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9,092
  • 关注人气:49,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批评档案——文学症候的多重阐释》,吴子林 著,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出版

(2016-08-06 15:33:56)
标签:

批评档案

文学问题

吴子林

中国社科院

文学评论

分类: 安琪收藏

《批评档案——文学症候的多重阐释》,吴子林 著,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出版

 

目 录

 

诗人:人间的“安泰”

——杨骚诗论蠡测

对话:金圣叹评点与英美新批评

“症候阅读”

——金圣叹“独恶宋江”与“腰斩”《水浒》新论

女性主义视野中的“身体写作”

文学终结论”刍议

对于“文学性扩张”的质疑

——兼论文艺学的边界问题

图像时代文学的命运

——以影视与文学的关系为个案

玄幻小说的文化面相

文艺学研究的一种可能向度

——以文学批评家胡河清为例

重回叙拉古?

——论文学“超轶政治”之可能

唯一有价值的就是拥有活力的灵魂

——讲述“中国故事”的方法或主义

菲洛克忒忒斯的神弓

——当代文学批评的歧途与未来

 

 

自 序

 

这些年驰骋学界,总有不少朋友问我本科毕业于何所大学,此情形与今日毕业生就业用人单位必先询问其出身颇为相似。我坦言告之福建漳州师范学院(现改名为“闽南师范大学”),朋友们往往诧异不已。因为我的母校非重点大学,我的出身何其卑微也!于是,有人惊呼奇迹,有人深表敬佩。可是,这一切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惊可叹,因为自己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其中甘苦自知,自然之至。若说有什么奇迹,那就是大一开学不久发生的一次刻骨铭心神秘体验

我是19899月入学的,是漳州师院中文系第二届本科生。起初我的愿望是做一名律师,内在的冲动自然是当时看了不少电视剧的缘故,看见那些律师在法庭上雄辩如滔滔江水,下面听众则掌声雷动,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艳羡不已。于是,高考报志愿时就填报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学专业。谁也没有想到,高考成绩一揭晓,自己都傻了,当年数学只得了80几分(满分120),较之自己平时的水准降了20余分。虽说总分上了本二线,但心里便已明白西南政法大学是上不成了,只有等候发落的份,因为填报志愿时自己写了愿意接受调配。那段日子简直是煎熬,我大哥其时已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攻读硕士,暑期回来得知我的成绩,失望得不说一句话。这也难怪,我在县一中文科班里一直是名列前茅的,最高记录是整个年段第四名,在班上一般是第二名。高考前后的落差也实在忒大了!我此次高考之败落,用我大哥的话说,犹如发生了一场地震

世事难料,紧接着发生了第二场地震。我终于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拆开一看傻了眼:自己居然被漳州师范学院给录取了,而专业居然是中文系。这学校,这专业,对于当时的我确是闻所未闻的。年迈的老父亲过来询问了,我有气无力地告诉他,他误以为是漳州司法学院,非常高兴地说:好啊,这学校还可以。我纠正了他的误解,老父亲也傻了眼,不过还是安慰了我:没办法了,你就先去念吧。反正毕业了有份工作,也不错。现在年轻一代肯定不知道1980年代的情形:尽管被称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教师的职业其实是最不受欢迎的:一者教师的社会地位不高,属被歧视之列;二者教师待遇极差,开白条拖欠教师工资是常有的事。以是之故,每年高考,填报师范类的考生都不多。为了完成招生指标,只好抓壮丁了,即凡是填写愿意接受调配的,一律收入囊中。我当时对此一无所知,无意中就成了壮丁之一了——真是阴差阳错!

当大哥听到我被漳州师院录取的消息时,往床上一躺,颓然地说:你的高考不亚于一场地震啊!过了一会,大哥直起了身,对我说:算了,就这样吧一切从零开始,进大学后认真学习,准备四年后考研究生!大哥一直就是我崇拜的偶像,1982年他以全县高考理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厦门大学化学系1987年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1965917日,该研究所首次人工合成胰岛素,轰动了世界——攻读硕士学位。因此,不瞒大家说,还没有进大学的校门,我就下定了考研的决心。

在酷暑中,我终于踏入漳州师范学院的校门了。在同班同学的记忆里,我当时又黑又瘦,拖了双薄得剩层皮的拖鞋,披了条浸透汗水的毛巾去报到。在我自己的记忆里,刚下接待新生的校车,就看到了当时逼仄的小校门,还有一栋与中学无异的教学楼,心里顿时就凉了:这就是大学呀?前几年自己到过厦门大学,就暗暗发誓以后上个比它更好的大学,可如今……唉!在慌乱中办完了入学手续,便是学前教育了。老实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中文系为何物,仅知道自己的中学老师都是从师范类大学出来的,便顾名思义地以为中文系就是培养中学语文教师的专业。当辅导员告知中国汉语言文学简称中文时,自己终于豁然开朗了,于是开始恨自己的无知,觉得应以如饥似渴的端正态度好好学习。

学前教育后,紧接着是一个月的军训。在焦虑和等待中,终于开始上课了。一个个老师轮番上了讲台,说实话,除了我国著名的杜诗研究专家林继中教授(我国恢复学位制度之后的第一批十八位博士之一,山东大学唐诗研究泰斗级专家萧涤非先生的关门弟子)和西方文论专家刘庆璋教授(我的“发现者”和启蒙恩师)的课程外,一些课程现在想来基本已没有什么印象了。非要说有的话,那只有四个字,照本宣科(后来,自己也当过大学教师,知道这是教学与科研没有贯通或统一起来的结果)。那教学效果真是可想而知:学生们坐得东倒西歪,或窃窃私语,或铺了象棋厮杀,或趴课桌入睡,乃至黄河泛滥”……那时,唯一可期待的就是下课后冲食堂!以是之故,我们私底下称自己学校为吃饭学院。有时,有的同学干脆连上课也不去了,就在宿舍酣睡,上午睡到九点,下午睡到三点。这样,自己的学校又有了个雅称——“九三学社。在这种氛围下,自己真是困窘不已:四年后得考研呢,怎么办?是随波逐流还是我行我素,闯出路?可是,路又在何方呢?……显然,想从照本宣科的老师那里得到帮助是不可能的。

这时,我想起了图书馆。那是由若干塑钢搭起来的一个简易房,分为开架书库和闭架书库两部分,当时藏书量约为30万左右。记得林继中教授给我们上课时说过,你们不要嫌它小,大学四年里能读个5%10%,就不得了啦。怀着这份念想,我终于跨入了书库。

起初,我基本是借一本随即还一本,一个礼拜往返图书馆两三次,因为大一的我实在是看不懂。如,王元化先生的名著《文心雕龙创作论》,自己才翻了两三页就看不下去了——回想起来,当时的知识储备太少了,现在看起来津津有味。看不懂就还,还了再借。图书馆的管理人员也渐渐跟自己熟了,不时也会热心推荐些畅销书。就在这来来回回中,我借到了马莹伯先生的《别、车、杜文艺思想论稿》(文化艺术出版社1986年版)。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是俄国19世纪著名的文学批评家、美学家,他们的文学评论与美学思想在俄国文学史上起过巨大的作用,推动了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进一步发展。马莹伯先生在论及每一批评家时,首先都扼要地介绍他们的生平和思想,然后抓住其文学理论和批评方面的若干要害问题展开论述,使读者对他们在文论与批评领域的成就、贡献和特色,能获得较为明晰的认识。其中,谈到别林斯基敏锐地发掘了普希金、克雷洛夫格里鲍耶多夫、果戈理、赫尔岑、冈察洛夫、屠格涅夫、涅克拉索夫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一批作家,并对他们的作品予以热情的评论,及时地总结其经验和成就,对俄国文学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指导性作用。当读到这里时,我感觉眼前一亮,原来文学的事业可以如此辉煌呀!一瞬间,沉寂已久的满腔血液沸腾起来了,仿佛一条未来的路在眼前次第铺开了。一代文豪歌德曾这样谈到自己读莎士比亚作品时的感受他说

当我读完他的第一个剧本时,我好像一个生来盲目的人,由于神手一指而突然就是天光。我认识到,我极其强烈地感到我的生存得到了无限度的扩展。

我读到马莹伯先生的《别、车、杜文艺思想论稿》时,所产生的也是样的体验。于是,便如饥似渴地读起来,一边读一边做读书卡片。这本书读完了,我就到图书馆找来了别、车、杜的著作书读完了,也就明白了作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日后可以做什么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当时,自己真的掐指一算,知道我是属于21世纪的,我的理想是成为“21世纪中国的文学理论家、批评家,做中国的别林斯基。这就是我当时的远大目标。我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实现这个理想,但可以说现在正朝着这个理想靠近。只要不断地靠近目标,应该说就是成功了。因为理想完全实现了就不是理想了,而是现实。理想的实现不是简单的事,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必然结果。现在自己已过不惑之年,如果说有什么成绩聊以自慰,首先应归功于此书的启蒙。这次启蒙彻底改造了我,让我感到有一种力量在牵引自己,让我感觉到自己所从属的世界,我的生活由此充实起来、丰盈起来……

在此后的四年里,我成了班上为数不多的另类:一心埋头那些一般人不愿读、不想读的理论著作——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美学和中西文论,疯狂地做读书笔记(1993年毕业离校前统计了一下,四年里借阅了百来本理论著作,做了三、四十万字的读书卡片、摘要);为了一个学术观点,可以在课堂上与老师争得面红耳赤;当别人为当上班干部、学生会干部,为每年度的优秀奖学金鏖战时,自己奉行六十分万岁,六十一分浪费原则,淡然处之。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就是那童话里的丑小鸭,特立独行的丑小鸭。不仅自己没有想到,许多老师和同学也没有想到,若干年后,这只丑小鸭到了北京,博士毕业后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在文艺学研究领域耕耘着,奋斗着,为了当初年少轻狂的远大目标。这么说完全没有自我陶醉的意思,我想表明的是: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充满了未知的可能,在人生的历程中,一件小事,一本书,一个人,都有可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二十年前的个人阅读史中,与别林斯基的神秘遭遇就彻底改变了我。

法国思想家史怀泽(18751965)说过:人应尽可能地发展自己的所有能力,并应用尽可能广泛的物质和精神自由,为真诚地对待自己,同情及帮助周围所有的生命而努力。人应严肃地对待自己,应始终牢记自己所负的一切责任。

为此,我们应当经常倾听一下自己的生命在说什么,它的真正的需要是什么,怎样的状态才是它感到最舒服的状态。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有严肃的责任心,对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严肃的考虑。这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尊重。

收入本书的十一篇文章是我行走在文学批评之路的一个纪录,故名之曰“批评档案”。

是为序。

 

 

 

这部文集收录的批评、论争的文章基本按撰写、发表的时间先后排列,时间跨度20年左右。它们记载了我不断尝试、探索的思想与学术历程,当然,也呈现了我的文学批评之梦。衷心希望得到读者、同行们的批评指正!

感谢我的挚友、《北京文学》副主编师力斌先生,由于他的热情邀请加盟,使拙著得以在北京印行面世。感谢本书的责任编辑史会美老师,由于她细致、认真的工作,不少错讹之处得以一一纠正。同时,也感谢多年来支持我的期刊编辑界的诸多同仁好友,由于你们的热情帮助和鼓励,我才一直坚持耕耘,努力至今。

时尚如潮,在这个让人迷惑的“微时代”,那些僵硬、浮杂、夸张、扰攘的东西终会逝去,而“生命的学问”永在!

 

吴子林                                             

2016316日北京

 

 《批评档案——文学症候的多重阐释》,吴子林 著,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出版

《批评档案——文学症候的多重阐释》,吴子林 著,中国言实出版社2016年出版

吴子林,1969年生,福建连城人,文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文学评论》编辑部编审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理事巴赫金研究会秘书长叙事学研究分会副会长主要致力于中国古代文论、文学基本理论、中西比较诗学及中国当代文学理论的研究与批评已在《文学评论》《文艺理论研究》《小说评论》《文艺争鸣》等发表学术论文一百余篇篇次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复印、转载。专著有《自律与他律——中国现当代文学论争中的理论问题》(合著)《经典再生产——金圣叹小说评点的文化透视》《中西文论思想识略《文学问题:后理论时代的文学景观》《童庆炳评传》《文学瞽论》(即出)《20世纪中国文学史通论》第6(即出)等;另有《艺术终结论》《教育,整个生命投入的事业——童庆炳教育思想文萃等编著30余部,诗歌散文随笔若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