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颖欣Chris_Hu
胡颖欣Chris_H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080
  • 关注人气: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京剧《战蒲关》的青衣

(2017-02-16 22:25:44)
标签:

京剧

文化

艺术

教学

学京剧

分类: 中国戏曲

《战蒲关》一名《吃人肉》、《杀妾犒军》,篇幅较小,全剧只有四个人物,四场戏,全剧时长约一小时。

其剧情大家可以搜索下,听起来很血腥,表演上却与“血腥”二字毫不沾边,两个老生(守将王霸和家人刘忠),一个青衣(王霸之妾徐艳贞),加一个旗牌官,再有几位在幕内搭架子的众百姓,把一个惨烈的战争故事用最不恶心人的简洁方式演绎出来,大道至简,将京剧的写意发挥到了极致。

最初的剧作者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把唐将张巡杀妾犒军之事移到了汉将王霸身上,地点从睢阳挪到了蒲关,结局也从张巡孤立无援城破殉国改成了王霸盼到援兵成功脱险。

​清末的京剧老生和青衣,几乎无不会唱《战蒲关》。后来,这个戏就慢慢淡出舞台了。

没办法,四大名旦四大须生时代新编好戏太多,竞争激烈,《战蒲关》这种在内行来说难度系数较小的骨子老戏,被想起来的机会是不多。生于1925年的于玉蘅先生(青衣)说他早年学过《战蒲关》,但是没演,也未见到身边有人演它。生于1932年的王紫苓先生(花旦、刀马旦、青衣)和生于1934年的张艳秋先生(青衣、花旦、刀马旦)都没学过此剧。据王紫苓先生说,现居天津的金振东先生(女须生)演过《战蒲关》。

何况随着时代变迁,其中的情节已经不适应新时代。我年轻时对这个戏的情节就深恶痛绝。杨沔先师当年教我们这个戏时,我就提出不喜欢这戏,杨师微笑说艺术是艺术,我还是对这个戏心中耿耿。直到去年不时看到战火纷飞的叙利亚等地的灾难,被那些不断刷新认知的触目惊心场景所震撼,就不由得想起这个戏来。在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什么可怕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和平,是多么宝贵!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这点看似微不足道的幸福吧!

《战蒲关》这个戏情节、调度都很简单,唱段也短小精悍,对于记不住复杂唱腔的初学者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开蒙戏。此剧的老生部分有言菊朋、刘叔度、苏少卿等饰王霸的老唱片,以及刘曾复先生口述的王霸、刘忠的全剧唱念,青衣部分有冯子和、姜妙香、王蕙芳、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胡碧兰、蒋君稼等饰徐艳贞的老唱片,全剧录音则有周正荣、曹曾禧、陈美麟在台湾合作演出《战蒲关》的全剧实况。

因为这个戏的年代很早,所以大部分传下来的唱腔很古朴,高亢险峻,颇有古风。在今天听,尤其青衣部分可能很多人会不习惯,但很符合这个戏的情境。听到那样古朴的唱腔,似能看到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古战场,困锁愁城,哀鸿遍野,若是过于缠绵婉转的曲调,在表现崇高悲壮的方面就不那么擅长了。

这个戏青衣的唱腔有第二场“看皎皎一轮月”的二黄慢板、“俯念奴至诚心”的二黄碰板三眼,第四场“满腹中”的二黄快三眼和二黄散板。

第一场是王霸上来唱二黄原板,忧国忧民。刘忠上来告以灾民饥饿难当,开始人吃人了,恐将有民变。王霸思前想后,决定杀妾(徐艳贞)犒军。

第二场“看皎皎一轮月”的二黄慢板,一般为四句,冯子和、王蕙芳有唱片,因时长限制均有删改,舞台上是要舒展得多的。陈美麟实况录音这段是完整的,听起来是程派风格,唱词还是老的,“看皎皎一轮月”几个字换了新腔。这段唱有一个穿帔单手托香盘的造型,造型比较别致,一看就知道是这个戏,姜妙香、梅兰芳、程砚秋、陈盛荪、郭效卿等很多名角拍过这个造型的戏装照。新艳秋先生也有标注为《战蒲关》的剧照,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她披了斗篷。​

曾听到王希宝兄此段慢板录音,系吴富琴先生所传程派唱腔,字眼、四声均与传统不同,与陈美麟的也明显不同,如“看皎皎”改为“看皎月”并按字定腔,很好听。

我个人觉得,就这个戏而言,“看皎皎一轮月”的老词老腔那种古拙明朗的风格,有其保留价值。

第二场“俯念奴”这一段碰板二黄三眼的结构,有唱四句的(如姜妙香、尚小云、胡碧兰、陈美麟,不排除唱片时长限制而作删节的可能性),有唱六句的(如梅兰芳、程砚秋),有倒数第二句转散的(如梅兰芳、陈美麟),有三眼到底、倒数第二句使长腔的(如姜妙香、尚小云、程砚秋、胡碧兰)。

大部分演员演唱“俯念奴”三字时,哪怕是更改字眼也还是按原来的腔调(这一旋律被梅兰芳吸收到他的本戏《太真外传》的碰板“我这里持剪刀心中不忍”里去),包括程砚秋唱片里也是这样唱。陈美麟的实况虽然是程派风格,但又有不同,“俯念奴”三字改成更符合四声的新腔。我个人还是喜欢原来的。

梅兰芳1932年长城唱片《战蒲关》录的是“俯念奴”一段,刚柔并济,于古法中见新意,其中“共受倒悬”的腔被吸收到他《西施》“响屧廊”一折的“独步虚廊夜沉沉”一句中。又因前面有“三炷香”的念白,就更显得珍贵。梅兰芳的本戏《太真外传》“我这里持剪刀心中不忍”一段旋律几乎就是《战蒲关》此段的翻版(只不过是四句版),成为梅派爱好者最常演唱的二黄小段之一。足见老腔老调只要用得合适,照样可以焕发生机。

徐艳贞为全城百姓和丈夫、夫人虔诚祝告上苍时,老生王霸持剑在她身后转来转去,徐艳贞每上一炷香,王霸就换一个方位和造型,也是这个戏的独特性之一。若是饰演王霸的演员眼神不足、工架不漂亮、表情缺变化,这场戏就乏味了很多。

第三场,王霸自己下不去手,回来派刘忠去杀徐艳贞。

第四场徐艳贞“满腹中”一段二黄快三眼,倒数第二句拉长腔,这种板式给人以紧张感,剧情层层推进,马上就到高潮了。陈美麟实况里的这段旋律与程砚秋又有所不同,接近普通的快三眼,而不是程砚秋唱片里那种有行进感的略近中三眼的风格。有的老剧本把这段标注为“摇板”,当时的摇板就是现在的散板,不知有未标注错误,就我个人学过的唱腔、看到的曲谱、听到的录音来说,这段都是二黄快三眼。

家人刘忠上场后,徐艳贞的唱就与刘忠一样全是二黄散板了,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不多提。当然,散板要唱好了很不容易,需要两位演员的唱念做与文武场都达到一定水平才好。这一场刘忠的做工很重要。章遏云与芙蓉草合作拍过这一场的戏装照,正式演出一定精彩,可惜无缘得见。

《战蒲关》的唱腔相对简洁,对初学者来说很容易记住,是很好的开蒙戏。梅兰芳学的第一出戏就是《战蒲关》。

虽然这个戏在今天很难登上官方舞台,但在教学中还是很有意义的。

这些年由于网络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甚至中小学生开始喜欢京剧,其中很多人希望学几出,演一演。这是京剧未来的群众基础,是好事。很多孩子从小不喜唱歌,突然有一天就喜欢上了京剧,对旋律的记忆感到很困难,以青衣为例,像《六月雪》、《贺后骂殿》、《宇宙锋》、《三娘教子》、《祭塔》、《三击掌》等常见的开蒙戏,在他们记忆起来有一定困难,而学《战蒲关》就很适合。

按难度来说,“俯念奴”比“看皎皎”容易记,所以我教学生往往先从“俯念奴”开始,先教前面“三炷香”的韵白,再教“俯念奴”的碰板三眼。道白里包括了各种辙口,而“俯念奴”三字里有两字是姑苏辙,初学者往往很难做到位,就得严格要求,反复监督训练,能给唱念打下较为扎实的基础。所以凡是姑苏辙不好的学生,甚至包括学唱歌的学生,我就让他们练这“俯念奴”仨字,即便一时不能达标,再唱起其他作品来也是大有进步。

基本功,基本功,还是基本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