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70,630
  • 关注人气:66,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念僧功德”系列之六十四:忆心路 报师恩(一)

(2012-05-02 14:25:24)
标签:

佛教文化

时代文化

现代弘法

博客精神

心路历程

修行感悟

人才培养

分类: 龙泉每日

●5月1日龙泉日记

“念僧功德”系列之六十四:

忆心路  报师恩(一)

编者按:清明节前一天,六位沙弥同学齐聚一堂,研讨、分享了自己在承担中成长的心路历程,从中体会师父培养人才的用心,并请禅兴法师总结开示。每个人的成长历程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甲:我感受到的,更多是道场整体的带动。

  几个阶段,刚上山,在客堂,负责挂单,而后开发客堂系统软件。进僧团之后在丁班作班委,盖东配楼,而后去学戒。印象比较深的是在客堂,我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概念或者说心相能够去培养。一个是主动性,一个是责任心,我们常说“发心承担”,这两点都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犯了很多很多的错误,当时知客师都很用心的拉拔,他说:“师父怎么引导我,我就怎么引导你们。”他自己做事很有动力,很有责任心,师父给他的教授他会去实践,与我们分享,让我感受到这个团体的活力,对我影响很大。

  开发那个软件,师父会在背后表扬表扬我,当然这会传到我耳朵里,觉得很受鼓励。

  盖楼的时候觉得受丁班团体的影响比较大,通过出坡劳动培福,培养凝聚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这都是师父给班导法师的教授,这对我的磨练也很大。刚开始不愿意干,到后来就干得很欢喜。

  现在专门学戒。师父很有魄力,让沙弥去学三大部,不是随便谁都能作这样的决定,也是有很大压力,但现在走过来,觉得很不可思议的。

  从承担到学修,我觉得还是共性的东西更多。都要有一种责任心,一种担当的心。否则天天看书,一头扎进文字里,学成什么样也很难讲。自己为什么要学?这要比较清楚。还有一个,依靠团体,大家共学共作,原来在丁班是一起干活,造共业,现在在戒学班大家一切研讨,印象比较深。将来这种和合的业力就非常重要,我们再到各个岗位上承担时能有一种凝聚力。

  乙(纠察师):今天有个同学早上没上殿,也没吃早饭,上午我给他留的饭,他也没吃,中午的时候他也没吃。是什么原因啊?因为昨天晚上下了晚殿我批评他了,说他的声音比较扰众,然后他给我反驳,我就说他说得比较严重,说你这种态度是要忏悔的。今天我就问贤书师,我向他问起昨天的事了。他说,你不要批评别人,你这个位置上说话份量非常重的。比如说,你拿一个香板,就会给大家一种无形的威摄力,大家每一个人心都会提起来,但你一旦拿这个香板去打某一个人,只要一动手,那么就完了,威摄力就没了。出家人和世间上不一样。

  最近经历了比较多的事情,发现,结一个违缘,那么一系列的顺缘都消失了。想起贤代师从南方回来的时候,那天晚上比较冷,我就说你冷不冷,把我的被子给他。就结了这么一个小的善缘,然后一系列的事情中感觉和他关系非常好,一直到他去学戒的时候。一个善缘不断地催生非常多的顺缘,一个违缘也同样地会催生出非常多的违缘。

  我一直想请益法师一个问题,我是怎么当上纠察的?是师父让我当的,还是选来选去选到了我?在我当执事之前,我在图书馆,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心路历程。一开始对法师特别地观过,很多世间的想法、习气、毛病,慢慢地在那个境界里磨,有一段时间就受不了,就跑了。我去找师父,说:“师父,我能不能到工地去?”师父说:“你去找贤才法师商量”,我说:“最近状态不好,想换个地方静静心”,师父说:“你去找贤才法师商量”,我说:“我能不能去工地历练历练?”师父说:“那你先去干一段吧。”我听不懂师父的意思,其实是想让我勇敢地面对境界。我找到禅兴法师说:“师父允许我去工地了,不过有点对不起贤才法师。” 禅兴法师说:“你对得起谁呀,我还得再找个人替你。”我又找贤才法师,说师父答应了,法师允许我去工地一个月。这算是造了一个比较重的恶业。一个月后法师要我回来,当时很不愿意,但也没办法。就在一个月到期的第三天,听师父早斋开示,心转了,决定要回来面对所有的境界。回去后用了半年的时间,努力地去配合法师,和同行善友配合,向他们学习。到最后在图书馆特别融洽,法师呀、同行善友呀,做事情等等,在那特别舒服,因为自己的障碍消除了很多。为什么能有这样的提升呢?用一个强猛的境界,逼着自己面对自己的烦恼,改自己的习气毛病。

  之前当准净人的时候在客堂,知客法师调教我很有方法。有一次,我去爬山,碰到一个女众,我没有什么意识就跟着一块儿去了,回来以后,他大发脾气,拍桌子,指着我,“你去打扫厕所”,然后我打扫了一个星期的厕所。有很多这样的小事情,一步步地通过对境时师长和同行善友的拉拔,让我对修道的概念树立起来,以前完全搞不清楚修行是怎么回事。

  说到同行善友,以前有一段时间很郁闷,贤攀师一直拉着我,分享师长的功德,分享贤逊师、贤书师的功德,分享他怎么和法师交流,向法师请益,得到特别大的启发。慢慢的,他就把我推到上位法师身边去,让我生起亲近他们的心。

  这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我想都是师父悲心愿力的体现,他建立道场,引导这些弟子们,通过一个氛围相互影响。师父拉拔上面的法师,上面的法师一层层带动,每个人都有一个对境,在这个对境中去承担,去成长,去修行,去体悟。不是学理论,而是生活中去修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心灵的成长。实际上我感觉这两年来,所有的成长、所有的进步都是和周围的同行善友有关,靠大家一点点的启发。我想这些功德都是因为师父。

  丙:从去年六月份来了一直到现在。我是这里面来得最晚的,经历也比较少,突击队干会儿,然后去了水电组,然后又回突击队了。在突击队的时候,特别想和大家一块儿干活,只要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重活抢着干。去了水电组,出现了一点波折,有些观过,那段时间我就老往突击队跑,最后又回到突出队去了。

  去年冬天贤立法师让我专门管寺里用水的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对寺里用水的情况也大体熟悉了,也能做了,但法师提出许多我的工作中不足的地方。法师对细节非常注意,而自己的心很粗,常常不能很好地理解法师的意思,按法师说的办好。也许是自己条件还不够吧。这个冬天,有一次大水包到云水堂的水管冻住了,贤立法师让我去用管子接起来,有八十多米长,好不容易找人接上了可以用水,应该没问题了。法师说水管漏水,让我拿盆子、水桶去接漏掉的水。大冬天,非常寒冷,我心里就想法师太会为难人了吧,不过还是做了,一干就是一天,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很是不乐意。过了一段时间,水用完了,需要再接管,这次由于上次的经验,产生了这么个不好的念头,就是不让法师知道,自己通过修改管路,完成了任务。虽然事情做好了,但是完全是按自己的习气来的,想想是自己害怕麻烦,不愿意接受师长的教授,其中也造了不少违缘。

还有一个境界就是,法师让我去水电组帮他们刷油漆。中午他们是一点半出坡,正好是拜忏,下午五点半收坡,那个时候正好是上晚殿。而我既想上晚殿,又想拜忏,心里很逆反。干到四点半就说,我有事先走了,他们不让走,但是我也跑掉了。后来我又跟法师说,能不能中午十二点半去出坡,干一段再回来拜忏。其实我没有考虑到其他的同学上午都很累,中午是需要休息的。大家当然不同意,但法师还是迁就了我,在这个过程中与同行造了很多违缘。随众上殿、拜佛固然重要,但我在工程部,安排我做的事情就是出于寺院整体的需要,不应该挑三拣四的。修行是降低我执,而我一直是按自己的想法在做,想来很后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