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脸-
白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3,241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拍 烟 盒

(2006-04-14 11:40:21)

 

                                                         

三十年前,拍烟盒作为一种极其时尚的游戏风靡于北京,当时不管是大街、胡同、或者是楼道、厕所都会有一群群的小孩蹲在地上,围成一个圈,孜孜不倦地拍着、扇着。所谓拍烟盒,就是把香烟的包装纸叠成长方形,按着香烟的档次把烟盒划分成:梭了屁、小迪、中迪、大迪等级别,一帮小孩子聚到一起,谁出得最大谁先拍。游戏规定把一撂烟盒拍成“全过”、“剩一”什么的,谁先按要求拍对了,所有的烟盒就归谁。我觉得,作为这项游戏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清洁工人,因为大量的烟盒都变废为宝,所以大大地减轻了他们的工作量,而且由于北京城的男孩每天努力的在地上扇或拍,致使街道和胡同都异常的干净,根本就用不着扫。

我作为一名有着远大理想和抱负的男孩,也毅然地投入到拍烟盒的行列中去。但是,不久我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它导致我在拍烟盒这项事业上进展缓慢,那就是我爸不抽烟,看着别的小朋友又从家长那里获得了新的烟盒,我忌妒得要命。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决定跟我爸摊牌,我给了两条路让我爸挑(一)让他开始抽烟,(二)让我妈给我换一个抽烟的老爸。结果我爸也给我开出了两条路(一)要么跪三个小时搓板儿,(二)要么挨十下皮带。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想别的办法,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一共要经过四十九个院儿。如果按平均每个院儿有五户人家算的话,那么就是二百四十五户人家。二百四十五户人家,就应该有二百四十五个垃圾筐,所以每天在这二百四十五个垃圾筐里捡烟盒。就成了我一项必修的功课。短短的几百米路,我往往要走上半个多小时。如果能捡到一张高档烟盒,我觉得比得了双百还要高兴。当然,困难也是有的,有一次,为了捡一个“卡特”的高级烟盒,我在垃圾筐旁跟一条狗肉搏了二十分钟,丫肯定是把我当成跟丫抢骨头的了。

几年烟盒拍下来,我的意志品质受到了极大的锻炼,基本上能做到:得而不喜、失而不忧、荣辱不惊、处世不乱。而且通过烟盒这个媒介,我结识了不少哥们儿,使我在学校以高票当选了大队长。

      前几天在街上被人喊住,来人道:“怎么着白脸儿?不认识哥们儿啦?”我看着眼前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不敢确认。来人又道:“我就住在女厕所旁边那个院。”我恍然道:“噢,小六子,你爸过去就抽礼花烟对吧?”对方一脸愕然:“我操,你丫连这都记着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爆  竹
后一篇:洋  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