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鸡爱老鹰——每个女人命中都有此一劫

(2006-06-14 11:54:10)
分类: 风月录
小鸡爱老鹰
——每个女人命中都有此一劫


1.
秀丽长得十分秀丽:线条流畅匀称的小身子,圆圆的黑眼珠亮得像天上的星星,金黄间宝蓝的羽毛,弯弯的小尾巴翘得高高的。
可是你再秀丽也是只鸡呀!祥子温和地说,一只小鸡怎么能喜欢老鹰呢?就不说他们是我们的天敌,不同的禽种也不好通婚啊。
秀丽噘起淡黄色的小尖喙, 一字一句地说:告诉你,我不是喜欢他,是爱他。
祥子叹口气,没有说话,只是把刚捉到的一只肥蚱蜢衔给秀丽。
秀丽漫不经心地吞掉,抬头看看天,不满地说:天气真坏。
祥子也看看天,不解地说:天不是挺蓝的吗?
秀丽跺一跺脚,头也不回地向农庄走去。

2.
唉,没有鹰的天空还叫天空吗?
傍晚,农庄里的鸡群们一起吃农夫太太煮的杂粮晚餐时,秀丽也不知怎么,就自言自语出这句话。还好,别的鸡都没有注意,只有阿兰奶奶看了她一眼。
因为心情不好,秀丽只吃了几口就退出了鸡群,独自来到农庄边的小河旁发呆。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喜欢上了那只常在农庄上空翱翔的鹰呢?其实常在这里盘桓的鹰有好几只,但在一个火烧云烂漫如霞的黄昏,秀丽偶然抬头,一眼就看见了他,年轻,矫健,飞得那么高,那么远的他——倏地,一个漂亮的俯冲,一只野兔就随他而起。那一刻,秀丽小小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有什么静静漫上了她的眼睛。
是的,她爱他,他是她心底最深处如泣如血的英雄,从此刻起,到死。
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这并不妨碍她开始练习飞翔。每天早上,她都要比农庄里负责报晓的山子大叔早起半个时辰,顺着草垛,院墙爬上屋顶,使劲张开金黄的双翅,不甚轻盈地滑翔出去——一般说来,她最多只能飞出七八米远,但要知道,半年前刚刚开始这项艰难的练习时,她只能飞两三米。秀丽相信,只要她肯努力,总有一天,她会在众鸡惊诧钦敬的目光中飞上湛蓝的天空。
和那只年轻刚猛的鹰在一起。

3.
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祥子。
秀丽是寂寞的。虽然因为美丽,有很多或出身高贵,或长相英俊,或擅长捉虫,或家财不菲的公鸡纷纷说喜欢她,但跟她稍一接触,就会发现她跟别的只消送上几条肥虫,说几句甜言蜜语就搞掂的母鸡不大一样,嘴里经常冒出些诸如“今夜月明鸡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一类的酸词儿,这令他们着实脑仁生疼。何必呢?他们耸耸嗉子说,反正年轻貌美的小母鸡总是一茬一茬层出不穷。
只有祥子一直陪在她身边。虽然他对她的很多想法也不以为然,可是——祥子说,这个世界上,每只鸡都应该有自己的鸡生观,只要不损伤他鸡利益,有助于保持鸡生热情,就应该包容。
秀丽听了开始很感动,可转念一想,老鹰天生就是捉小鸡的,就像小鸡天生就是捉虫子的一样,而秀丽作为一只鸡居然会喜欢,不,爱上老鹰,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于鸡类的背叛。祥子居然还欣然接受,分明是缺心眼儿嘛。
她由此更看不起祥子了,要不是因为实在孤单,她早就不理他了。但眼下……秀丽知道她有利用祥子之嫌,但从另一方面说,祥子跟她在一起时不是很开心吗?他通红的冠子总是更红了,小眼睛里的柔情简直要化作水滴出来。

4.
秀丽受伤了!
那天早上,她跟往常一样爬上屋顶练习飞翔,可最近几个月她的进步实在缓慢,一直就保持在飞七八米的水准,这令她心急如焚,这样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飞上高天去找那只鹰,和他一起去看那更加广袤的世界呢?总是要隔好久,他才会在农庄上空打一个旋,因为农夫和太太看得紧,他几乎打不到鸡群什么主意。
所以秀丽就爬上了院子里最高的那棵白杨树。她要挑战自己,她必须挑战自己,因为她的爱人是一只鹰。闭上眼睛吸一口气,她高高地飞了出去……
她不得不接连一个月躺在床上。要不是祥子每天为她捉来好多的蚱蜢,她大概不会恢复得这么快。她不知道,农夫太太的耐心不过就是一个月,如果她还继续窝在家里不好好生蛋——农夫经常用来铡草的那杆刀也兼铡鸡用的。
看见祥子变得枯涩的羽毛,秀丽不是没有一点心痛,但她又能怎样呢?她曾在梦中无数次设想过与那只鹰的邂逅和相知,但祥子从来就没有进入她的梦境过。或许不是祥子不好,是不够秀丽心底的好。

5.
秀丽再次回到太阳底下已经是冬天了,淡青色的天幕下,太阳悭吝地晕着一点微弱的光芒。秀丽举目四望,忽然惊喜地大叫出来:多好的天啊!
旁鸡不解地看住她,然后更紧地缩住翅膀。冬天里真没什么好吃的,而这该死的天气又是如此地耗费热量。
只有祥子看见了,遥远的天边正飞来一个小黑点。那只鹰又来了。
快有两个时辰了,他已飞遍了方圆数十里的山川农庄,可是一无所获。谁也不知道他心底的焦急有多么地澎湃激越:他心爱的姑娘,那只有着光亮栗色羽毛,和如炬鹰目的漂亮母鹰的父亲,要他两个时辰内务必弄到一定分量的食物,才可以把女儿嫁给他。可这样寒风呼啸的萧瑟冬日……他的眼前忽然一亮——他看见了正在打谷场上痴痴凝望他的秀丽。

6.
秀丽的心如惊马,无可遏止地一路狂奔出小小的胸腔——呵,他终于来了!
她知道他会来的。她相信,即使相隔万米高空,他也一定感受得到她日复一日啼血的遥望。是的,她是一只与众不同的母鸡,她的志向绝不仅仅是吃到足够的谷子,她要和他并肩感受和征服那外面纷繁精彩的世界,并且深情地,无微不至地照料他,或者还有他们的孩子。
他近了,近了!秀丽甚至已经能看见他宽阔肩膊上刚烈的,扎煞的羽毛——那是英雄的,战斗的象征;嗅得到他线条锐利鼻翼中呼出的,带着万米高空寒肃的气息;听得见他阔大胸腔里啸出的凛凛杀气——是的,这才叫英雄!
秀丽阖上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像一片云,轻盈地飞上了晶澈的天空,她的翅膀应该正和他的爪子亲密相联——虽然有些痛,但跟心底最深的梦想成真相比,秀丽当然可以容忍。
但是,是谁又在紧紧扣住自己的爪子,使老鹰的起飞速度明显减慢?秀丽有些恼怒地张开眼睛,然后,她就整个地怔住了:是祥子,居然!
还没来得及恼怒,她就听见砰地一声巨响,她,祥子,当然还有那只鹰,一起从半空中直坠下来。

7.
鸡群们纷纷围上去。一半因为旧伤方愈又遭新创,一半因为瞬间的变故有些发懵的秀丽隐约看见一个栗色,矫健的影子跌跌撞撞飞出去,接下来她听见众鸡的声音:哎呀,祥子可真勇敢,要不是他,秀丽这回准没命了!可不是,要说祥子可是咱们农庄数一数二的好公鸡……手中土枪口还在冒烟的农夫也走过来,温柔地抚摸着祥子血肉模糊的伤腿。
有什么从秀丽的胸中翻上来又噎回去,她剧烈地咳嗽起来,一直咳得泪水横流。她越过众鸡向远处望去,炊烟缭绕。
晚饭后,应阿兰奶奶的邀请,秀丽穿过农庄去拜望老人家。阿兰奶奶是农庄里德高望重的老母鸡,据说年轻时是无可挑剔的美鸡,而且才华横溢,尤其擅生双黄蛋,但不知为什么终生未嫁。
阿兰奶奶家收拾得十分雅致,她虽然已经11岁高龄了,但仍然不失为一只优雅的母鸡。喝着她亲手调制的花草茶,听她说起当地古老优美的民俗风情,秀丽觉得好久没有这样轻松愉快了。
阿兰奶奶忽然问:秀丽,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愚蠢的飞蛾,放着好好的广阔山林不去,专爱把自己青春美好的身躯投向烈火吗?
半晌,秀丽才缓缓道:阿兰奶奶,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阿兰奶奶笑起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是真的。从前,有只年轻的母鸡喜欢上了一只狐狸,因为跟鸡们相比,他实在是高贵和聪明的。她一心想和他在一起,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想做出一些别的鸡做不到的事,让大家艳羡崇拜她。有一天,在狐狸来农庄偷鸡时,她义无返顾地跳进了他的爪子——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只一直暗恋她的公鸡冲上去救了她,而他却被狐狸带走了。第二天,农夫在树林边发现了他散落一地的羽毛……
阿兰奶奶说不下去了。秀丽的眼眶也湿润了,她知道,阿兰奶奶讲的就是她自己的故事,她也明白阿兰奶奶的良苦用心,可她爱的毕竟是臭名昭著的狐狸,狐狸怎么能跟鹰比呢?再说,总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吧?很多母鸡就是因为吃过个别公鸡的亏,就对所有的公鸡心怀戒备,搞得这个世界上清明的爱情越来越稀有。

8.
秀丽真诚地谢过阿兰奶奶,顺着原路往家走。
忽然,她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个英武的黑影正艰难地移动。捺住狂跳的心脏,她擦一擦眼睛,然后微笑起来。没错,是他。
他高大的身躯几乎充满了秀丽的小屋。他说他叫做刚子。呵多么动人的雄性的名字。
吃下秀丽的存粮,刚子看起来气色好了一点。是的,秀丽是个好看的小母鸡呢,跟他的心上鹰阿娇有着不同韵味的美,但没有办法,刚子显然更喜欢阿娇这一型一点。不过他还是有点后悔白天对秀丽的动武,或许他应该飞到下一个农庄碰运气。
刚子。秀丽的声音嘤若梦呓,你飞得那么高,一定见过不少不一样的风景。
刚子笑笑:我不知道你说得不一样指的是什么,但要说天下的山其实都差不多,天下的河也差不多,天下的爱情……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深深叹口气,我想同样差不多吧。
秀丽的脸更红了。哦他的意思是不是说——老鹰和小鸡的爱情,跟老鹰和老鹰的爱情一样差不多呢?

9.
刚子的伤一天天好起来,同时他一天比一天更焦躁——他几乎天天会梦到阿娇,不知阿娇那势利的老爸,是不是已将她许给他鹰了呢?
秀丽瘦得只剩下一身绚丽的羽毛了,因为同时她每天还要去探望受伤的祥子,给他带去一些吃的。农庄里的鸡都觉得奇怪,怎么秀丽瘦成那样,羽毛却还光鲜到晃眼呢?有一回,阿兰奶奶在路上截住她问,她笑得像朵春天的桃花:因为我开心呀!再见阿兰奶奶,祝您长命廿岁!
那段日子真的是秀丽一生中的锦绣年华。虽然每天她都要工作很长时间,以供得起刚子的药品营养费,但只要回到家,看见刚子那包扎着绷带,仍然英俊的样子,听他说起一百里外,一到春天就开满桃花的山冈,她的心就化作汩汩的春水。有一天,橘色温暖的火炉旁,迟艾了很久,她终于仰脸问出来:刚子,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刚子一愣,笑起来:当然。秀丽,你是一只多么可爱的小母鸡啊!
秀丽的脸上飞起美丽的酡红:你知道吗,我会飞,而且我会努力越飞越远。
看着眼前娇羞的秀丽,刚子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阿娇的影子。或许他应当讲给秀丽听的,但不知怎么又咽了回去。

10.
刚子说:秀丽,我想我得走了。
秀丽看住刚子:我要跟你一起走。
刚子吃了一大惊:为什么?
秀丽的眼睛蒙上一层摇摇欲坠的水雾:因为我爱你。
刚子的惊讶无以复加,他刚要开口,祥子的声音在窗外响起:秀丽,我已经好了,今天是我第一次下床呢。
刚子的身躯太庞大了,秀丽小小的家无论如何是藏不住他的。祥子的眼睛瞪得几乎撑爆了眼睑:你居然又来捉秀丽——
秀丽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祥子当然不是刚子的对手,但所谓哀兵必胜,左躲右闪之下,刚子只好还手。远处,有急促尖利的鸡叫一递一递传出去:来人啊,老鹰又捉小鸡啦——
秀丽轻盈地向着那团厮打在一起的影子挡过去,用她勤学苦练,可是仍然有点蹩脚的飞翔本领。
那是秀丽生命中听到的第二声砰地巨响,也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声。世界在她眼里忽然殷红得那么美:一个矫健的身影刷地飞上了湛湛高天,祥子嘶哑的悲鸣震动天庭。

11.
秀丽的追悼会召开那天降大雪,但农庄的鸡们还是都赶来了。看起来最悲伤的是那些从前追过秀丽,后来又都放弃了的公鸡们,他们一个个走过面目呆滞的祥子,拍拍他的肩说:你小子,好福气。
主持鸡山子大叔要祥子致悼词,祥子微笑:这恐怕是秀丽最好的收梢。
所有的鸡都瞠目地看着他。还好山子大叔主持经验丰富,赶紧用身子挡住祥子,悲凉地说:可怜的鸡啊,他是悲伤过度,神志不清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只有阿兰奶奶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自语:当然,对于一只爱上老鹰的小鸡来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