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颖欣Chris_Hu
胡颖欣Chris_H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080
  • 关注人气: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祭塔》

(2017-03-23 17:27:21)
标签:

学京剧

京剧

雷峰塔

白蛇传

戏曲

分类: 中国戏曲

​《祭塔》这个戏,是京剧青衣行开蒙必学的一出。这出戏很难唱,难在没什么大的身段和调度,比较温。除了散板在台口唱外,大段反二黄慢板都是坐在堂桌后面完成,数十句绵绵不绝一气呵成,配角也没什么发挥的余地,青衣要是没有扎实的唱工,或音量过小,观众很容易起堂。在没有麦克风的时代,演员离台口这么远,人声是否能送到最后一排,也是很考验嗓音训练水平的。

​这个戏的架构极简,只有两场。

第一场是许仕林的钓场。许仕林上来打引子,念定场诗,自报家门,自述已中状元,然后行路赶赴雷峰塔祭奠母亲白素贞。这场许仕林可以唱几句摇板或原板,不宜多唱。也有改成许仕林直接唱上的,派头就比打引子差些了。

这个钓场常被略去,直接演第二场,成为独幕剧。

第二场也是最后一场。先上塔神​,然后许仕林上,唱几句散板,昏沉睡去。这时塔神唤白素贞出来一见。

写到这里,忽然想到,一般关乎祭奠、显灵的戏里这样一方睡去的安排,是要有魂子或生魂入梦来托梦的,这里不是按照一般逻辑许仕林见到塔神后请其请出白素贞,而是要许仕林睡着后塔神唤白素贞出来一见。虽然在戏里白素贞身带锁链,但按传统的故事来说,白素贞不曾片刻离开雷峰塔过,何况她交游广阔,要是真身出塔相见,保不齐会被同党劫走,所以也许可以按新近流行的仙侠剧的套路,设想白素贞可能只是元神入了许仕林的梦,梦中相见述说真情而已,这个情境下反二黄里堂鼓的使用就更顺理成章。这是我忽发奇想,无关宏旨,一笑可也。多年前我还忽发奇想,以为这个故事的由来或许是取自金盆洗手却被仇家找上门来的绿林女盗的爱情故事(见 戏曲故事渊源之《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可见我是多么能胡思乱想的一个人。

有时为了渲染气氛并给饰塔神的演员一定的发挥空间,塔神出场后会先在【走马锣鼓】里做几组功用类似跳判但风格迥异的身段。我很喜欢听这一段的堂鼓,总觉得略去这段锣鼓就不够神怪题材的味道,全剧也显得更温。

能镇住神通广大的白素贞,这个所在的氛围自然是威严肃穆和神秘的。有了前面这个略显压抑的基调,后面白素贞那句闷帘导板才更显得醒脾,将胸中郁积多年的情感宣泄而出,荡气回肠。

和一般的戏码不同,这个戏的青衣是从下场门上。先是闷帘【二黄导板​】“在塔中思娇儿心神不定”。一位对京剧贡献很大的老年编剧爱好者曾将其改为“在塔中思娇儿心酸难忍”,就落了下乘。白素贞母子分离十数载,不知爱子境况如何,甚至不知其生死,自然是心神不定。而“心酸难忍”则只是难过,没有担心爱子境况的意思,就明显不如原词合适。白素贞被压在塔底,心心念念的却是丈夫和儿子,对他们境况的担忧远胜过对自己现状的自怜,况且那么多年过去,心酸劲儿也早没那么强烈了。

出来后的10句【二黄散板】也是很有特点,全是往高里翻着唱,“好一似半空中降下喜星”这句还有一处嘎调,难度很大。“问上神呼唤我所为何情”、“我的儿免悲痛莫损精神”两句结束在1音的腔很是独特,尤其“呼唤我”、“免悲痛”可以算是这个戏的标志性旋律,在流传至今的骨子老戏里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母子见面,寒暄几句后,白素贞在爱子的要求下,讲起当年旧事,心潮起伏,这里用了一大段反二黄,华彩的前奏大过门很能体现她悲喜交加五味杂陈的心情。

在我个人演出和吊嗓的体会,这个戏的导板散板部分是绝对的嗓音杀手,基本都在高音区盘旋。若无扎实的功底,嗓音会很快疲劳,然后一句难似一句。要是“喜星”的嘎调撑不过,后边就别唱了。若是顺利完成散板部分,后面的反二黄慢板就轻松很多,只要“峨嵋山”这句最高音不砸锅,就等于边唱边休息,直到全剧最后一句的【反二黄散板】再卯足气力唱最后一个高腔,全剧如走钢丝,失手的风险始终存在,是很有挑战性的一出好戏。

传统的《祭塔》【反二黄慢板】一般有36句,梅兰芳、梅葆玖都遵循此例。有些演员在演出中会略去数句唱词或数个大腔,如梅葆玖、张君秋。张君秋最后定型的这段是24句。

梅葆玖这段1954年中国唱片的反二黄慢板录音,唱词和大腔都是完整的:

 

关于《祭塔》
梅葆玖少年时期演出《祭塔》

 

张君秋音配像的这个《祭塔》实况录音,反二黄慢板词句是有删节的,基本就是后来定型的样子:

 

尚小云的《祭塔》号称全剧一百单八句,据说已经失传。其实按照老戏的传统,那么多词句,大腔也不会增加很多,大部分词句也就是上下句反反复复在数字儿罢了。尚小云的孙女尚慧敏老师在考虑是否要按照尚派风格整理一个唱词较少的版本。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意义,希望能尽早整理出来移步不换形的尚派风格的《祭塔》,这年月没有人能耐心听完近百句青衣大慢板,整旧如旧已经很好。

前面提到过的酷爱改编老戏的那位对京剧贡献很大的老年编剧爱好者对这段反二黄也下过大力气改编,90年代后期曾在现场看过按其改编唱词演唱的一版,改动不多,已是不妥。数年后老先生更有精进,慢板唱词几乎是全新写过,唱完这一大段居然还没把以往之事讲明白,我就没耐心细看了。

慢板唱完,塔神上来说“探监”时长已到,必须分离了。这时白素贞与许仕林双双起【叫头】,唱4句【反二黄散板】,有的演员如张君秋有时减去前2句。最后一句【反二黄散板】翻高,按老例儿要翻到高音2,很多演员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能否善始善终全在这最后一搏。张君秋音配像实况这里只用了一个高达6音的平腔,在力度上做了对比,照样满堂好,他这个处理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会了《祭塔》,京剧各行当的反二黄就都不难记了。比如老生戏《奇冤报》“未曾开言泪满腮”、《碰碑》“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李多奎《哭灵》“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程砚秋《青霜剑》“夫郎阴灵当不远”,甚至梅兰芳《廉锦枫》【反二黄原板】“又只见众水族纷纷成阵”的句尾大腔,无不能从《祭塔》的“黑风仙他本是娘的道友”一句找出渊源;梅兰芳《女起解》“想当初在院中何等眷恋”、程砚秋《六月雪》“良善家为什么反遭天谴”的句尾大腔,分明与《祭塔》“峨嵋山苦修炼千年时候”的句尾大腔一脉相承;《孝感天》卫云环“要报恩”三字的腔,根据调门可能选择《祭塔》“峨嵋山”三字或“在临安”三字的腔……等等。

《祭塔》​实在是京剧反二黄旋律的一座宝库。很多初学者抱怨京剧的慢板难学,尤其是【反二黄慢板】简直难如登天。其实要是经常听听《祭塔》,不一定非得记得多牢,就能在脑海里留下较深的印象,再记那些从《祭塔》化出来的新腔,以及【二黄慢板】、【西皮慢板】等并不比【反二黄慢板】复杂的旋律,就容易多了。

这个戏,可以不演,但要想学好唱工,不能不会。​

​​​​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