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6,36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揭开时下养生热之谜。。。

(2010-05-20 17:53:04)
标签:

老护士

吊针

大夫

大妈

米薇

中国

分类: 猪猡纪

有啥别有病

——怨不得目下养生书、养生节目泛滥……

 

揭开时下养生热之谜。。。

(偶们心中有一头猛虎,在细嗅……呃~~萝卜花……

注:萝卜花是我爸种的。8毛钱一个青萝卜,栽进花盆,浇浇水,就开出形似薰衣草的藕荷色羽状花朵,花期长达一个半月。我赞不绝口,我爸很得意。寄养中的螃蟹和奶牛哪舍得不来凑热闹。可惜抢拍滴实在够差揭开时下养生热之谜。。。

 

 

快下班,接到米薇电话:“亲,我上吐下泻,不行了,马上要去医院,你能来陪我吗?”

 

除了“好好好”,哪能有别的话。

 

米薇脸色灰黄,眼神发直,倚在医院肮脏的候诊床上,一个劲往下出溜。我和她一个“弟弟(凡是年纪比自个小的“蓝知”,俺们一律俗称弟弟)”一起蹿前跑后,寻找“发热以及肠道门诊”、一左一右小心翼翼把米薇架来拖去、挂号、验尿、验血、发呆……

 

是的,你没有看错,是发呆。因为两个偌大重要急诊室,只有区区一个大夫两边跑,眼下正是感冒呼吸道疾病多发季节,发热门诊那边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大夫根本顾不得肠道门诊这边——没有错,这并非某老少边穷地区乡卫生院,而是中国,首都,北京,市中心,某二级甲等医院。

 

所以米薇只好和一位肤色黝黑的郊县大妈一道,靠在床单色泽跟大妈脸色差不多同样黝黑的候诊床边,目光呆滞地祈求大夫的莅临救赎……

 

但大夫显然不是上帝,一来没那么仁慈,二来也实在没那么多精力。眼见时针转了大半圈,米薇的脸色已从灰黄转成灰绿,而珍稀的大夫丝毫没有出现的苗头。“弟弟”是内蒙银,早就捺不住脾性。不过“弟弟”很有修养,只是问了一声:“大夫怎么还不来啊?”一个老护士——或是护士长?——就急了,驾轻就熟地跳起来:

 

“咋回事咋回事?急什么急急什么急?叫什么叫叫什么叫?”回手一指脸色已转向乌黑的大妈,“人家大妈都等俩小时了,人家出声了没?”

 

我跳起来,右手高举嘴里高呼:“向大妈致敬,向大妈学习!”

 

老护士的脸色由黄转白:“你们要有啥不满意,找院长去!院长就给我们安排一个值班大夫,她忙到现在午饭还没吃呢,你叫她怎么办?”

 

鉴于老护士虽然恶劣,但应该有一半说的是实情。好在自古以来,中华民族是最能忍耐的民族——我们再次架起脸色感染了大妈般黝黑的米薇,一瘸一拐地转院了。

 

又是一轮新的找对症门诊、挂号、验血、验尿、验电解质、发呆……还得说是三级甲等医院好哇,只发了20来分钟的呆,我们就胜利地谒见到了医生。

 

我早就跟米薇说,不如我帮你开药得了:葡萄糖注射液+0.9%生理盐水+抗生素……唉,果不其然。虽然电解质和尿检结果还要一个小时才出来,但早已迤逦歪斜的米薇已经被挂上了两大瓶如上内容包治百病的吊瓶。如果检验结果出来,她不适合打吊针,又怎么样呢?有些病,就是不适合往体内注入溶液嘛。

 

注射室人挤人肉碰肉,老人呻吟孩子哭闹,还没有空调,好人呆一会儿也准窝出病来。米薇开始不停咳嗽,有气没力地说,她打了这针浑身痒痒,可能是过敏了。“弟弟”好容易找来一个护士,护士看了看,让“弟弟”去找大夫。

 

“弟弟”飞奔而去,去了很久。米薇咳得直哆嗦,眼泪直在眼眶打转,“弟弟”方气喘吁吁跑回来,转述大夫宝贵的片语:“大夫问:你能坚持一下吗?”

 

米薇坚持不了,于是拔掉这瓶葡萄糖,换了另一瓶生理盐水。

 

眼见米薇不咳了,小脸也渐渐不那么黝黑了,我才发现已经10点了,难怪肚里咕咕叫……我忽然觉得头晕气闷浑身燥热,不会发烧了吧?

 

我很抱歉实在没力气继续陪米薇:“亲,我先回去了哈。”估计此刻我的脸色比米薇好不了多少,再陪下去,“弟弟”就该帮我挂号去了,“小弟,米薇就拜托了你,辛苦。”

 

回到家快12点了,给米薇电话,她说吊针才打到一半。第二天天又电她,说是打到凌晨3点才到家——原来打吊针也是个体力活。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是,最后,医生也没说出米薇到底是个什么病,只是鉴于化验单显示白细胞增多,肯定是有炎症,于是给米薇开了3天的吊针。

 

最后一结账,不算检验费,这次不知名称的急症,花了1400多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