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怀宏
何怀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836
  • 关注人气:1,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夏普感受一种独立的精神个性

(2007-01-30 09:14:10)
分类: 时论

看有关大卫·夏普事件的国内媒体报道和网上评论,多是集中于批评和谴责他人的“见死不救”(我有关这方面的评论“舍己救人是不是一种义务?”刊于《新京报》1029日)。而我以为还不应忽略这一事件的真正主人公、也是一个悲剧中的英雄大卫·夏普的精神个性。比起批评和谴责来,我也更愿注意那人性的光辉而非人性的晦暗。而夏普的精神个性也许正是一种我们国人比较陌生,甚至是相对薄弱的精神。这种精神是一种更强调独立行动、独力支持、独自负责的精神,甚者乃至习惯在自己和他人之间总是保持某种距离,不仅不轻易要求别人的帮助,甚至不轻易向他人敞开心扉。

这种个性在英国人那里也许表现得尤其典型。记得80年代初在友谊宾馆坐电梯时,曾遇到一位英国老人,他带着许多行李,我不禁问道:“我可以帮你吗?”他马上说,“不,不!”你或可说这种态度有点生硬甚至冷冰冰,但它却有一种涉及到个人尊严和自立的感人之处。从同情的旁观者角度来看,我们可以遗憾夏普的独立个性在这一事件中表现得也许过于极端,痛惜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但我们却不能否定这种精神的一般意义,以及这种个性与其生命的紧密联系。

夏普本来是个工程师,后来为了更方便登山而改行做数学教师,他性格有点“害羞、不擅交际、孤僻”,像“一个谜”,“与日常生活脱离,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他很有毅力,喜欢独自行动,坚信自己的判断力。他热爱登山,热爱冒险和挑战。他这次已是第三次攀登珠峰,头两次都未能登顶,2004年的第二次还把自己的一个大脚趾和半个小脚趾冻掉了,但“他一点儿也没有呻吟,”且无私地督促同伴不要管他而独自前进。他当时发誓再也不来了,但却还是来了,山对他还是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吸引力。这一次,他终于成功地登上了珠穆朗玛的顶峰,但却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夏普死后,在营地里发现了他这次全部花费的结算单,只有七千多美元。他并不富有,不能不精打细算。他知道他这次再不登顶,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就有可能以后来不了了,所以说几乎是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他没有参加一个协作登山队,而是独自行动。这虽然意味着他不必有牵挂他人的直接义务,而也使自己置于一种别人不必从队友义务的角度关心他的境地。他带的东西很少,但带了两本书到营地,一本是《圣经》,一本是莎士比亚的作品。在最后的冲顶时,他没有携带可以用来联系和呼救的无线电通话器,甚至没有带可以记录自己登顶的照相机。他孤独地去了,他不在乎外在的荣誉和证明,但他下了登顶的决心,要向自己证明自己。登顶一般需要带五罐氧气,为了节省和轻装,他只带了两罐。一般头天晚上开始冲击峰顶,要在第二天上午八、九点之前登上峰顶才能给自己留出足够下山的时间和余地,而目击者是迟至第二天下午才看到夏普登上峰顶的,他一定在登顶的途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但还是决不放弃。他不是不清楚他如此做将要遇到的巨大危险,但是,比起这种生命的危险来说,他可能更看重他一定要达到的目标。他有一种骄傲的矜持和坚毅的隐忍。人们注意到一点:他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呼救,当人们第一次发现他坐在那个以前登山死去、穿绿靴子的印度登山者旁而询问他时,他只是挥了挥手,让他们走开。后来他就渐渐失去清醒的意识了,他当然还在为求生搏斗,但的确主要是自己在搏斗。而一直到最后一息,他都没有说出请求帮助的话,而只是告诉人们:“我叫大卫·夏普。”

勇敢的大卫·夏普死在那同样勇敢的印度人旁边了,他们的遗体留在了那冰雪之颠,就像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中写到的那只豹子——它死也要死在雪线之上。那是登山事业中真正的大勇者才能达到和享有的墓地。夏普是今年攀登珠峰的第11位死者,也是上世纪20年代以来葬身珠峰的第200多个死者。在某种意义上,他也还是死得其所,得其所哉。我深信他并不是怀着对他人怨恨的感情死去的,而是在悲壮中也含有欣慰。如果说每个人都终归要死,有人甚至会羡慕这种灿烂的死。后来的登山者不妨带一片花瓣或洒一点酒祭奠这些勇敢的死者。他们失败了,但又成功了;他们死去了,但又仍然活在人们的心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手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