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96,175
  • 关注人气:66,1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五 : 看风景的是谁

(2013-12-11 10:59:57)
标签:

佛教文化

时代文化

分类: 寺院报道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五

 看风景的是谁

 

    此次欧洲参访的正式行程是始于昔日的“欧洲之都”——里斯本,一个承载着历史的繁华与荣光的城市。当我们踌躇满志、斗志昂扬准备参访时,开篇的行程却是观光。“荆棘丛中下脚易,月明帘下转身难”,这看起来的好事,对背负着重重期许的我们来说,却变成了艰难的陷阱。

 

种种皆颠倒

    因为签证的波折,临近出发前一个月,才确定在原本不在参访计划中的葡萄牙入境,加之签证诸多事宜,在葡萄牙的很多联络工作都没来得及进行。而如Jorge Pedreira先生昨晚所说,周末也不方便安排交流。种种因缘所致,这两天的行程只能安排观光名胜了。

    早上七点,按照悟光法师昨晚确定的原则,大家集合缘念,皈依发心,并宣导当日行程。当诵起熟悉的《心经》时,虽然身在里斯本,但我们的心又回到了中国,回到了北京,回到了龙泉寺。

nEO_IMG_晨起缘念

晨起缘念

 

 

    葡萄牙本土位于欧洲伊比利亚半岛西南尽头,西部和南部是大西洋的海岸,唯一相接的国家是西班牙,海岸线长八百多公里。在15、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作为海上霸主,与西班牙并列为欧洲最富庶强大的国家,而里斯本作为葡萄牙首都和第一大港口,更是繁盛荣耀一时,被称为“欧洲之都”。

    受大西洋暖流影响,葡萄牙冬不结冰,夏不炎热,全年大部分时间风和日丽,温暖如春。上午八点,里斯本安住于一片宁静之中,街上几乎没有人,偶尔穿行的车更显此时的静谧。太阳即将升起,天空是通体纯净的蓝色,唯有与晨光相接处才晕出淡淡的玫瑰色,空气清新爽洁,天气不冷不热——在北京,只有在凤凰岭才得见的晨曦美景,在里斯本市中心就可轻易见到。

 

nEO_IMG_里斯本的晨曦美景

里斯本的晨曦美景

 

 

    在参访团此次拟定的目标中,“考察当地风土人情”是最后一个。我们乘上大巴出发时,悟光法师特意强调说:“今天我们算是参访名胜。在我们此次的目标排序中,参观名胜是最后一个,现在却一下跑到最前头,这叫一切种种皆颠倒。所以,在参访的过程中,不单要去体悟历史给我们带来的种种启示,还要体悟一切种种皆颠倒的佛法。”

 

 

事事皆无常

    我们上午到里斯本的老城区阿尔法玛(Alfama)区参观。在大巴上往外眺望,路边的现代建筑很少,大部分是精巧的欧式建筑。虽然样式古老,但外观颜色却是格外新鲜,粉红、翆绿、鹅黄……在灿烂阳光下,散发着一种热烈的气息,“当音乐和传说都已沉默时,建筑却还在歌唱”,想来这里的人也很热情。运行了一百多年的黄色有轨电车,还在交错的老街上穿梭。据刘导说,因为老城区道路狭窄,大的公车过不去,而有轨电车小巧、方便,就一直保留了下来,不仅供观光使用,也是老百姓出行代步工具。电车保持着一百年前的造型,车体、车厢还是木结构,在棋盘交错的电线下,在电车的当当声中,仿佛进入了历史的轨道。

 

nEO_IMG_鲜艳的建筑

鲜艳的建筑

 

nEO_IMG_有轨电车

有轨电车

 

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五 <wbr>: <wbr>看风景的是谁

老城墙

 

nEO_IMG_古老的居住区

古老的居住区

 

 

    在行车的间歇,刘导教我们简单的葡萄牙语,“早上好”“谢谢”。“谢谢是比较有用的词,葡萄牙语分为阴性和阳性,男众、女众说谢谢用词是不同的。”大家开始随着刘导“牙牙学语”,一时车上都是葡萄牙语“谢谢”的声音。“学会两句话,走遍葡萄牙都不怕”。看来,学会感恩,到哪里都是通用的法则。

    随着刘导介绍里斯本的一次巨大灾难,眼前安宁而美好的一切突然陷落。1755年,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地震袭击了里斯本,金碧辉煌的城市以及大航海时代的珍贵资料,都在地震中毁于一旦。在刘导的描述中,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时刻,宛在眼前。1755年11月1日清晨,太阳高照,晴空万里,往日喧闹、繁忙的里斯本却安静至极,因为这天是万圣节,天主教徒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人们一定要去教堂做弥撒。大约在九点二十分,就在主祭神父的问候词还未说完,突然整个教堂就像巨浪中的船舶摇摆起来……地震发生后,很多人逃到特茹河两岸的开阔地带,庆幸逃过一难。但这次地震的震中不在陆地,而在大西洋,地震又引发了海啸,通过特茹河入海口涌入陆地,掀起了约高达20米的巨浪。当时逃到河岸的人,看到巨浪扑来,却没时间躲避……因为是万圣节,家家户户都点上了蜡烛,而这却又成为火灾的诱因,彻天的大火在城中持续了五天五夜。很难想象,在水火之中,在残垣和瓦砾之间,留下了多少痛彻心扉的哭泣和来不及述说的告别。大地震让葡萄牙国力严重下降,殖民帝国从此衰落。

    再繁华也是无常,原来眼前的这些建筑并不如我想象中般古老,大部分都是1755年之后修建的。此时大巴穿过无花果广场,进入一个狭窄的街道,刘导继续讲解:“这是里斯本低洼区,地震时全部被淹没了。1755年地震之后,约瑟一世国王命令彭波侯爵重新建设里斯本,按棋盘式格局重新修建。” 重建让里斯本浴火重生,还带来了宽阔的大马路、宏伟的广场和人行道,与地震遗留下来的古建筑融合在一起,一个别具风貌的新里斯本出现了。无常并非是惨烈与痛苦的代表词,师父曾说:“所有的一切都是能够改变的。改变才会越来越好,没有不变,只有改变。无常就是变化,要让它变得越来越好。如果我们没有主动的变化,被动的变化会越来越糟糕。”

 

 

处处即学问

    里斯本号称“七丘城”,最初就是建立在七个山丘之上。大巴沿着狭窄的山坡驶向里斯本大教堂。在欧洲参观,第一就要去看教堂,就像在中国旅游,名山大川中的寺院是必去的一样。从中世纪以来,欧洲对于基督教的尊崇,化为了对教堂建筑的精雕细琢,而基督教与欧洲政治、历史、文化的紧密联系,也赋予了教堂分外丰富的内涵。

    座落在斜坡上的里斯本大教堂,还未走近,就予人厚重的感觉,石头外墙痕迹斑斑,一看就知历史悠远。这是我们到欧洲之后,见到的第一座天主教教堂。但这座教堂看起来与普通的教堂不太一样,正面还有两个塔楼,上面建有射箭口,外观也很杂糅,既有着沉重、敦厚的罗马式外形,但墙上又镶嵌着哥特式的巨大玫瑰花窗,大门却是繁复华丽的巴洛克风格——这些分别都是不同时期的教堂建筑风格。这样“复杂”的外表,正好折射出里斯本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

 

nEO_IMG_里斯本大教堂

里斯本大教堂

 

 

    最早居住在此的是腓尼基人和迦太基人,里斯本这个词就是来自于腓尼基语,意为“良港”。公元前205年罗马人到此定居,到了八世纪,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开始统治欧洲,里斯本大教堂的前身就是一座清真寺。1147年,葡萄牙开国国王唐·阿方索赶走摩尔人后,将其改建为里斯本最早的教堂。摩尔人虽然被赶走,但还常来骚扰,所以教堂上建有塔楼作为防御性工事。承接过多个民族的足迹,接受过多种文化的熏染,里斯本的这种融合性和开放性,也许是在大航海时代,让其成为航海探险中心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教堂门口站满了人,很多当地人穿着正装,在此三三两两地交谈。走进大教堂,蓝天白云突然消失,仿似进入了夜空,灯光很幽暗,在墙壁的高处才有玫瑰花窗,瑰丽的光影斑驳陆离,高耸的穹顶向上极力地延伸着,站在底部的我,感觉非常渺小。这里正要举行一个宗教仪式,今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很多人带着小孩子一起来参加。在祭坛的一旁,坐着两排穿着玫紫色礼服的小朋友,好奇地四处张望。管风琴悠扬的琴声在室内回旋,百合花编就的烛台燃着白色的蜡烛,充溢着一种神圣的氛围。在进口处,摆着几张宣传画,上面画着孩童扮成的天使,看来都是专门为儿童节准备的。

 

nEO_IMG_向上发展的穹顶

向上发展的穹顶

 

nEO_IMG_前来做礼拜的人

前来做礼拜的人

 

nEO_IMG_参加仪式的小朋友

参加仪式的小朋友

 

nEO_IMG_石头路

石头路

 

 

    因为时间的缘故,我们在大教堂只能稍作停留。走出大教堂,我们沿着山坡步行到露西亚平台。路上,贤清法师说:“教堂的建筑与我们的寺院确实不一样,它往高处发展,像苍穹一样。”悟光法师说:“寺庙的大殿也很高,皇宫式的建筑。”贤清法师接着说:“是的,但我们是整体起来的,但他们这是特意向高处发展。”悟光法师说:“因为要上天堂。”一路上,很多人都在朝法师这边张望,悟光法师笑着说:“我们变成旅游景点了。”法师接着问刘导:“出家人在这里少吧?我们在教堂里面的时候,大家都在看我们,不看教堂了。”刘导说:“比较少。”法师笑着说:“本来是我们看别人的,现在变成别人看我们了。”石头路的颜色虽然深邃,但经过岁月的打磨,带上了闪闪的光彩。悟光法师说:“这里还是石头路呢。”刘导说:“他们跟国内的观念不一样,喜欢留着老东西。老城区基本都是这样的石头路。”

 

 

各各无不同

    位于露西亚教堂旁边的露西亚平台,是一个观景平台,里斯本下城、上城的景色可由此尽收眼底。“看到海了!”我们看到的“海”实际是一条河——特茹河(Tejo),起源于西班牙,穿过葡萄牙,向西15公里流入大西洋。眼前粼粼的特茹河有着海一般的蔚蓝颜色,难怪我们误以为是海。刘导说:“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一江春水向东流’,在葡萄牙要改为‘一江春水向西流’。”说的就是特茹河是西流入海。从平台往下望,特茹河边的山丘上层层叠叠都是红瓦白墙的老房子,与蓝色的河水融成了一幅画。刘导介绍说,“地震前,这里是达官显贵居住的地方,但因为是低洼区,在地震中损失巨大,他们就都搬走了。”

 

nEO_IMG_特茹河美景

特茹河美景

 

 

    我们随后拐到瞭望台边的一个走廊,里面有现场作画售卖和演奏乐曲的艺人,他们看上去都是悠然自得的样子。出了走廊,刘导带我们走到了露西亚教堂的侧墙边,墙壁上有两幅蓝色的瓷砖画。“在葡萄牙,会看到很多这样的瓷砖画。瓷砖画技术最早来自于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攻占伊比利亚半岛,带来了制瓷的技术。”墙上的两幅画,一幅是表现1147年阿方索攻占里斯本的场景。在这场战役中,涌现出一位英雄马丁·莫尼士,当摩尔人要把城门关上时,他用身体堵住了城门。“现在,里斯本有一个地方就是以马丁·莫尼士来命名的,也是中国人聚居的地方,专门做小商品批发的。”刘导说。我好奇地问:“在里斯本的中国人多吗?”“全葡萄牙有三万人左右吧。”另外一幅瓷砖画描绘的是大地震前的皇宫,“15、16世纪,葡萄牙在海外有很多殖民地,像马来西亚、摩罗迦等,这些都是香料群岛。香料运回里斯本,就会卸货到皇宫前的广场,各国的客商就在此交易。”“在皇宫门前交易?”大家感觉惊讶。

 

nEO_IMG_瓷板画

瓷板画

 

 

   “法师,他会说中文!”当我们准备合影离开时,王硕匆匆跑来。原来旁边一位弹琴的老人,主动用中文跟她打招呼,“他说以前在德国上大学的时候,学过中国字,以前会写毛笔字。”悟光法师让王硕跟他结缘书签和光盘。老人拿到结缘品非常开心,弹琴一首以示感谢。我们在旁静静听他演奏,老人清瘦的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半长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一如手中弹出的悠扬而伤感的吉他声。

 

nEO_IMG_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的外国朋友

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的外国朋友

 

nEO_IMG_与卖艺老人结缘

与卖艺老人结缘

 

 

   “你好!”刚走出露西亚平台,又遇到一位葡萄牙小伙子,欢喜地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往下走!”我们顺着石头台阶一路往下,从建在山丘上的居民区穿行。错落的民居样式质朴,都是红瓦的顶,墙面上有斑斑剥落的痕迹,还有各式鲜艳的彩绘,浓浓的生活气息迎面扑来。刘导说:“这个区叫阿尔法玛区,里斯本最早有人集中居住的区域,现在还有很多人居住。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人没起床。”“十点还没起床?”悟光法师很好奇。“这里的人看起来很悠闲。”王硕说。

    “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还是穷人?”张龙问。“你还是没体会到颠倒。”法师的话很有禅机。我们走到一个台阶处,发现一栋粉绿色房子下部是一堵高高的石头墙。“这里原来是里斯本的城墙,后来房子都盖到这里了,就变成了房子的墙体了,等于房子少盖一面墙。”继续往下走,又发现一个新奇的东西,一堵墙上有两尾石刻的鱼,清水从鱼嘴中汩汩流出。“以前没有自来水,只有取水口。这就是取水口,下面还有。”

 

nEO_IMG_居民区中的取水口

居民区中的取水口

 

nEO_IMG_港口边的取水口

港口边的取水口

 

 

    我们下到山脚,顺着路往右走,很快到了一面墙,这就是刘导说的取水口。白色石墙上布满了顺流而下的黄色水渍,几个长方形的出水口上方有精致的船帆雕刻。刘导说:“当时城市里面的取水口不多,为了争水用,甚至出了人命。后来就将取水口进行了划分,有的是专门给黑人用的,有的是专门给白人女众用的,有的给白人男众用的。这个取水口临近里斯本港口,出海的船只就是在这里补给淡水。”从现在来看,取水还分黑人、白人,白人还分男众、女众的做法,简直是匪夷所思,但是在当时的因缘下,却是最好的选择。

  “上面是一个酒店,很漂亮。”听到刘导的话,我们都往上看。宾馆阳台上有一位女士,冲我们热情地打招呼。我们拿起相机时,她也给我们拍照。悟光法师笑着说:“对于他们来说,我们确实是老外。这里出家人很少,我们本来是不来的,阴差阳错就来了。”蒋晓旭接着说:“有因缘,三宝就来了。”法师点点头:“所以,我们在这里转一圈也挺好,结缘。”我说:“今天很多人跟我们打招呼。”法师说:“物以稀为贵。”我说:“他们都很友善。”法师点点头:“很好客。”

     原本是在里斯本参观的我们,却成为了葡萄牙人眼中的景色——确实如法师所言,一切种种皆颠倒。但这种颠倒究竟是好还是坏呢?答案还要我们在后面的行程中继续去寻找。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