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186,010
  • 关注人气:366,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铁案须磨 十二 终结篇

(2016-01-08 15:21:40)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那么,老丁究竟是发现了什么呢?

老丁在背阴林子邱某下车处看地图后,发现在这条公路约两公里外,还有一条通往北方的公路。他推测,这正是邱某下车后要去的地方。

邱某案发之后,连自己家都没回便夺路而逃,他上车有很大的随机性。邱某的社会关系基本都在黑龙江,如果真跑到吉林去,他又能去哪里呢?对他来说,更好的逃跑方向是北方,比如绥化一带他有较深厚的社会基础,情况复杂。邱某肯定考虑过,作为铁路员工,如果坐火车直接去那边是最方便的,但这等于自陷牢笼。火车又不能跳(如果真跳相信莲妹一定会拉他一把塞进车轮下面 – 作者推测),下一站一堵他只能束手就擒。事实上警方一开始也是把铁路当作了重点,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这样,凭借对道路的熟悉,他选择了在背阴林子下车,一方面继续迷惑警方,一方面向另一条公路方向奔逃。

那么,老丁看表做什么呢?他知道那条公路也走长途汽车,而且有去绥化那边的车,但时间还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这里 – 那时候长途汽车没有承包的,数量又不多,去一些偏僻线路一天两班已经是极限。

有个问题是邱某不会搭过路车走吗?这个可能性不大。一来那条公路颇为荒僻,二来他这个样子搭车人家也会怀疑 – 一会儿有长途车你不坐非要搭车不可,怎么回事儿?而且搭车总不好白搭,邱某连家都没回,身上不会有多少钱,正常情况下坐长途车是最经济可靠的法子。

问题是追到新公路边上,也没见到邱某的踪影。老丁叼了根草棍,悄声道:“别担心,等着。”

按照老丁要求,大家环绕那个标着“XX公里”的路标悄然接近,伏在草丛中观察四周。

四周似乎没有可疑之处。

但还没等大家做出下一个反应,公路上一声笛响,一辆绿色的长途汽车出现了。此时已近黄昏,那辆车开了车灯,越来越近。

正在这时,如同变魔术一般从树丛中冲出了一个人,好整以暇地站在了路标的旁边,伸手做出了一个拦车的手势。

“我猜他就是猫在旁边看动静呢。看清了人,这回没跟他客气,老邹大喊一声别动,那小子倒头就跑,我上去一个侧扑就把他按下了。”老丁回忆起来,还有些余兴未尽地猛挥了下胳臂。邱某被扑倒后没反抗,一言不发,紧闭双眼,全身抖动不停。

倒是长途汽车的司机来了个急刹车,一车东北汉子的豪横劲儿上来,几个人拎着各种东西就冲下来了 – 后来司机说我们哪里知道是警察抓坏人,我们还以为是有人抢劫呢!

事情讲清,全车人热烈鼓掌,司机还热情地招呼警察同志坐他们车走。老丁苦笑,我要去哈尔滨,你把我拉佳木斯去差旅费算谁的呢?

我问他如果邱某没有出现怎么办?怎么办?上车埋伏跟着走呗,他是仓促出逃,没有准备,没有个逮不着的。老丁很有信心地说。

说起来邱某也的确算是很有心计了,包括能把房产段的书记哄得把他评上先进生产者,都说明他够聪明,可惜,没有用在正地方。

邱某死扛了一阵,无奈此案证据确凿,最后只得认罪服法。1964年11月,邱某被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此案至此,应该算是告一段落。

但老丁给我讲这个案子,并不是想说自己当年多么神勇,而是要说,这案子虽然压力很大,也没有做成呼格案的道理。比如,那位韩书记,虽然有着重大的嫌疑,但警方一直没有对他采取行动,更没有进行所谓“逼供信”。

那么,就一点儿影响也没有吗?

老丁一声叹息,说怎么能没有呢?我们是没有做什么,但侦查期间总要和他的领导部门打交道吧,一来二去人家知道了部分案情。韩书记本来已经内定要提升了,这时候却突然来了通知,让他去党校学习,一学就两年,几次好机会都给错过了。他本人莫名其妙,又没处去问。

我们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什么,这是兄弟系统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

一直到本案侦破,我们才把他,把路局的领导请来,把这前因后果跟他们说了。

“听了是这么回事,韩书记那挺大一汉子,哭得跟孩子似的。”老丁万分感慨地说,似有一份歉疚。

我想,这就是一个好警察对于误伤好人的歉疚吧。虽然这种误伤与他并无多大瓜葛,而且他们已经在尽力避免,但法律的棱角毕竟太过坚硬冰冷,沾一点边,也可能把人伤得很厉害。

看老丁怅惘的样子,我觉得气氛有些沉闷,想了想,觉得还是转移一下话题为好。

于是,我问老丁:“这邱某最后没有抵抗一下?”

“没有,”老丁说,“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那还真是不错的结果,”我说,“于毛子那案子,咱们可是牺牲了一个干警呢。”

“于毛子啊,”老爷子眼睛忽然闪亮起来,“于毛子啊,那可不是个一般的案犯。”他用手指笃笃笃地敲了几下案子,似乎在想怎么形容此人为好,忽然一拍桌子,道,“那小子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罪犯,那小子是咱东北最后一个 – 土匪!”

“这案子,您能给说说吗?”老萨赶紧趁热打铁。

“怎么不能说?开汽车抢劫的土匪啊。于毛子,哼哼,他可不是一起案子啊。”老丁抿了一口茶,打开了话匣子。

好吧,那就接着写吧,于毛子的案子起个什么名字呢?

就叫《最后一个惯匪》吧。

[待续]

宣武父女冤鬼复仇案 <wbr><wbr><wbr><wbr><wbr><wbr>上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