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ingjing夏季候鸟
jingjing夏季候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636
  • 关注人气: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2018-04-20 14:06:31)
标签:

旅游

分类: 行走故事

耶稣会传教士为了在早期基督教徒中独树一帜,怀着在南美大陆创建理想社区的强烈愿望,来到当时位于西班牙总督领地东南方的奇基托斯地区。英国人文主义思想家、政治家托马斯·莫尔(1478-1535年)在他1516年出版的《乌托邦》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设想:希望能建设一个与污秽、丑恶的伦敦截然不同的理想社会。但他所阐述的这个理想到底由谁来实现,托马斯·莫尔本人并没有想过。随着新大陆殖民地化进程的深入,展现在传教士面前的是一片等待教化的“荒野”。耶稣会传教士从托马斯·莫尔的理想国中得到启迪,用有效的方法成功“教化”了印第安人。

耶稣会于1696年至1760年,在现今玻利维亚东部的圣克鲁斯省建立了10座教会统辖的模范教民村,并在各教民村中兴建了教堂。这些教堂拥有同一种设计风格,是深受印第安文化影响的南美宗教建筑中最美丽壮观的建筑。教民村中6个保存较好的于199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它们是圣弗郎西斯科·萨维耶尔、康塞普西翁、圣安娜、圣米格尔、圣拉斐尔、圣何塞-德奇基托斯,全都位于圣克鲁斯北部和东部的环线上。要想参观这片区域,最好的方式是在圣克鲁斯参加旅行团,4天能游遍附近的主要村镇。只是,对于220日下午1点多飞抵圣克鲁斯,22日晚上8点半离开的我来说,满打满算,游览时间也就两天。于是迫不及待发邮件给当地旅行社,回复我的只有一家,说是时间太紧了,得有所取舍,且只能为我单独组团,费用较高。犹豫再三,最终禁不住那些美丽教堂的诱惑,想到以后也不会再来,便定下了。

220日下午1点多,在圣克鲁斯机场与旅行社工作人员碰头,一位帅气的中年大叔,名叫马克。跟他上了一辆白色越野车,很快办完相关手续,出发了。途中他提出两个方案供我选择,一是顺时针方向,即行驶6个半小时到达San Ignacio de Velasco,方便第二天参观附近的村子,但必须放弃圣何塞-德奇基托斯;二是逆时针方向,即行驶4个多小时到圣何塞-德奇基托斯,但第二天还得花5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其他村子。我选了第一个方案。

当晚8点半,终于赶到San Ignacio de Velasco,这里曾是耶稣会传教士传道区的商业中心。在街边餐馆吃过晚饭,入住一家简易旅馆。这里潮湿、闷热,蚊子多,还没有热水,只得浑身黏糊糊的上床了,难熬的一夜!

第二天清晨6点出发,很快来到圣安娜村。两人在村口吃了几个油炸肉饺子,喝了杯咖啡,便来到中心广场旁边的一户人家。不一会儿,马克与男主人一起上了车,原来他掌管着教堂的钥匙。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圣安娜教堂建于耶稣会传教士被逐后的1767年。第一眼看到它,非常兴奋。这座教堂简单、独特,散发着乡土气息。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结构和内部陈设比耶稣会传教士兴建的其他教堂和礼拜堂都要来得简洁。瞧瞧它,宽大的屋顶铺天盖地伸向地面,支撑它的是许多饰有花纹的木柱。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整个门面并不花哨,倒是这外壁因那几根螺旋柱子的装饰而显得很有艺术气质。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教堂内部也很朴素。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老人守护教堂大半辈子,遇到有人来访同样兴奋异常。他领我们上楼,坐到一个有漂亮图案装饰的立柜面前,打开上面的柜门,恍然大悟,是一架管风琴。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老人用他那双又黑又粗的大手,为我们弹了一曲《欢乐颂》。不过站在身旁的我,看着他袖子上的大块补丁和脏脏的袖口,却怎么也欢乐不起来。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接着前往圣拉斐尔村。面向一个狭窄广场的圣拉斐尔教堂,是教民村中最具代表性的教堂,建于18世纪40年代,其外形、结构与圣安娜的相似,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但门楣外壁饰有繁复、艳丽的浮雕、壁画,木质立柱上也饰有浮雕,吸人眼球。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内部毫不逊色,装饰得富丽堂皇。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仔细瞧瞧这个拉斐尔大天使雕像,相貌酷似印第安人。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还有这个《最后的晚餐》的浮雕作品也有别于其他画作的风格,非常朴实,浅显易懂。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钟楼更加别具一格。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前往圣米格尔村得费点时间,一路都是红土,坑坑洼洼的,两边却绿意盎然。这不禁让我想起柬埔寨东部山区的景象,颇为相似。途中,马克发现了一只正巧落在路边木桩上的一种红头雕,喜欢动物的他立马叫出了它的名字(可惜听不懂),并让我赶快拍照,以后发给他。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路,马克都在担心哪里会封路。这不,刚进村就听到一阵喧闹声,赶紧停车,不敢再向前,而无知无畏的我却自顾自下车往人多的地方走去。起初以为有什么表演,后来发现是抗议集会。对此不感兴趣的我,径直穿过中心广场来到圣米格尔教堂面前。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用木材和土坯兴建的圣米格尔教堂,室内四壁绘有各种美丽的图案。该教堂由耶稣会传教士霍恩梅萨设计,建于1750年,是印第安与欧洲两种建筑风格的奇妙结合。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那天有村民正在维修大殿顶上的木梁,看得出这座教堂对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走出教堂,一支游行队伍在广场的西北边聚集,那里是所学校。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队伍中有些情绪激动的,想冲进去,被大门堵住。他们拼命拍打,大声喊叫着,人群中有人点响了炮仗,冒出一阵青烟。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队伍经过教堂来到广场的东南角,或站或坐,聚集在树下听前面一位年轻人的演讲。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只见他右手举话筒、挥舞左臂,慷慨激昂地说着什么,人群中不时爆发出欢呼和鼓掌声。这位年轻人让我想起了切格瓦纳,不由激动起来。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而此时,马克却独自安静地坐在广场边一家餐馆的塑料椅上,过去问他为什么游行,他平静地回答道:“想让总统下台。”看来他已经见多不怪了。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我们在圣米格尔村呆的时间比较长,吃完中饭还休息了两小时,这让我有机会可以在村子里走走。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想当年,这片区域的每座教民村分别由两名神甫掌管,教民村中的印第安居民人口多达3000人,他们有的是被强行拉来的,也有的是自愿搬迁来的。当时,印第安人常被西班牙殖民者和葡萄牙贩奴商人抓去贩运到郊外或银矿充当苦力,而他们只要呆在教民村就可避免这些危险。

教民村经济上实行自给自足,村中心地带是一个长方形的广场,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广场中央立有一个十字架,四个角落则分别设有小礼拜堂,印第安人的住宅从三面围绕着广场,剩下的一面则建有以教堂为主的公共设施,以及墓地、种植园、学校和从事劳作的有关设施。

实行自治管理的教民村根据教规严格制定出教民每天的活动日程。教民每天主要的活动内容是祈祷和劳作,除举行祭祀活动外,教民每天都要始终如一地照教规行事。

或许是由于耶稣会在西班牙殖民地的影响日益深入人心,成为西班牙国王的一块心病,致使国王于1767年下令将所有的耶稣会传教士赶出新大陆。此后,奇基托斯谷地中的教民村大多由政府官员接管。1825年,随着玻利维亚的独立,教民村的历史从此画上了句号。

如今的小村宁静、安详,住着许多从高原搬迁过来的高地人,他们的拿手绝活是手工刻制木雕。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马克趁我参观教堂的空档,四处搜寻这些木雕作品,最后终于挑到一个“虎”的木雕,爱不释手。

下午我们回到San Ignacio de Velasco,顺便参观了这里的教堂,一座新建的教堂。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下一站是康塞普西翁。刚上车,便得知一个坏消息。马克听当地人说村口要封路,直到傍晚6点。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马克决定开过去看看。5分钟后,远远望见前方收费站被一排摩托车挡住去路,只能停车等待。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我上前拍照,人群中站出一位女士,说是一小时后结束封路。很快,两边的大车小车排成了长龙。为了让总统下台,倒霉的最终还是老百姓。后来听马克说,我们这次还算幸运,如果碰到高地人封路就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了。他们非常团结,组织性强,光靠嘴里嚼上几片古柯叶就能坚持23天。

下午近7点赶到康塞普西翁,入住旅馆。这次马克给我选了一间有热水的房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晚上找了家烤鸡店,乡下的土鸡真好吃!

222日,在旅馆吃完早餐,来到中心广场。首先参观博物馆,里面收藏的圣母、耶稣的木雕作品惟妙惟肖。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这座修复过的教堂里面也有许多木刻浮雕,大多在椅背上,非常形象、生动。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最后来到圣弗郎西斯科·萨维耶尔村,这里是最古老的传道区,建于1691年,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教堂无疑也是最古老的。教堂前有个下沉式小广场,两边有用石块砌成的三层看台。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进门处外壁同样饰有漂亮的图案,只是色彩不如之前参观的教堂那么艳丽,却也够精致的。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内部墙上还有许多褪色的美丽图案,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而木梁、木柱则是白底浅咖啡色浮雕和图案,令人眼前一亮。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祭坛上的几幅浮雕作品生动展现了当年传教士在南美大陆给印第安人传教的故事。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

参观完6个村落6座教堂后,中午我们启程返回圣克鲁斯。尽管这次错过了圣何塞-德奇基托斯,以及那里的一座独一无二的石头砌成的教堂,耶稣会传教区二日游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参观到6座教堂还是心满意足的,同时也为自己最终的决定而感到庆幸。

下午,在离圣克鲁斯还有20多公里的小镇吃了中饭,3点多赶到马克位于圣克鲁斯市中心的那家旅行社门店,他妻子抱着儿子在门口等着呢。一进办公室,马克便迫不及待抱起儿子一通亲吻,我这才意识到离开的这两天,他有多么想念儿子。马克的办公室看上去也就10多平米,三张办公桌已挤得满满当当,一切东西都是那么老旧、灰蒙蒙的。墙上挂着老式相机,桌上的台式电脑屏幕一直循环放着动物的照片,马克说都是他拍的。他的旅行社主要组织丛林游,说话间来了两位德国女孩,她们就是来报名参加丛林游的。办公室隔壁还有一间,是他们夫妇的休息室。孩子他妈是马克的第二任妻子,她给我泡茶、准备水果,非常友善。

    傍晚6点,马克开车送我去机场,同行的还有他妻子和儿子。临别时希望他们以后来上海玩,不料马克当即回了句:“不可能。没那么多钱。”
    当晚飞抵拉巴斯,后经利马、墨西哥城,于2月25日顺利回到上海。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去瑞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