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民李宏志
小民李宏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1,698
  • 关注人气: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秋月,给您照亮回家的路!

(2007-09-28 11:27:39)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情感故事

中秋月

照亮

回家

分类: 散文
 

不 觉 玉 兔 悬,

一 度 月 儿 圆。

醉 目 凝 芳 树,

泪 雨 化 飞 泉。

中 天 星 正 灿,

把 酒 叹 难 全。

此 际 遥 相 祝,

天 国 亦 梦 炫。


 

http://img64.pp.sohu.com/images/blog/2007/3/2/16/21/111a849a737.jpg

 

        又是一个仲秋。父亲,这是您远足后的第十三个中秋月没有同家人在一起共赏了,父亲,您可真的忍心!想说的话太多,反倒没有了述说的欲望。折腾出去年旧文,以示对父亲思念之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上多了一项特异功能,真的,只要想,晚上梦中,父亲就一定会来与我相见的。父亲每次的来,都显得有些仓促甚至害羞,像是仙家不扰尘世的样子,总是在我特别特别需要时,才显现。而他尽全力给予我的,可能只是一点点精神上的安慰。足矣!因为对我来说,这一切,就像我赤裸裸来到世间并在他的庇护下成长为男子汉一样,不是依赖,也是依靠,只要能让我在心里呼唤着你,我就知足,我是那么需要你,哪怕是你早已不在人世!

        父亲,又要到仲秋了,我知道,这时候,你一定会来的很勤很勤的。昨天晚上,你是在我若睡若醒时回来的,一到,先把我搂定,憋得我快要窒息了,才笑嘻嘻地自顾自地坐在好像他最应该坐的地方。本来,想见你,白天夜里,我都头拱地般的愿意呀,可是,真的面对你,我又无话可说了。甚至想,这,当真就是我的父亲吗?

       按时下的话讲,父亲可是很酷很帅、很幽默甚至很幽雅的小老头呀!上世纪1994年的4月9日,他不顾家人扯肝撕肺、呼天抢地的哭号,非要远足不可时,才不到五十五岁,精神的很啊。眼前的他,还是深深铭记在我心底的旧模样。笔挺的藏青色中山装,说不上多么落伍,但却多少觉得有些不“与时俱进”。而最让我不能相信的,以往大事小情都愿意找他“咨询”,和他处得有如朋友般的我,这会儿,竞然想对他说,你能让曾和我手拉手相对小酌、唠嗑的父亲回来吗?可是,我明知道,他只是我幻化中的父亲。因为,在我最需要男人般的安慰时,除了他,谁还能在这时候看我来,也只有他了,我的亲亲的父亲。

       父亲,我知道,您也是很惦念我的。您走后的头几年里,我在街上骑车突然想起您,都会泪流满面呀,在单位上,会无故伏案大哭。甚至,为此家人带我看过心理医生。父亲,记得我当兵回来和你过的第一个仲秋吗?那次,你亲手为我倒上了满满一大杯子的白酒,你说,我儿终于长大了,可以和老爸坐在一起喝酒了。那天,你和我如同兄弟一般,从月上树梢直喝到月升高空!你醉了,我也醉了,但是,那次我们醉得多么的幸福,那次的醉,至今仍在温暖着我的心!父亲呀,那年的仲秋,我们就永远那样的醉下去,有多么好!

        父亲,你知道吗,多少次梦见你,多少次为了验证你的存在,我在梦里甚至用手捏了你的身子,那是有血有肉的啊,和我小时候你抱我时一样的真实而又温暖!父亲比我大二十几岁吧,我没计算过。以前我真的没有细想这方面的事。如果是现在,我肯定会和他成为人世间最知心、最铁的朋友的。就象那句老话,“多年父子成兄弟”。我现在的好朋友中,上有大我三十岁的,下有小我二十岁的,但在一起,我们真好像是同龄人哩。

       父亲,我知道你来到我的面前,只是一个影子,或者说,是一个灵魂。因思念,我就对你的载体忽略不计了。我霸道地想,只要我要你,你必须以任何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可以是冬天的雪花,可以是秋季的碌蚁。但,不管你以何种状态显现,我都会一眼认出您的。父亲,在我思念您的时候,夏日里突然飞来的一只蛾儿,我都绝不会伤害的啊,万一,是您的变化呢!父亲,无论在我的心里还是在我的梦中,只要能见到您,真的,又何必在意什么场合和形式呀。

       父亲,你还记得吗?一次仲秋的晚上,我和家人陪完母亲,自己一个人骑车几十里,来和你一起赏月。其实,那个仲秋不知为什么天那么黑,几乎没看见圆圆的月亮,父亲,我坐在您的墓碑旁,听着被秋风吹得哗哗作响的一树叶子及正不断往下掉的叶片,心境猛然生出一种近乎于飘零落叶的悲凉!生命总会消亡,它不过如树上的一枚叶子。人的生命就像树上的叶子,那是一面面张扬生命的旗帜。叶子生命短促,从初绽到喷发新绿,凝浓滴翠,直至叶脉干涸,叶片枯萎,显得那么匆忙,飘落得那么无奈。对于树而言,总是这么新芽催陈叶,陈叶恋树枝。父亲,知道此时我是怎么想的吗?可能你也这样思考过但从未同我说起。父亲,其实我就是您身后那片把您催黄逼落的正绿得滋润的叶子呀。您给了我生命,而我却是命中注定在人生路上不断催您变老,最后又亲手埋葬了您的那个人呵。父亲,现在我也做了父亲,我的女儿虽然才学会走人生的第一步路,可她终究会飞似地成长起来的,她也是我身后的一季新绿。我踏着满地的枯叶,如同踩着飘零的岁月。生命就像这纷纷扬扬的落叶,遵照大地的嘱托,风将它轻轻摇落,然后,在大地的怀抱里消融、化解。然而,叶子落了树还在。站在秋日的旷野里,赤裸的生命被凝炼成一个悲壮的符号。当下一个春天来时,颗颗嫩芽以叶的名义告诉这世界,生命已从冬天凯旋。

       在那个仲秋的夜里,我久久徘徊在父亲的墓旁,行走在枯叶上,脚上发出漱漱的响声,漫无边际的思绪,如同满地金黄的枯叶。于是,思接百年,我好像读懂了泰戈尔那句话: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落叶之静美。是的,父亲,人生是短暂的,正如天上的月亮,却是每天都让人期待的。父亲,今年的仲秋,儿子送您一首诗做礼物吧,请您笑纳之,也请中秋月,照亮您回家的路!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