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光斗
李光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13,294
  • 关注人气:29,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不是潘金莲》和“无限政府”

(2016-11-25 10:28:48)
标签:

文化

文/李光斗(微信公众号:lgdbrand)

  《我不是潘金莲》讲述了一个偏执农村妇女李雪莲和“无限政府”下的官僚系统斗智斗勇、苦苦周旋的故事:李雪莲和丈夫已经育有一儿,但却再次意外怀孕,按照计划生育国策一胎是男孩不能再生二胎;为躲避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生下孩子,夫妻二人合谋生智,想出了钻政策的空子的点子——假离婚,夫妇二人离婚,两人各有一个孩子;但怎奈李雪莲不幸遇到渣男,丈夫在假离婚之后和其他女人再婚,李雪莲躲过了政策的明枪,却未躲过丈夫的暗箭,腹中胎儿不幸流产;本想算计计划生育政策的李雪莲却“偷鸡不成蚀把米”,满盘皆输;孑然一身的李雪莲孤立无援,想到通过向法院陈清事情原委,让法院判定她和丈夫的离婚是假的,然后再和不守契约的“畜生”结回婚,然后再离婚;但法院只认离婚证,有离婚证就是真离婚,“事实”已定,李雪莲也打算不再纠缠过去,但就在她放弃告状之时,她要求前夫说明他们之前的离婚是假离婚,但前夫认为这是个圈套,拒不说明,气急之中还出口成脏,抖出李雪莲在和他结婚当晚承认不是处女的事情,并骂李雪莲道:“我看你不是李雪莲,你是潘金莲吧!”

  李雪莲怒从心中起,为丈夫的一句话走上了漫长的告状上访之路,但所托非人,从法院院长、县长,到市长,整个官僚系统层层推诿、怕事躲事,但李雪莲就像刺猬遇险圈身,一招吃遍天,不断向上层告状,并将前夫和法院院长、县长,到市长一并告了;一路躲避层层监视、追查把状告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李雪莲才得以申冤诉苦;“中央首长”勃然大怒,下层官员妄自揣测首长的一怒,将和李雪莲打过遭遇的官员一并撤职。告状告到中央的李雪莲修成了“妖孽”,从此各届官员碰她不得,在每年的人代会期间,更是想尽办法阻扰其告状,李雪莲成了让各级官僚心生敬畏的神存在……

  李雪莲比潘金莲幸运,但却和潘金莲一样让人同情:潘金莲九岁被卖到王招宣府中做弹唱使女,王招宣死,又被卖入张姓大户家做使女,张大户垂涎潘金莲美貌,潘金莲不肯顺从,便状告到主婆,主婆严厉,张大户记恨潘金莲,于是不仅分文不取还倒赔房奁,将其嫁给木讷老实、身材五短、相貌丑陋的武大郎,经王婆撺掇与富商西门庆勾搭成奸,谋害亲夫,后被武大兄弟武松剖腹剜心,“潘金莲”成为荡妇的样板。潘金莲的悲剧在于封建社会制度和道德下的人生没有自由、婚姻没有自由,人沦为工具。而李雪莲的悲剧在于,在“无限政府”之下生育自主权和婚姻自主权的丧失。为多要一个孩子,李雪莲先后经历丧子之痛、婚姻悲剧,为摘掉前夫扣上的“潘金莲”帽子,将她的后半身都用在了上访告状的路上,却最终也没能弄明白:谁能还她清白。

  政府职能从属于国家职能,是国家职能的具体化,包括政治职能和社会职能两个方面。如果把政府也看做一个企业的话,那么政府就是全体公民以税收形式向政府购买外在的和平和内在的安全、公正。政府不是全能的,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美国著名政治哲学家诺齐克主张“最弱意义的国家”,主张政府职能仅限于防止暴力、偷窃、欺骗和强制履行契约等功能;古典自由主义学者哈耶克主张最低限度的政府,政府可以建立保障竞争性市场正常运转的法律框架、实施强制义务教育、保持经济稳定和防止大的衰退、管理外交关系与国防,他强烈反对政府的再分配功能,只主张有限的济贫功能。

  在中国传统的世俗乡绅制度下,国家治理实行“双轨制度”,即自上而下的政府权力和自下而上的乡绅治理,国家政权负责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和对内的社会安定,政府权力在基层乡村社会十分薄弱,乡绅由基层推选,负责基层的或是宗族的公共事务,有学者将乡绅自治制度概括为“国权不下县,县下惟宗族,宗族皆自治,自治靠伦理,伦理造乡绅。”乡绅充当了政府和基层的中间地带,起到了平衡政府权力和基层民意的作用。乡绅区别于政府权力的强制性,通过推选受尊敬和爱戴、威望高的宗族成员或村民来担任,这构成了中国传统社会稳定的基础。

  在传统中国社会,婚姻不属于政府行政管辖范畴,属于世俗生活范畴,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属于公民个人生活,公民的婚姻不需要政府授权,只需遵循乡俗婚约,双方家人达成共识,约定时间举办仪式,拟定有订婚人、证明人、介绍人、主婚人的婚书即为结婚。

  李雪莲先是因不合法的生育,而寻求通过钻婚姻政策的空子,但却遭遇了一个认证不认事实的“无限政府”,而“无限政府”治理社会的主要手段恰恰就是“证”,没有证就是没有相应权利。

  “无限政府”的问题首先在“越位”,即管了政府不该管得事,比如和李雪莲息息相关的生育问题和婚姻问题,由于政府职能的“越位”造成了整个社会“有事找政府”的社会问题处理流程,所以李雪莲当夫妻感情出现问题、家庭出现矛盾时的第一反应是找政府,要求法律保护爱情,要求法律补偿她被骂“潘金莲”所受的侮辱。政府职能“越位”导致政府陷身公民家庭事务,但清官难断家务事,当然也断不清李雪莲的离婚纠纷,造成政府行政资源的浪费,从而因“越位”致使“缺位”,即在政府应该负责的就业、医疗、教育、养老方面行政资源不足、着力不够;“无限政府”导致的第三个问题是职能“错位”,即“无限政府”事无巨细的将权力之手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一类事务有多个行政部门管理,或者本属甲部门的事务被乙管理,基层政府权力被上层直接越位安排,形成权责不清、遇事相互推诿、审批层层盘剥的管制乱象。

  李雪莲所遭遇的上访过程中层层推诿、遇事不处理,受上层重视后又层层蒙骗、压制事态而不解决问题,尽显“无限政府”的尴尬。(本文版权归李光斗品牌观察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