵循所谓网络文体的特点。不过我真正想说的是,不论哪一种写法,新疆多数写手都是不专业的,或者不愿意成为专业的。这是首先要强调的一点。

 

    现状:文学环境问题   

 

    今天要说的——新疆文学——这个大帽子既然扣上了,想撇清汉语跟少数民族语言的文学差别已毫无意义。新疆文学这个概念就如同提新疆网络文学一样,大有些含糊不清,我觉得其实也没必要立此一说,用简单的说法应该是:眼下在新疆写着文学作品的人的作品。所以,像有些时候还把王刚、红柯这一类离开新疆N久的人(红柯好歹还写关于新疆北部地区,王刚有多少是写新疆的?《天下无贼》之父??晕倒,这个可是人家赵本夫的短篇小说)弄来做什么新疆文学代表作家,遑论王蒙之类?如今十几年的新疆文学跟他们有多少关系?重要的一点,他们现在对新疆文学的发展起什么作用??有的都是过去时,不是现在时,更不是将来时。


    对于当下的新疆,从事文学写作的人一般是职业作家和业余写手两大领域。为什么感觉当下文学萎靡,原因是多方面。大到国内文坛市场化扭曲,转变,小到写作者鱼龙混杂,写作出发点较过去有了很大差异。但是不管如何,人的适应能力是第一位的,要说内地文学依然繁荣这话不算夸大——文学衰落只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传世好作品而已。   
    很多人关注的环境氛围,在新疆确实有着绝大的关系(因为新疆大致上哪一块发展不依靠外力扶持??我们能说文学是例外么?)新疆绝不是写作的人不多,按照官方说法,新疆作协的成员目前保守估计是近2000人,其中进入中国作协大门的是约200人,这个数目相比全国各省不算逊色,甚至比一些地方还要强。在一些对外的言论中,号称这一大批人写出了许多带有西部特色的佳作,而且成员在不断年轻化,如果加上广大类似于文苑这样的编外人员,谁敢说新疆的文学阵营是衰弱之势呢。


    尴尬在于这么多人怎么就没有出一个陈忠实、张承志(这个作家是经常被新疆文学界、新疆媒体拿来夸赞新疆文化底蕴、新疆人文风光的)或者阿来呢?文学土壤在哪里?
    如果是指发布平台,扪心自问一下,现在新疆发掘文学人才的渠道多不多呢?恐怕算多,也不算多。都会说今天网络时代了,谁能拦得住谁出名呢?这话诚然不假,可惜没见新疆冒出个真正厉害的网络写手,哪怕像当年明月,袁腾飞那样半瓶墨水的都没有(当然这个“写手”的概念比较大,不是针对文学写手,因为不用说也知道,讲究时尚和商业味的网络文学写手,新疆同样没有拿得出手的)。新疆文学的观念上是趋保守的,那么传统文学作品的发觉存在有多大机遇??


    从覆盖面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文学刊物,报章等,其实哪里都差不多。但为什么感觉新疆文学出不来作品?如果先不提人才的话题,一般充斥在大众眼前的,显然是已经成名的作家居多。迷信权威,当然也不是新疆一个地方的问题,全国也都一样,但如果认为新疆到了亟待新人新作的境地,那么这种现象就是一个障碍了。随便一个报纸、杂志,上稿也是知名人士优先(是不是真的知名就另外一回事了),你要是一个新丁,要么押上三五个月,要么可能就石沉大海,尤其对于今天80后的写手,这种体会相信是个爱好写作的人都经常遇到。更不用说出版真正的文学著作了,可以试问,新疆几十上百家出版社,有多少家会出文学作品?又有多少出文学作品的单位会把重点放在新人新作上?肯定有人会拿新人新作的质量说事儿,但对于眼下的新疆文学,恐怕不是新人新作好坏的问题,而是逻辑上还没有“量变引起质变”,尽管新疆的文学爱好者数以千计(不敢多说),但需要一种良性的技术环节作为新疆文学推陈出新的媒介,这不是指的我们的文学土壤,其实它更胜于土壤的作用,是培育新苗的阳光和水分。


    如果要更进一步说,放眼那些文学刊物,报纸网络的编辑,是不是都有足够的学识跟眼光呢?这恐怕又是一个致命的环节,有些编辑好像也根本就没法决定文学作品能否“出生”……然后才说到文学评论,网络板砖的问题。
    文学环境,我觉得也是事关很多层面,它们综合起来,才呈现出今日新疆文学的面貌,我很难估计这个问题是怎么出现的,又影响了新疆文学多长时间(具体事例没必要费唇舌)……出不来人才,也出不来作品,相信也就大体明白所谓的客观原因有些什么了。

 

    思考:人的问题

 

    其次,是人的问题。同样不想具体说某人的某个作品,因为不需要我来评价新疆文学史。针对当下而言,也不具备积极的意义。这个问题的核心其实是新疆写作者的精神在哪里。
    如果说得牵强一点,不管是不是专业作家,文艺工作者通常是比较主观的,谁都有一套自己观点(只要看看文苑的争鸣就知道),这本是极为正常的。但对于文学,广大写手们很多仅仅是喜爱,对写作的态度也是一样,渴望写出好作品或者能写出好作品的人恐怕凤毛麟角。为什么呢?再次借用马克·吐温的那句名言:什么是文学名著?文学名著就是那些人人都喜欢,但其实人人都不看的东西。说的非常精辟,文学这条路也是一样,很多人喜欢文学,也有很多人爱写作,但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立志走这条路。就好比足球场上拉拉队很热烈,板凳队员也不少,但是真正上场比赛的人,压力很大的。


    不少的写作者仅仅写一些心里的情绪,不觉得那些东西足够分量,但又希望会有一些人喜欢。从个人而言,这也无所谓好坏。但要把这样一批随性写作的人当做新疆文学的未来的话,恐怕难以造就新疆文学的气候。如果拿文苑作为一个缩影,也可以看到,多少年前的时候,文苑的面貌确实活跃,大家交流很频繁。现在一些人会觉得,写作本来是个人行为,只要默默写出作品便是对文学最大的尊重,梦想某一天一觉醒来就如何如何……这仅有一半道理。写作需要勤奋,也要慎独,但同时也需要智慧和学习。否则,“夜郎自大”之类的弊端会在新疆更加严重。
    好比新疆的文化底蕴一向被人津津乐道,什么古老丝绸之路,什么欧洲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等等所谓东西方文化交汇之类……新疆的写作者有多少真的知道这些玩概念的说法?可以试想这个几大文明交汇的说法,欧洲波斯印度和中国,稍微细想一下都能明白,这每个地域的文明都可以说是古老而庞大的体系,怎么体现又怎么交汇?难道把洋葱叫做皮牙子就意味着文明交汇(尽管不排除这算是一种微观意义上的交汇)?有多少从这片土地发掘到人文、历史、民俗或者原生态等所谓特征?当然,不怀疑肯定有所表现,但,所表现的内容是否具备向外界展示的深度和广度?毫无疑问,肯定是没有的,否则新疆文学就不是今日的局面。今天,这些热爱写作的人有没有真正思考过自己的方向,或者作协,文苑这样的圈子,他们为新疆文学制造怎样的氛围,将决定新疆文学发展的风向标。


    个人如何谁也管不了,但代表新疆文学,如果一大批人都是这样没有大气的追求,那么所谓新疆文学根本自欺欺人,难道就因为这样一批人出生在新疆,生活在新疆,写的作品就算新疆文学了吗?所以,对于当下新疆文学的前景问题,如果把这个和当前官方制造的新疆跨越式发展背景联系起来,关心文学界的是不是都应该做一些积极的思考呢?而写作者们,或许也应该冷静审视一下自己对文学、对写作的态度。
    从新疆文学内容上看,常常绕着游记、心情、人文、民俗民情、家常里短转悠,就是所谓西部特色?固然是一种风貌,但对于众多的新疆写手来说,几个人真正具备个性?写兵团生活,写民族特色,写自然风光,单独看来或许有些像那么回事儿,但如果扫描多数新疆的写作者,显然会发现缺少独特的思考,文学的力量在于哪里,文学的精神是什么?是对题材和人生的总体认识,提炼之后得来的智慧,是一种思想性!我真觉得新疆很多人都像不揣摩自己到底在写什么,比方拿库车来说,无数的人在写,有的还不止写一次,当下的写,古代龟兹的也写……不知道哪一个人的哪一个作品真的让人印象深刻,书店里关于库车龟兹的,光本土写手的至少都有两三本,真值得读者掏几十块钱买回家品读么?其实不论从文学上,还是弘扬龟兹文化,可以说没有一部著作是把一个地方写透的(姑且不说写得好)。我觉得不论对个人还是对新疆文学,都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人是主观的问题。


    最后,不怕说得直白一些,上下五千年的新疆,或者过去狭义的西域,真正出过被历史铭记的人才么??可以说,除了魏晋时期那个龟兹的鸠摩罗什大师外(他是外籍混血,父亲是天竺人,母亲才是龟兹人),几乎就没有过其他什么值得记忆的。包括有时会被新疆文化人拿来说事的突厥语长诗《福乐智慧》,它的作者玉素甫仅仅是死在喀什而已,他是东喀拉汗人(尽管地理上和新疆有些关系),但他不是新疆人,他出生在巴拉沙衮(当时东喀拉汗国都城,今天吉尔吉斯斯坦的托克马克,也就是历史上的碎叶城,最近和四川江油争夺李白故里)。除此之外,不论我们提到文化、军事、哲学、科学、医学等等任何领域,新疆这片属于祖国最大面积上贡献的人才,很遗憾,据我所知所谓“新疆历史名人”几乎全是来自中华大地其他地方的,包括延续到王洛宾老先生。当然,这中间有很多人客居新疆或者终老新疆,广义上“被新疆”也没有什么了。
    这么说,是想要当下新疆的写手清醒一些,历史只说明过去,未来还没有注定,但需要今天的人有所振作,新疆的写作者可以不专业,但新疆文学我觉得必须专业,就像文学作品是感性的,但文学家是需要理性的。否则多少年以后,属于新疆的文学史,恐怕也只有让过去的人不断“被当代”了,那也就是杜牧说的“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了。


 

2010年7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