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费翔: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下)

(2006-05-19 03:24:10)
分类: 八卦下
费翔: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下)
(接上)
举座大笑间,他慢慢地敛容:“是,我要每一件事做到可能的最好。无论新专辑、演唱会还是拍照,都是由很多细节组成,而花时间和精力把每一个细节做好,你会知道,最终是多么地值得。”

来之前,获悉消息的女友纷纷问得同一个问题:“他,还会那样地帅吗?”声音中有着七分急迫,三分凄凉。
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十分欢喜地告诉大家:“哦当然不——他更有味道了。”
但同时不得不宣布的,还有一个对广大贼心袅袅的女性来说,或者不算太坏的一个消息:他基本上是一名不婚主义者。
当然,这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但他还是体贴地给出了解释:“我并不是抗拒婚姻,只是觉得自己走入婚姻的可能性非常少。婚姻自然有它存在的美好理由,但我越来越觉得,它不是每一个人必须做的选择。吸引我的女性和我一样,也都是比较自由、比较开阔的人。”
他笑起来:“但这只是我一个人的选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空间:首先结婚的人少,离婚率才会低;其次,绝不要因为一些外围的压力而结婚。如果两个人都觉得应该结婚,那当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之一,但像有些极端自私、只会给对方带来痛苦的人,就不该结婚。我见过同居10年而非常融洽的一对,迫于长辈压力结婚不到半年就分手了——原来好好的,没有问题,为什么硬要把它说成是有问题?人应该尊重自己的感觉,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不同,绝不应该把某种模式套到每个人的头上。”
之于广大中国女性来说,或者还有一个好消息:比起美国女性的热烈奔放,他更加欣赏中国女性的智慧内敛。
“中国女性有个非常聪明的地方,就是,基本上不会像美国女性,常常情感压过一切地做出伤害自己的一些行为。大概是从小的文化教育,或是妈妈给予的先例,中国女性多半会比较冷静地处理一些重要的人生决定,总会保留一点,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地带。我觉得中国女性的做法比较对,过了蜜月期以后,爱情会完全是另外一个东西,而总是‘投入到现在,总是关注这一刹那我想要的是什么,不顾一切’的美国女性,短暂上可能很享受,可长远上就很难受,她们的解决方法往往是再投入一次,可是到最后,连那些最疯狂的女性也疲了,等终于学得聪明一点,觉得:‘咳,我应该保留一点,考虑得多一点!’可是已经晚了。”
想一想,他微笑:“这里面可能也有年龄的缘故。如果我20岁,也许就会倾向于那种疯狂的爱,但现在,我想要的是一个非常成熟地面对生活和情感的伴侣。”

但时代终究是不同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受任何专访了,因为他始终坚持自己,是一位“明星”。
啊是的,现如今任何一名在电视剧中晃过两脸的小星星均自称“明星”。但对于从前与当下明星的区别,亦舒说得很清楚:前者深居简出,与民众划开距离,一方面保持神秘感,另方面有助塑造“完满形象”,因他们以为自己肩负社会责任感,作为公众人物,有义务树立光辉典范;而后者,巴不得日日塞满民众眼球,以期“混个脸熟”,如果“绯闻”有助提高见报率,那为什么不呢?
然而他那样庄重地宣言:“假如媒体把艺人,或者说流行文化通过丑闻、讹传全部都废了的话,他们打算报道什么?现在大部分艺人在观众心目中已经没有一点质感,大家都跑去看那些花边的东西了,还有多少人在认真地听歌或看一部电影?最后不要说娱乐界,连媒体自己都会堕落到一个没有价值的地步。现在我只把跟媒体接触的机会集中在我的作品上面,如果媒体访问艺人,只是为了填充空洞的版面或镜头,那么我只能说,对不起。”
呵他当真不属于这个时代了,之于这个万人万事皆急吼吼,但有付出,只恨不能即刻获取千百倍,不,亿万倍回报的年代,他的声音因为是这样地微弱,而显得那么地刚强。

来世:不管他会不会留恋,我们是必会的,因为他的缘故,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

采访中,他不自觉地使用着一句口头禅:“我这个年龄的人。”其实对于事业有成的男人来说,44岁正是如日中天黄金时代。
或者是因为,他走了太久,太远,遇到了太多的人和事,有些累了。
“不工作的时候——不过不工作的天数非常少——大部分时间我会在国外,主要是见一些朋友,因为我们经常已经是半年没见了;我会看看展览和电影,有时候逛逛街,一方面是给自己买一些演出、或上电视用的衣服——在国外买比较有我的尺码,另一方面我很喜欢给我的朋友买些礼物,看到某种东西,我会想;‘啊,这个谁谁会很喜欢!’就买给他。这样不知不觉间,时间会过得很快。”
呵快乐的时光总是会过得很快。就像他纵马加鞭的这一路走来,带给我们那些但一开口,便不禁微微地哽了喉咙、湿了眼角的歌谣,和那些美奂美轮、神祗般的影像。仿佛在我们启程的最初,他就一直在那里的,我们几乎不能想像,有一天他居然会离开。
“我很清楚,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到永远,因为年龄的增长,我的状态到了某一个限度就会不好,在我自己觉得不好之前,我会把它收掉,并且会收得很干净,那个时候我就会有时间,很多很多的时间。”
这几十个字,他说得很慢、很慢,说到后来,脸上渐渐现出婴孩般纯净透明的光来。呵是的,人的一生不过是一个圆,这一天当然会来到,就如他当年骤然降临在我们寂寞的身边。
他几乎是在喋喋:“我是老早就下定决心,不会转行去做别的,而是完完全全地退休,不会再去想工作,到时候,我要好好陪伴我全世界各地的朋友,当然还有家人,我要弥补这些年我没有陪他们的损失。”
是的,说起离去,他怎会一点不伤感?这个喧哗而绚丽的舞台,成就了我们的一代歌王之余,更给他多少热爱这个世界的缘由。我看住他深蓝的眸子,一直看进去——他舒一口气,笑得有一点无奈:“是,退休之后,当我忽然听到一首特别好听的歌,或者我会忍不住想:如果这首歌由我来在录音棚里编曲、制作,我将怎样地表现?”他深吸一口气,“可是基于对整个现在大环境的了解,可能我倒不太会留恋。”
呵不管他会不会留恋,我们是必会的,因为——因为他的缘故,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size](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