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运超
和运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9,060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地龙蛇之轩辕剑传奇连载·25

(2007-10-19 10:50:18)
标签:

文学/原创

谈天说地

文学

武侠

轩辕剑

和运超

分类: 香草天空(文字、心情)
 (原创)大地龙蛇之轩辕剑传奇连载·25


    第十四章  藏经洞(下篇)

                  文  和运超 大地龙蛇之轩辕剑传奇连载·25
 
    过了一日,出了临洮再往北,仍然一路上都是荒野,四周尽管还是杳无人烟,可是远处却是巍巍群山有如一条线横亘在远处。偶尔卷起的沙尘扑到面上,仿佛要让人晕眩,水袋已经空了。宇文神英渐渐像是落在了冰弦身后,他努力跟在冰弦后面,身体里却更加难受。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体内突然内息更强烈,也一阵阵的互相在冲击,搅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其实,这是他的“飞龙九式”在和部分“无邪真经”的内力相融合,此前在昆仑山“无邪洞”他就曾用“飞龙九式”帮助冰弦调理过真气。冰弦自己运用“无邪真经”的高深内力一直不得其法,虽然学习“真经”已经十之八九,不过能够发挥的威力却只有五六成,而且越想练得纯熟越是危险,因而她想要稳固自己的功力常常有些力不从心,上一次就使得“无邪真经”部分内力转移到宇文神英体内才得以避免走火入魔,这一次其实也是如此,只是这一次冰弦用“无邪真经”对抗两个高手之后急切想恢复真力因而陷得更厉害。因此,遇上宇文神英增加功力助她调理,反而被偷偷挪走的内力也更多,就像被堵住很久的河道一旦有了泄洪的渠道就大量排出一半,这样才能水流顺畅。可是这样宇文神英自己一时间就也无法平衡自己的内息,反而一时间也有些走火入魔。
    在他神志恢复清醒以后,经过“飞龙九式”几番转化都未能顺畅地将两股强大的内力贯通在奇筋八脉中,而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拥有冰弦强行修炼的近一半“无邪真经”功力。当然,冰弦那会儿分明感觉到自己不少内力流失了,可是她也能感到当时宇文神英在往她身上注入内力,所以,冰弦也不太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等到冰弦清醒过来只是觉得对体内真气的控制比从前好多了。她也能继续修炼“无邪真经”,只是相当于部分又重新修炼而已。
    宇文神英现在只想的是冰弦知道父亲宇文武都的消息,所以万万不敢再惹恼冰弦,一声不吭地默默跟在冰弦身后。尽管身上有些难受,可再也不说什么废话。

    抬头顶着一轮白晃晃的太阳挂在半空中,宇文神英越走越觉得眼冒金星,虽然此时其实是在隆冬时节,竟然也能感到已经汗湿了里面贴身的衣衫。而且里外这身衣服都已穿了一个多月,那模样看上去和小叫化已经差不多了。这样又坚持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前面发现一条小溪,基本溪流已经被冻上,只有一小段还有水流,宇文神英扭头看了看冰弦,抢上去在那里洗了洗脸,虽然水冻得厉害,但也顾不了许多了,提提神也感觉舒服不少。冰弦也蹲在一边简单梳洗了一番。
    然后,宇文神英取出水囊,慢慢把水袋灌了半袋水,凑在鼻上闻了闻。冰弦在对面瞥了他一眼道:“水都被你装进去了,你再闻又有什么用?”宇文神英收起来道:“这是大冬天,瞧这水又被冰封过的,应该没什么的,再说这荒郊野外的去哪里找水啊,凑合着用吧,还根本不够呢。”冰弦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也没再说话。
    两人继续上路,宇文神英仍然跟在她后面,发觉又转向在往北走,可又不好多嘴问她到底是要去哪里。但是心下暗暗琢磨,这已经离昆仑山越来越远,至少父亲不会被离天宫纠缠,可也担心会不会有别的什么意外。当即加快了脚步跟上去,这样又走了一段休息一会,过了近两个时辰,忽然冰弦在一个山坡上停下道:“看见那山了么,那就是本门的藏经洞。”宇文神英跟了上去,立在她身边一瞧,随着阳光照耀的远处,一座绵延起伏的青山,山顶上在日光照耀下隐约有些积雪,而山脚下面却是星星点点的牛羊和部落,宇文神英道:“这是……”冰弦道:“你看见了,那些应该就是党项人的部落,藏经洞在他们后面的山上。”宇文神英道:“藏经洞?”冰弦看了他一眼,像是责备他没听见刚才说的话,扭头就往山坡下走。
    走了一段忽然见到西边一路都是有些破损的长城,静静地伫立在荒野上,蜿蜒排开而去, 风沙和枯草显得仍然天高云淡,宇文神英心头想起宋先生曾经说起过,在长城内外恍如两个世界,见证了多少杀戮和兴衰。
    冰弦见他愣愣地望着长城,道:“干什么呢,还不快些,万一你父亲离开了,可就麻烦了,我也很想见见他,说起来上一次见他时,我还不到十岁呢。师父一直不让说起他……”宇文神英听了才又加快了脚步跟在她身后。

    两人又出了长城,远处一片压着积雪的枯草夹着一条冰封的流水,渐渐延伸到党项人的部落前,一大群马匹在那里自由奔驰,远处有人在吆喝。宇文神英道:“再走可就被发现了。”冰弦道:“没什么,我们又没有敌意,只是路过。”
    宇文神英昂首望了一下那山,道:“看来这路程不近啊,多半又是半天。”冰弦道:“也就两个时辰吧,那山叫兴隆山,对本门很有意义。从前我们鲜卑人崛起是在辽东的大鲜卑山,后来逐鹿中原前后有两百年光景,最终多数鲜卑人还是退居到塞外。我们的无邪祖师就是来到这兴隆山上修炼神功创立了离天宫,所以这里对本门极有意义。只是又过了这么多年,鲜卑人在中原已经渐渐被人遗忘,祖师创立的离天宫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中原武林人士看成了邪魔外道,我们自己过去的盟友也不再当我们是……甚至我们自己……连鲜卑话也不会说了……对了,你会说么?”
    宇文神英听了一怔,半晌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隔了一会儿忽然道:“离天宫不是在昆仑山的吗?”冰弦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什么话,昆仑山当然是后来迁过去的了,你这人……”宇文神英“哦”了一声,望见周围党项人的帐篷,栅栏,木屋什么样的住处似乎都有,在一片荒凉的草原上,牛马,羊狗四散游走,还有一些男女老幼都在进行耕种。宇文神英远远望着这些党项人,心想:“这些人多少年在这里放牧耕种,似乎不曾关系到那些江湖纷争和王朝战乱,倒也算庆幸了。”忽然转头问道:“这些人住在这里,那离天宫的藏经洞跟他们会不会有关?我们这样穿过去会被发现的……喂!”冰弦一边走一边回头微微一笑,道:“你难道有更好的主意?”宇文神英一愣,摇摇头。冰弦忽然停下来坐在溪流边的杂草丛里,宇文神英见远处有几个党项女人轻摇漫步过来在对岸凿开冰层取水,说着叽里咕噜的话,正和不久前遇见的那个李彝兴他们说的一样,宇文神英忖道:“那人会不会和这里的党项人有关系?”冰弦斜睨了他一眼,道:“你哪儿来那么多问题,坐下来等天黑吧,罗嗦。”
    当下各自调息运功了半日,偶尔听见党项人吆喝孩童嬉闹的声音,还有随风飘过来的烤肉香味,引得宇文神英怦然心动。终于熬到太阳西沉,一道绚烂的彩霞染红西天,东边的天色却逐渐暗淡下来,有些刺骨的寒风又开始一阵阵的呼啸,身边的枯草丛随风激烈的摆荡,远处地部落飘起炊烟。宇文神英看了一眼冰弦,心想:“如果她不是那么冷冰冰地,如果更温柔一些,此刻的光景该多好,可惜她就跟这冬天的冷风似的!”想着不禁摇摇头。

    一阵风吹过后,天色就八成黑了,党项人的部落里的篝火也燃起来,寒风依然阵阵呼啸而过,直吹得火星随着高高的火舌乱舞。一抬头,天上仍然是星星点点,只有遥远的西边隐约还透着淡淡的灰蓝。冰弦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道:“好了,快走吧,还有一大段路呢。”当先越过那条小溪往党项人的部落而去。宇文神英站起来吸了一口气,也紧紧跟上。
    两人顺着党项部落的周围穿行了一阵,尽量走杂草比较多的地方,寻着一些杂物当作掩护。但是四周那些党项人的动静还是越来越清晰,马鸣狗吠的声音也是渐渐嘈杂。天色很快就完全黑了,他们绕过几条开垦出来的沟渠缓缓朝兴隆山那边而去。
    走了一段路,忽然听见身后有马蹄声传来,跟着还有脚步声靠近,两人急忙又隐身到枯草丛里。宇文神英看了冰弦一眼,留神听着动静,似乎过来的人竟然像说着汉语。冰弦也察觉不对劲,扭头看了宇文神英一眼,见他正好瞧着自己,两人目光相对,一时间她很不自然地转开脸又望到一旁,两人谁也都没有吭声,只听到过来那人隐约说起要对抗吐蕃必须和大辽联合结盟的话。另外有人用蹩脚的汉语像是质问他的目的,那人则说道:“如今中原大唐新君登位已经两年,可是为人荒淫无度,朝政丝毫不见起色,而且刑法严厉,苛捐杂税不断,老百姓是苦不堪言,这自然不是有德之君的所作所为,然而这何尝不是给你们党项人一个开疆辟土的良机呢?我家主公是河东节度使石敬瑭,此刻已经和大辽国主结盟交好,正要领着大军入主中原,只要你们党项人也肯出一份力,那就不仅我家主公有入朝主政的机会,而你们也自然可以避免再受吐蕃蛮人的骚扰,这还不是大家都有好处的事儿嘛。”
    这一番话说完,他们已经走得很近,宇文神英和冰弦已经听得十分明白。两人心下都很惊讶:“这分明是石敬瑭想鼓动党项人进军中原,而他方便从中得利。”冰弦示意他悄悄离开,宇文神英点了点头,缓缓挪身往草丛里去绕开那里。哪知两人刚走两步,便听见后面“啊”了一声,跟着就有人倒下,两人停了片刻,细听动静,剩下的却都是党项人在说话,而且渐渐走远了。
    冰弦和宇文神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宇文神英悄声道:“看来那人被他们杀了。”冰弦扭头道:“走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两人渐渐走远,出了那片草丛,在黑沉沉的夜幕下,而远处的兴隆山只像是黑乎乎的一堵高墙,远远耸立在前面,脚下又全是碎石和一些杂草。过了不多久,前面的路终于开始越走越高,不知不觉来到了山脚下。夜晚的寒风呼啸,吹得山上的丛林发出阵阵涛声,抬头见那兴隆山上在半月的照耀下,山势陡峭巍峨,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望去也还是分外雄伟。回头身后党项人的部落那边隐约还有歌舞声飘来,宇文神英立在那里舒了一口气,望见冰弦雪白的衣衫随着风势猎猎作响,一头长发也四散飞舞,不禁道了句:“天很冷,你不冷吗?”冰弦头也没回地应了句:“少废话,快走就不冷了,就快要到了。”宇文神英随着冰弦缓缓上山。

    走了一阵,宇文神英叫冰弦休息片刻,递给她水袋。宇文神英经过一段时间的运功调理,体内真气已经渐渐平复了一多半,可是还有一小部分仍然不时地作乱,此时又开始有一些发作,当即停下来喘了喘气,一边望见夜空里隐隐高挂着半月,四周还有点点繁星,犹如洒在黑幕上的宝石。
    冰弦坐在一处大石头上,只喝了一口水,就将水袋还给他,见他愣愣地望着前面,道:“发什么呆啊?”宇文神英紧皱着眉头,一会道:“哦,没什么,看看星星。”冰弦扭头望了一眼,天上繁星点点衬着半弯的淡月挂在当头,突然也情不自禁轻轻说了句:“真是很美。”一会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宇文神英呆了一会,只得一边忍住体内乱窜的气息,一边紧跟在她身后。
    这样一直摸黑来到了半山腰,再往前,一路就没有了郁郁葱葱的林木,只在路边有一些杂草丛。继续走了约一柱香时,面前遇见一处陡峭的高崖,四周遍布岩石,参差嶙峋错落开去。冰弦回头说道:“就在这后面了,上去吧!”说完纵身而起,往山崖上游走纵越,渐渐向上攀升。宇文神英瞧了瞧四周,已经别无可以步行的可能,心道:“这离天宫的人怎么都爱在悬崖上住着啊,真是古怪的。”可这时候体内的真气仍然有些难以控制,不知能否挺住,当即提一口气也展开游墙的轻身功夫,跟在冰弦身后。很快冰弦已经升到了很高的地方,渐渐跟他拉开了距离。宇文神英一面向上走一面体内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难以忍受,动作却渐渐慢下来,还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冰弦已经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那里的山风更是呼啸不息,冰弦在上面看他身手有些迟缓,不禁问道:“怎么还不上来?”宇文神英咬牙继续攀崖,可是越运气越感觉身手难动,忽然一个动作有些失手,宇文神英脚下一滑,跟着便往下跌落,冰弦在上面脸色突然大变,急忙挥出手臂上的白绫卷住宇文神英的左手,可宇文神英一下子也将冰弦拉出悬崖,翻身挂在石壁边上,宇文神英眉头紧皱,右手扣紧石壁,两脚重新在峭壁上踩稳,这一惊心的一幕,让冰弦心跳不已,另一只手好不容易收回白绫,爬上悬崖,回头见宇文神英跟着上来了,这才恢复了脸色,道:“你干什么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宇文神英似乎经过刚刚这一吓,体内真气暂时又给止住了,当即说道:“我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是一时失手……”
    正说着,就看见前面是一个两峰夹峙的一线通道,宇文神英朝两边山峰微微抬头,只见那后面的山峰还继续直插漆黑的天际,层层叠嶂,突然感觉像望不到头的样子。冰弦没理会他的辩解,一边走一边道:“就在这儿后面了。”当即往里面走去,宇文神英跟在后面,道:“你是说我爹就在这里面?”望见两边的山峰夹着一条细线,周围杂草伴着点点积雪,而两头峭壁之间的小道仅够一人进出,两人走在那里只听见脚下碎石声响。往里穿行片刻竟然又是豁然开朗,眼前一片两三丈方圆的开阔地,四周全是陡峭的山崖,形成一处天井的模样,左首是一处山洞,洞口一处尖峭的突岩。
    冰弦看了他一眼,仍然当先往里面走,宇文神英紧跟在她身后,也进入洞中。里面黑漆漆地伸手不见五指。宇文神英在这狭小的甬洞里,耳朵里能听见冰弦细碎的脚步声,鼻子里能闻到她身上飘来的幽幽体香,心中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脑子里蓦地闪现起前一晚在荒原上的画面,一时之间在这黑暗里脸上忽然一红,正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忽然四周扑扑燃起了火光,他立刻停了下来。宇文神英只见冰弦立在一个斗室中间,四壁上已经点燃了松明,在她的手上拿着火折,手上一摇顿时将火熄掉,然后说道:“这里就是本门的藏经洞。”
    宇文神英抬头四处瞧了瞧,只见这里不过一丈方圆,顿时一怔,道:“什么?这里哪儿有人?我爹呢?”一扭头,见右首还有一个小一些的洞口,不过明显不像是给人进出的,那里空荡荡的,仅有一些石墩和一块大石板。忽然,在他身后一个斜斜的角落发现倒着一个人,头上落满灰尘的满头白发,宇文神英缓缓凑近,顿时大吃一惊,那是一具尸体。宇文神英立时回头瞧了冰弦一眼,冰弦也走过来看了看,然后转过脸望着他,半晌说道:“你、能认得他吧?”
    宇文神英仔细看了下那人的脸,此刻已经变了形,而且肤色青紫,身上穿的是褪色的蓝绸,见到那副破朽的面容,脑子里一阵轰鸣,摇头道:“不,不可能,不是爹爹!”冰弦蹲下来将那尸首的右肩扯开,肌肤早已经在腐烂了,只是隐约还能见到手臂有个刺青图形,冰弦松开手摸摸了自己衣衫的下摆,然后道:“应该错不了,是你爹宇文武都。发现他的人用本门的‘还灵紫金丹’保住形体,不过他来到这里的时间可能已经差不多两三年了,即使用丹药也不可能保住超过一年,所以,他才会开始……你可以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宇文神英扭头望着冰弦忽然大声道:“是谁?是谁害死我爹的,他、他分明是被毒害的!”
    冰弦站起来道:“这个……其实还不清楚,你还是——”宇文神英摸了一下宇文武都身上,找出一个银手镯,然后查看身上,却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冰弦在一旁道:“就算找到中毒缘由也不一定能够知道凶手,还是把他先——”宇文神英忽然吼道:“行了,你住口——”
    突然冰弦“啊”了一声,象被什么东西击中,宇文神英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一个人影闪出来道:“快把那东西给我!”一招凌厉迅猛的鹰爪抓向中宇文神英左肩,那只银镯顿时脱手。跟着“嗖”地一声,银镯已经卷在那人手里。宇文神英和冰弦扭头一看,那人一身红衣,是个中年美妇,正是一年前在昆仑山上和冰弦交过手的姚蔓雪。

    当日姚蔓雪潜上昆仑山索要“无邪真经”,却被冰弦打倒在无邪洞,可当时没有人看守,她在寒潭冻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才恢复知觉,赶紧逃出来。如果再冻上一会儿,就会伤了元气,那时她要想恢复功力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姚蔓雪知道自己不是冰弦和离天宫那么多人的对手,就赶紧下山去调养。就这样,姚蔓雪也足足调养了近半年时间才完全恢复。然后一心准备再寻机会上山盗取“无邪真经”,哪知让她在昆仑山脚附近等到了机会,冰弦刚好为宇文武都的事情自己下山来了,没走多远又碰上吐蕃僧人纠缠。当时姚蔓雪一直远远躲在一旁,直到遇上宇文神英跟着冰弦来到这兴隆山藏经洞她才瞅准机会现身。
    姚蔓雪瞥眼看了宇文武都一眼,忽然凄厉地笑了起来:“十年了,十年啊,想不到你会死在这藏经洞里,呵呵,算不算你的报应呢?哈哈……”冰弦道:“蔓雪师叔,你怎么会——难道你从昆仑山一直跟踪我?”冰弦说到“跟踪”时忽然脸上不自禁刷地一阵通红,因为她那一刻想到的不是自身的危险,而是想到那晚自己和宇文神英在大漠荒原上因“走火入魔”纠缠在一起的情景,顿时感到十分羞赧。哪知姚蔓雪一脸的得色似乎并没有在意,道:“那便如何,我要的就是这个机会!”冰弦见向来都挖空心思不遗余力讽刺她师徒的姚蔓雪这时竟没有用难听的话挤兑她,知道多半那件尴尬事没有被她瞧见,当即大大松了一口气,心里默默道了句:“多谢师父在天之灵保佑徒儿!”顿时恢复脸色说道:“你还不把玄机使的遗物还给他——”
    宇文神英在一旁听了一怔:“什么?你说什么使?怎么回事?”姚蔓雪将银镯握在手里瞧了一眼,道“这一定是毓秀那个贱女人的东西,他想留在身边,我偏不称他的心意,瞧他一副失望的神情,一定还没有解开‘轩辕神剑’的秘密,还号称玄机使呢,真讽刺!”说完便转身而去。宇文神英急忙出手,“潜龙勿用”的拳法横扫姚蔓雪面前,姚蔓雪抬手一格,背后冰弦却用石子射中她右手,那银镯顿时落下,冰弦的长袖白绫飞出卷回那银镯。姚蔓雪回身欲抢,宇文神英又缠住她,姚蔓雪回身交手两招,宇文神英虽然出手应付姚蔓雪,不过心情受到重创,根本不能集中精神,才两三招就被姚蔓雪一掌击中,踉踉跄跄跌倒一边。姚蔓雪跟着飞身踢在冰弦伸出的手臂上,然后也用衣袖卷起银镯,收起来便夺路往外走,冰弦在一旁暗叫不好,追出洞去,只见夜幕之下,姚蔓雪一身暗红色的衣衫已经渐渐隐去。
    冰弦回到洞里见宇文神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说道:“糟了,那东西落在她手里,要取回来可不大容易。你还蹲这儿发什么呆啊!”宇文神英红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冰弦见他如此,也不便再刺激他,也蹲下来,收拾了一下宇文武都的衣装,往洞外有沙土的地方准备进行安葬。宇文神英默默地出去找了块比较尖利的石头刨开积雪的沙土和碎石,一言不发的弄了一个多时辰。冰弦跟着出来想过去帮忙,却见宇文神英冷冰冰地叫她走开。过了一会儿,冰弦又叫他进洞吃一些干粮,宇文神英也丝毫没有反应。
    不一会儿,天快亮了,忽然又飘起了晶莹的雪花,宇文神英弄得差不多了,回到洞里把父亲的尸骸抱出来下葬,一时之间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心里阵阵得难过,一下子歪倒在沙石堆上,仰望着已经蒙蒙亮的天空,漫天的雪花一点点落在他脸上,不一会儿就化了,宇文神英眼睛里忽然又滚出泪来。过了不知多久,他才翻起身来将身边的沙石掩埋下去,看着宇文武都被沙土掩埋起来,泪水又一滴滴的落在那土里。想起父母自从有了他定居在凌霄山庄后,一直很少见到父亲,后来他被送到红柳溪后,更是再没见过宇文武都了。这些年自己一直不知道父亲的下落,哪知道时隔这么多年后好不容易找到父亲,却是一具遗体,宇文神英一想起就感到万分伤心,父亲就为了一个江湖传说奔走了十多年,结果不过是寻到一个破旧的银手镯,而且死得还不明不白。宇文神英一边想一边立上一块比较醒目的大石,弄完这一切天已经大亮了,清晨的微风从狭窄的甬道吹进来虽然透着寒意,但也显得格外清新。冰弦从洞里出来见他还在忙活不止,也从四处找来一些尖利的石头摆弄在那里。一会儿,冰弦见他从洞里取出自己的蛾眉刺,道:“我借用一下。”宇文神英止住心里的伤痛,抬头望见天上有两只鹰正在盘旋,宇文神英看着那两只鹰在湛蓝的天空张开翅膀,静静地的飞着,忽而在天上打个旋儿,鸣叫一声,宇文神英看了一会,舒了一口气。冰弦出来看了一眼道:“看什么呢。”跟着也抬头见到那两只鹰,忽然也轻轻道:“它们是不是一对呢?好了,准备走吧。”

(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