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志平
胡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20,403
  • 关注人气:31,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面包会有的(小说)

(2006-12-12 01:58:06)
标签:

面包会有的

小说

老胡博客

文化

分类: 文学原创

【自己先来作个序】年青的时候梦想当作家,发了疯地写了不少“作品”,小说,散文,诗歌,杂文,曲艺,报告文学,逮着什么写什么,光小说就写了十几部,短篇的,中篇的,就差写长篇了。还别说没白瞎折腾,当兵时在北海舰队文艺汇演中贼着胆子自编自演快板书震惊四座;退伍后参加文化馆举办的赛诗会,楞拉八叽地登台朗诵自己的作品,连年拿头奖;出版社的一本小说集还发了我一个短篇,乐得我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书店买了几十本,四处签名赠送。没发表的,我就弄成手抄本,自己画上插图,时不时孤芳自赏一番,觉得美滋滋的。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当记者,当编辑,当秘书,坐机关,提干当官,再也没去写点儿东西。近日翻腾封存的手稿,抽出了二十几年前的这篇劣作,拿到博客上,在博友面前现现眼。好赖先不说它,这可是我二十几年前的一段真实生活写照啊。。。


儿子又病了。

吊瓶里的葡萄糖液顺着细长细长的塑料管儿点点滴滴地令人心烦地注入单薄孱弱的小小的躯体。

挤在狭小的人满为患的充满药物和混浊气味儿的注射室内,站在一张躺着坐着六个大人和小孩儿的木头床前,望着儿子插着针头的精瘦精瘦的小胳膊儿和那副目不转睛地盯视着旁边的同龄小女孩儿大口大口地嚼着散发出阵阵诱人香味儿的大个儿香蕉的可怜巴巴的蜡黄的小脸儿,一股酸叽叽的滋味儿从心窝子涌上眼角角。要不是忍耐惯了,准会掉下泪疙瘩来。

“想吃吗?爸爸给你买一个去!”他弯下腰,将嘴巴凑近儿子的耳朵不敢大声地问。

儿子左右晃了晃小脑袋,象往常一样,频率很快。

多懂事的孩子!他心里叨咕着,抬起头来久久地凝视着每两秒钟淌一滴的塑料管儿。他真真切切地清楚,儿子不想吃纯粹是鬼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当爸爸的何尝不乐意买几串儿黄灿灿软乎乎的大香蕉摆在儿子面前让儿子欢欢喜喜地吃个痛快。可是不隐瞒不撒谎地说,罗锅儿上山——钱(前)紧啊。


他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每天八小时连续不断地守着机器,一个月下来,净挣八张“大团结”。妻子在农村插队三年零两个月又七天,弄了一身子病,返城后一直待业,常常卧床不起。结婚六个年头,他和她始终没混上个公房,东挪腾西搬差地先后租了四处房子,最后总算是相对稳定地落了个窝儿,不大不小二十平方米,月租四张半“大团结”。儿子渐渐长大了满地乱跑了,利利索索地学会说话了,还是没混上个盼望已久的实实惠惠的属于自己的舒舒服服的家。八十几吊子钱刨去房租费仅够将就巴叽地换成柴米油盐,常常是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半拉月就成了“财神爷甩袖子——崩子儿皆无”。长期的营养不良,儿子患上了肺结核、贫血,如同一颗经不起风霜的小草叶儿,动不动便感冒发烧咳嗽气喘,再加上个重病缠身的妻子,娘俩换着班儿地住院打针吃药,导致这对儿年轻夫妇的生活刚刚起头儿便倩台高筑。

家穷,儿子常常吃不上零嘴,一条黄瓜一只萝卜一根葱,对儿子来说算是挺可口挺可口的了。儿了周岁那年,朋友送来一支塑料小手枪,一直玩到今天。电视是个八十年代进入千家万户的可爱的东西,无论对大人对孩子都是极有诱惑力的。邻居买了一台20英寸“索尼”摇控大彩电美滋滋地天天看。儿子好奇,晚上扒着人家的门缝往里瞧,那迪斯尼捣鼓出来的逗人喜爱的米老鼠和唐老鸭使儿子入了迷。咋整才能既不打搅人家也能白看上电视节目呢?

他苦苦琢磨了三天,在一次开窗通风的一刹那忽啦想出个绝妙的高招——把一扇窗子摆好角度从邻家的窗口反衬出荧屏来,虽然画面上的人物个个都成了左撇子,可图象清晰,还带着色儿,听得到从窗口捌着弯儿飘进来的伴音,着实让儿子过了半个月的瘾。好景不长,不知是邻居家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想可能是无意的不会是有意的,“索尼”调换了位置,无论咋折腾那扇窗子也映不出那方百看不厌的可爱的影子了。儿子哇哇乱叫,他却一筹莫展。

孩子必竟是孩子,架不住米老鼠唐老鸭的诱惑,竟贼着胆子跑到邻家的沙发上瞪起两只贪婪的小眼珠子旁若无人地清清楚楚地端端正正地观看起来,你叫他回家吃饭,把个小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邻家嘴上虽说就让孩子看吧,但那份表情却明明白白地让你察觉出十二分的不愉快。他扯着儿子的耳朵硬是给提溜回来,往炕沿上一墩教训道:

“不许乱上人家串门儿,那样儿不是个乖孩子。”

“不嘛!我要看米老鼠!要看唐老鸭!”

“混小子!”

啪!儿子的小脸蛋儿重重地留下五个红红的指印儿。

儿子用小手捂着半拉脸委委屈屈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憋差憋差地哭了。

儿子哭,他也跟着哭。

他突然发了疯似地抱起脸上挂着眼泪串儿的儿子,径直奔向影剧院,狠了狠心掏出一块四毛钱连看了两场大电影儿。可怜的米老鼠!可怜的唐老鸭!可怜的宝贝儿子!


点滴管儿里的药液仍旧是每隔两秒钟流一个水珠儿,他仿佛听到了咚咚的响声,那声音是那么沉重,一次次地击打他那颗已经颤抖了的心。

钱是个怪东西,有它没它,有多有少,真的就是不一样。你瞧人家小王,自由市场里摆了个小滩儿,那钞票子挣的,长江的出口——海了。还真得感谢人家没忘了交情,时不时慷慨解囊资助他些人民币解解燃眉之急。这不,要不是人家硬塞给他一张“老头票”,这昂贵的医药花消真不知到哪儿弄去。不过用人家的钱终不是个事儿,欠情啊!

“别吊死鬼儿搽胭粉死要面子了,该用钱的时候说一声。哥们儿,快丢了你那铁饭碗儿跟咱干个体户吧,省得穷了巴叽的。”

小王不只一次拉他入伙了,真够朋友!但话又说回来,他并不是舍不得那“铁饭碗”,挣钱的主儿谁不想当?可是,工人总得有人当吧?总不能全国十亿人都去摆滩儿做买卖吧?工厂留给谁?停工吗?让机器变成一堆废铜烂铁吗?工厂是国家的财富,这他懂。他想发财想腰缠万贯想过一过肥得流油的日子,但他更想用双手为国家也为自己创造财富。他相信,只要恳出力气一切都会有的。厂里惊天动地地闹起了改革搞起了承包,效益年年增,工资年年长,三年长了三次工资,从五十六块拿到八十四块,够意思了。

生活穷困是暂时的,他总是这么安慰着自己,常常学着大鼻子苏联人瓦西里的样子拍着妻子的肩开玩笑道:“面包会有的!”妻子也撅起嘴儿回敬道:“房子也会有的!”儿子也学着大人的样儿严肃又认真地跟着嚷嚷:“香蕉也会有的!”

但是,市场上的物价象是发了疯,一涨再涨,高得叫人承受不了,一张“大团结”用不上片刻时辰,花得精光不说,只能换来四个香蕉和两个广柑,吓得他再不敢去光顾任何一个水果摊儿,直害得本来就可怜的儿子两个月没闻到香蕉的味儿了。物价上涨通货膨胀,问题出在哪儿了他搞不清楚,只觉得心中的希望被—片浓云笼罩着,茫茫然然的。

面包真的会有吗?


“妈妈,你看他总看我。”吃香蕉的小女孩儿的叫唤声,冲断了他沉重的思绪。他这才发现他那可怜的宝贝儿子还在目不转睛地盯视旁边的同龄小子女孩儿手上的散发出阵阵诱人香味儿的大个儿的香蕉。听到小女孩儿的叫唤儿子转过那张可怜巴巴的蜡黄蜡黄的小脸儿,轻轻叫了一声:

“爸爸!”

他弯下腰,将耳朵凑近儿子的嘴巴屏息静气地听。

“爸爸,我不吃香蕉。等打完了针,你给我买一根黄瓜就行,不要大的,小一点儿的,啊。”

眼泪扑漱漱地流满他的脸颊。他亲了一下儿子那烧得滚烫滚烫的小脸蛋儿,象高明的领导人决策一项伟大的经营方式般地坚定无比地说:

“好孩子! 乖! 你自个儿呆一会儿,爸爸去给你买好多好多的香蕉来!”


他毫不犹豫地大踏步地象战士冲锋陷阵似地走出医院,毫不犹豫地大踏步地象战士冲锋陷阵似地走过一条皇冠嘉陵呼啸飞驰的宽广街道一幢瓷砖贴面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一溜金银首饰珠光宝气的区区摊床一位咄咄逼人强卖肥膘的无耻之徒,毫不犹豫地大踏步地象战士冲锋陷阵似地走向一只装满黄灿灿水溜溜大个儿香蕉的罗筐,咬咬牙根儿,甩出两张小王哥们儿资助的“大团结”。管它明天如何,先让孩子痛痛快快地吃一回,然后再毫不犹豫地大踏步地象战士冲锋陷阵似地走进维系千千万万人命运的工厂,走向维系千千万万人命运的机器,去挥汗,去卖力气,去换取甜甜蜜蜜的丰硕果实。等儿子长大了,一定要把今天发生的这个既不算得悲壮也不失为平庸的故事讲给他听,鼓励他用诚实和勤劳用良心和智慧去创造真正属于自己的实实在在的幸福生活。

可怜的儿子,面包会有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童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