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2,014
  • 关注人气:2,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无   岸

(2006-03-23 13:16:04)
分类: 苦禅·道生
 
                                        无 岸
                           雅兰


       这是我们三人在一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心照不宣地聚在一起,也许夏鑫喝多了,嘴里似是有话却无言,我不忍多看一眼,便站起身走向门外。韦淼跟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站在我的身后,阳光下流着泪的是我,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可是最终灰飞烟灭的是我。韦淼将我的长发从面颊上拨开说,你们的爱情已是千疮百孔,如果你们还有继续,那么失去的不仅仅是你和他,还有我!韦淼有些言辞过激,而我却不明白了,这是我和夏鑫之间的事,如果成全了夏鑫和吴丹,那我是可以弃离的。韦淼说,你的傻让我有些担心,如果他一直对你很好,我会祝福你的,可是问题在于他现在并不能给你全部,还有最大的灾难是我一直在爱着你。知不知道,瑜欣,我一直在爱着你,从你十八岁时。韦淼这样对我说,我愕然无措。韦淼搂着我,那种感觉就怕我像空气蒸发了一样的消失掉,韦淼紧紧的搂着我,他不希望我会消失。
      此时的南京,栖霞山的枫叶已悄悄地褪尽了红颜。
这片江南,因为有你,才会有我,曾经夏鑫这样对我说。夏鑫为了我确实放弃了很多。可我就不明白,他那么用心用意地对待我,却为何最终把握不了自己。难道男人都经不起美色的诱惑吗?吴丹怎么能有真心对待他,那种种诱惑只不过是为了她自己的个人利益而已,吴丹的红楼桑拿中心如果没有这些晕头转向的男人支撑着,那吴丹又如何用她的花言巧语去掏取他们口袋里的钱呢,但夏鑫看不透。如果不是韦淼点化了我,我仍然不知他们之间的暗道陈仓。韦淼说,离开他吧,还有我。当我向夏鑫摊牌提出分手时,夏鑫的神情出现从没有过的难堪,我将头扭向窗外,错的是他不是我。我要放弃,给他自由。我说你别这样,我们的将来还需要走,走的时候都要学会割舍。夏鑫的眼睛红红的,他伸出手将我的手握在手心,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颤抖。夏鑫说,求求你,瑜欣,今夜留下来,好不好。就算我有无数的理由是辜负你的,今晚我就用我所有的爱来回报你。我也流泪了,将我的手抽离,夏鑫怕我走,站起来拉着我说,留下来,我求你了。这一次我投挣脱,可我仍是流着泪。夏鑫就拉着我走出了麦当劳。我不回避夏鑫,也不逃避自己,因为我知道这将是我与他之间的最后一次。
      来到夏鑫的屋里,气氛有些紧张,他为我倒了一杯水,等我喝完将杯子递给他时,他顺势将我热拥在怀里,他的唇在极力地搜索着并且吻住了我,尽管内心的酸涩犹如味海在翻搅着,但我还是承接了他。就这样,我们彼此要求着。他是我,我是他。他的手翻云覆雨般地抚摸着我,他的年青的身体与我灸热地溶化在一起,他的口中一遍又一遍地说,对不起,瑜欣,对不起,瑜欣。我紧闭着双眼,不去回想任何。只当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次谢幕。
       疗伤的日子里,韦淼对我特别的关心,天冷时提醒我加衣,寒冻时叮嘱我骑车要小心,如果伤了我,那伤的可是他,是他的心。对于韦淼,我只是感激,还没有沉溺到再次欢爱的境地。我感激他使我走出了困境,可我对他却还是有间距的。尽管在我生日的那天,他给了我惊喜,但我想,我与他还需要时间。有一次他无奈的对我说,丫头,你是在用心折磨我。韦淼这样说,我不免有些内疚。不错,韦淼是爱了我许多年,但那是他自己的心,因为之前,我的爱情是属于夏鑫的。我说,你等了我那么多年,再给我一点时间你就会到达爱情的彼岸。韦淼笑了,说,看你那可怜样,我都不忍逼你。韦淼这样说,多少我是不自然的,尤其是他要与我亲热时,好在韦淼真的是爱我,所以对我就有了一份迁就。
       仿佛是瞬间,我与夏鑫分手已近二个月,在我逐渐忘却过去的时候,我心头的焦虑又暗涌了起来,可能我怀孕了。为了证明我的疑惑,我自用了测试纸,结果正是我担心的那样。我一下懵了,我不知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我讨厌我自己,彻底的厌恶自己,心慌意乱的原因是我知道这个孩子是夏鑫的,一定是他的,我与韦淼之间还没有发展到水深火热的地步。可我又该如何?该如何跟韦淼说,又是否重新回到夏鑫的身边,嫁给他,将孩子生下来?
       这一次,我没有了方向。我不会跟夏鑫提及孩子的事,我不愿回头,他曾经是那样的伤我,我无法使自己平定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的重新接纳以往的生活和爱情,因为人生毕竟是真实的。我跟韦淼说,我要出差到海南。韦淼很震惊,之前你要出差一点风声都没有,怎么这么突然。韦淼惊慌的打了电话给我,瑜欣,你要逃避我,也不能采取这样的方式,你要知道,现在你是一个人,而我需要你,何况我还爱你,我会给你温暖,我们是有将来的。我的泪水潸然而落,我低声的回到,我会回来的,只不过是出差而已。原来我只想悄悄一人去海南堕胎,也许今后可能一辈子生活在那里了。但我没跟韦淼说出我的打算。韦淼说,告诉我航班次号,我去送你。我说你不用送了,反正我今天走。
       也许心底认为这个孩子毕竟是夏鑫的,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个交待,在走之前,我去找了夏鑫。夏鑫看到我的出现,惊奇不已,特别在听了我的话后说,别那么残忍地对待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到来是有理由的,上天也不忍你离开我,所以就派了孩子来使我们重新牵手。夏鑫的妈妈也过来说,瑜欣,我的好女儿,你离开夏鑫,夏鑫过的了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看的我心疼啊。做妈妈的我知道,那是他在恨自己,不肯原谅自己啊。夏鑫的妈妈用泪水淹没了我。我妥协了。
       第二天许多的新闻都播发报道了时事新闻,一架飞往海南的大型客机坠海失事了。我看到时,整个人就如尊塑木,我内心揪得紧紧的是因为韦淼,他一定是到处寻找我,一定是担忧着我的安危,他一定会疯了的。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韦淼向所有认识的人打电话寻找我,他衣衫褴褛语无论次,他一次又一次的扑向大海,阳光照射下的海面一闪一闪的,他抓到的都是晶亮的虚无的碎片……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尘埃落尽
后一篇:蜕变午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