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72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梅花烙(下)——2006版《灰姑娘》

(2006-06-19 08:31:56)
分类: 风月录
梅花烙(下)
——2006版《灰姑娘》


(接上)
妈的当了婊子还想树牌坊!不想还好,一想梅珊眼中的火苗顿时燎了原,润洁滴眼露浇上去仿佛听得见嘶啦作响。先前只想着就要嫁入豪门了,手边的工作难免松懈了些,冤有头债有主,如今千头万绪纷纷找上门来,眼看职位难保,少不得越发下些狠力,本来就是人谓的骨感美女,这一下皮肤简直快得亲吻骨头了,原本这些年千当心万当心,快30的人了尚可权充23、4一直是梅珊的骄傲,可眼下……究竟是至亲骨肉,虽然难免腹诽,父母却终于没说什么。但狐朋处就难讲了,虽然嘴里对她喋喋的改良分手版本一径噢噢着,眼神里却飘出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笑影。

屋漏偏遭连阴雨,有个小模特将借来拍片的一件售价近2万的裙子刮出了一根丝。拍完片子已是满城华灯,梅珊饿着肚子捧着那条裙子匆匆往国贸商城赶,那里有个能将跳丝挑回去的老裁缝师傅,但价钱可真不便宜,挑一寸合50块钱。
总算赶在师傅下班前好说歹说将裙子修补得差强人意,梅珊拖着步子去商城里的专卖店还衣裳,不知怎么一抬头就看见了家安,高大挺拔,气度清爽的家安,好像瘦了点,跟一群人——大概是他的客户一起,笑容可掬,一路往一间唤作俏江南的川菜馆走去。梅珊不由得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谢天谢地家安没有看见她,憔悴落魄的她!隐在一根柱子后,梅珊的眼泪哗哗疯流,又怕弄湿了手里的名牌衣裳,越发委屈得天崩地裂。
奇怪她竟不那么恨他。当初家安并没强迫她啊,是她自发自动打扮得花枝招展赴了钻石王老五黄家安的约,说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还不是以为送上门来的大鱼为何不钓,以为亘古以来不曾有过的天降馅饼奇迹即将诞生在李梅珊身上。

人痛哭过了便会清醒些。第二日,她辞掉了工作,换了手机号码,一个人跑去了阳朔。她的户头里并没存下多少钱,只是不再需要买很多的高跟鞋和时尚行头,倒突然显得富裕起来。
躺在春天阳朔清香盈肺的柚子花丛里,板着一张青白的小窄脸闷想着闷想着,梅珊忽然笑起来——
有一回,一位广东客户送了家安满满几大筐荔枝,根本是10个人3天也吃不完的量,可家安宁愿看着它们烂掉,也不拿给烈日下劳作的工人,还说不能惯他们的毛病;
自己一上街就恨不能多生两只眼看女孩子,梅珊无意识地扫一眼对面的男孩,他立刻沉下脸来;
经历的女人何止一打,却口口声声要求对方务必是处女;
号称什么没吃过,却连海鲜该配白酒都不懂;
所谓谈话,就是黄家安一个人的演讲会:我家……我小时候……我的牙……我的肝……我的脚指头……
相处一年有余,惟一送给梅珊的不过是粒看不大清的碎钻,当然,这大约也与梅珊有些近视而不肯戴眼镜有关……
说白了,除了钱,他黄家安哪里配得上我李梅珊呢?就是那钱,也哪里落得到我处!不自觉地,梅珊就把话明说了出来。话音未落只听身后哧一声有人笑起来。
梅珊余下的假期遂有些乐不思蜀。笑她的是个来自南京的大学副教授,人长得很清秀,谈吐举止没得挑,梅珊蛮喜欢这个旅伴的——是的,他只能做旅伴,虽然他能朗朗报出生蚝的27种美味吃法及配酒,可是一到饭点儿,他就条件反射般地拉着梅珊往大排档跑。副教授为她多留了一个礼拜,耐心听她讲了改良版分手记,并对家安表示了极大愤慨。然而梅珊还是觉得不行,一个在肮脏的小馆子里都拣便宜菜点的男人……

回来后她换了间杂志社,职位升了半级,薪水多了40%,当然,累也翻了番。但她终于慢慢镇定下来,起码不至于早上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黄家安。究竟是底子不薄,她渐渐敢于打量镜中的自己,而7个月已经过去了。
自然会有新的男人来爱她。其实本来就有不少,学兄学弟的,只是家安一出现,他们均自动退下了,钱是有力量的。这会子看见昔日校花重新单飞,就又回来加入拥趸了——他们大概也有些真心吧,这么多年了,梅珊也已倒了好几回手。
但如果说梅珊从前会乐意和他们出去逛逛街看看戏以解无聊,但现在,她突然发现她不能了:他们实在是捉襟见肘得很,从发皱的裤子到破损的皮夹,梅珊疑心那些眼尖嘴利的售货小姐只待她一转头,就要笑声出来。每和他们出去一次,梅珊觉得就好像往心上戳了一刀,最后只得周末蹲在家里煮速冻饺子吃。她想自己赚得也不并多啊,怎么这些男人,个个都还比自己显得寒素呢?看看年历她忽然有点明白——下个月她就要30周岁了,哪里还圈得住许多体面男人?一时间不禁万念俱灰。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来。

是家安,居然!她强自咽下些什么,极力不卑不亢:怎么知道我的新号码?家安的声音却是久违的粘缠:是爱让我知道的。没等梅珊想好讥讽之辞,他接下去:珊,我真不是因为孤独寂寞,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刹时梅珊差点也变了水,但随即命令自己冰冻三尺,可不知怎么只冻得一尺半,温度就下不去了。家安请求见她。梅珊想起一篇小说里说的,女主角总是在男主角召唤她时,留给他一个绝美的背影,遂令他终生不得忘怀……然而她终于还是答应了,并且照例精心打扮了一番。
一踏进五星酒店久违的辉煌灯火,梅珊的眼睛就亮起来,好像从前那两团美丽的火苗又回来了。服务小姐温柔地替她拉开椅子,家安为她点了提拉米苏和鲜榨奇异果汁——都是她最喜欢的。梅珊的鼻子有点酸,但家安开口了:我最近……我的公司……我妈……我的狗……我……
看着他翕动的嘴唇,梅珊发现她很不耐烦他唇边的那颗痣,虽然家安一再告诉她那是一颗福痣,但在家安眼里,他自己的什么不好呢?至于别人——别人是谁?她终于得以插进一句:那从前你怎么……家安一怔,面上闪过一丝不奈:从前的事还提它干嘛!

关于家安的一段,在梅珊的心头终于结痂了,结为一个鲜明的梅花烙,不是不美丽的,然而只要一念起,肩上就隐隐地发凉发烫,可是她禁不住不想。家安并不是一个坏人,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所谓坏人呢?
对于找到理想爱人这回事,因为不那么抱希望,梅珊反而日益鲜润起来。一日,外地一个女同行来京组稿,在后海一家酒店请客,酒至酣处,忽对梅珊笑道:李小姐,你这样人材,不傍大款实在是可惜了!
一桌人登时纷纷转头看住梅珊。梅珊忽地哽住了,只觉肩头有一处火辣辣地疼。有人笑着解围:知道邓文迪是怎么钓默多克的吗?每天打扮好了去高级Party门口等……有人又笑:李小姐哪屑于这样市侩——
梅珊笑起来,她说得没错。但不知怎的,眼角竟有些湿润起来,她摇摇头,站起来举杯道:喝酒喝酒!(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