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怀宏
何怀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752
  • 关注人气:1,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亟待疗救的病苦

(2007-02-04 09:26:38)
分类: 时论

据新华社记者近日报道,山西平遥县一农村妇女梁淑云,96年患上脑瘤;01年又患上心脏病,此后一直卧病在床;03年病情再次恶化,左腿从脚趾开始变色;05年左小腿全部坏死。而家人已无钱为之治病,其丈夫雷普贵担心继续往上烂,遂多次力请一“土医生”为之截肢,这位“土医生” 无奈之下,未收分文,就在非常简陋的情况下用借来的手术刀从膝关节那里把筋割断,把烂的小腿全拿掉。清洗伤口则用自家兑的盐水。

引述至此,觉笔下已生寒气和疼意。我们可以想见,十年患病,六年卧床,加上这样简陋的、没有麻醉的手术,梁淑云这位普通农妇承受了多少病痛的折磨。看记者拍摄的几张照片,她都是一幅痛苦的神色,闭目不视这个世界。

鲁迅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说他写作的取材和“意思是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这“病苦“也包括精神的病态和痛苦,但我们在这里首先关注的是身体的病痛。这种身体的病痛是更优先的,它持续或严重到一定程度也必然会引起精神的痛苦——包括患者本人的万念俱灰及其亲人的焦虑无望。而它又不像许多复杂的精神痛苦那样难于化解,往往是通过社会和制度的努力和外在医疗条件的改善就可以大大缓解和减轻的,所以理当引起我们更优先的注意。

人生而有身。而这身体是脆弱的、沉重的,它需要营养,它容易遭受病痛的折磨。一个人对疼痛的承受阈值可以提高,各人抗疼的能力也有高下,但不管一个人如何能够抗疼,也有难于承受或无法忍受的时候。病痛首先是实实在在的疼痛,虽然这疼痛有时可以设法转移,但更经常的是无可逃避。斯多亚派哲学家在病疼中叫道:“不,我不承认你是痛苦。”但他还是无法否认这疼痛的真切存在。

所以,身体疼痛、尤其是长期病痛的问题理应引起我们更大的注意。有些疾病即便不是重症绝症,但给患者带来很大的痛苦或长期的疼痛,也同样不可忽视。这种病痛毁掉生活的质量,甚至让人痛不欲生。我自己最近也有因腰疾复发、躺在床上近三个月领受疼痛的经验。有一个艺术家病友腰椎和颈椎都出了问题,他的太太惟恐其在极度疼痛中轻生,订了一个房间和他一起住院。有些疼痛也许是必须忍受的,但有些疼痛还是可以避免或减轻的。现在,有一些医院开办了或欲开办疼痛门诊,疼痛治疗中心,或治标、或治本,或阻滞痛点,或对治痛源,这是一件大好事。哪怕有些办法暂时不易解除疼痛的根源,也至少可以缓解一些痛苦,从而就有可能帮助患者重建信心。而在那种病情已经到了绝对不治的地步,只剩下疼痛在折磨病人的极端情况下,或许也可考虑让病人保有尊严地、自愿与平静地离开人世。

然而,在梁淑云及类似的例子中,除了治疗病痛,还需要另外的社会救助,因为,她所承受的痛苦中其中有不少完全是因其家贫无力支持医疗用费而另加的。我住院期间,一位病友谈到他们乡里有一位壮劳力,大概也只是得了腰椎肩盘突出一类的病症,腰腿剧痛,只能躺在床上,家里无钱医治,地里无人干活,身体疼痛加上精神焦虑,躺了两年竟然就这样死了,最后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空空的。”

疾病和穷困经常是联系在一起的,在当前医疗费用居高不下的情况下,疾病能将本来尚称殷实的家庭也拖入贫穷。梁淑云是一位中国乡村的普通母亲,然而,自梁淑云患病后,她的几个孩子就不得不辍学,不仅父母家里穷,孩子家里也穷。而贫穷也容易导致营养不良和引发疾病,或者贻误治疗,使病情加重乃至不治。所以,这些患病者的家庭迫切需要社会的救助和制度的援手。比如说,在重症患者毕竟还是少数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实行一种可以托底、使有严重和长期患病者的家庭不致被完全拖垮的医疗社保?又比如,能不能通过一种恰当适度的税收政策,从那些锦上添花类的美容费用(据说它在人们的消费总额中已占相当大的一个比重)中抽取一部分,以为那些亟须解除严重病痛的人们雪中送炭?总之,的确有一部分病患家庭迫切需要社会救助,而这些救助是否能够启动并且成功,在其起愿或者说发端处,有赖于我们是否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和病苦者有“同疼”,有赖于我们在那些痛苦的“闭目不视”或“大而空洞”的眼神前无法安之若素。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