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费翔: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上)

(2006-05-18 16:45:32)
分类: 八卦下
费翔:天堂有一度曾来到我们的身边(上)

前缘:他们都老了吧,他们都还吗?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雷雨后的北京,青灰的街道罕有地发出散淡的光,空气里弥漫着艳粉合欢花醺然的香,出租车地缓缓滑过街道,一切都很平常。
电话响:“明天有空吗?”
“没。”几乎是本能地回答。这个纷纷扰扰浮华年代,这座拥拥攘攘喧哗都市,谁若有空,那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哦, 是想请你采费翔。”
我倏地由座椅上绷直身子:“你怎不早说?我翘掉一篇稿子去。”
收线。发呆。忽然急急发出若干短信:“明天我要采费翔啦!”——后被一损友讥为:“听着,怎么像‘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呢?”我将其归结为狐狸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车厢内静了片刻——只片刻,回信纷至沓来:
他是我17岁时的梦中情人,当年惊为天人,一切动向都令我有一种绝望的仰慕。现在觉得落入凡间了。想起他,就想起我们这一代人那种既渴望什么,又难以尽情追求的青春——简直是一种情结。
——晓洁 1970年生人 财务总监
当年,首先难以抗拒的就是他的顶级美貌!他的美是能让你片刻迷乱致幻的。现在的费翔依然是美男中最独特的一位。这得自于他的优雅和倜傥交混的气质,透着老派男人得体的绅士风度。这样淡定从容的美男,是可以爱慕一生的,永远有着微妙的醺处。
——小倩 1971年生人 杂志主编
一位真正坎普的男人。曾经青春梦想中的偶像,牵动心中悲凉神经的老去的男人。看他以无奈的高贵对抗娱乐圈无聊无趣的伤害,再见舞台的他不复狂热,他的歌、他的影却依然亲近。
——Judy 1974年生人 北大在读硕士
从前他熊熊燃烧,眼神热得不得了,妄想有一日看到真的他,能够被Touch,被燎到眉毛亦在所不惜。前年吧,看了一场他的演唱会,这个男人的外观比以前更美好更吸引,但是忽然觉得,以这样的年纪还在台上取悦人群,心里忽然有了疼惜。
——志虹 1971年生人 航空公司部门主任
从前是青春偶像,轻飘的帅哥,现在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沉了。10年前,我认识一个女孩,她有张和费翔的合影,一直随身携带,一提他就两眼放光,欲滴口水。哎,现在她已是孩子妈了!
——琬惠 1976年生人 全职太太
从前的费翔曾被我惊为天人,我庆幸自己近5年几乎没再见他,自古英雄与美人,怕叫人间见白头,美男子也一样。
——阿萌 1974年生人 报社副刊部主任
从前很英俊潇洒很Man,烧起过很多女孩心中的火,在上海好红的,大家都觉得他像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人物,我年纪虽小,也记得他的爆炸头红外套。现在老了,除了那对漂亮的眸子还算明亮,看到他跟以前一样在台上蹦跳,不禁为他感到吃力。
——Lily 1981年生人 广告创意
他是我惟一不觉得告诉女儿说:“当年他是妈妈的偶像。”而觉得丢人的明星。
——青青 1964年生人 银行经理
我在边开车,边听一个女生翻唱的《那些花儿》,接到你的短信,突然泪流满面。我想费翔也是我们的那些花儿,有些心情在岁月中已难辨真假。他们都老了吧,他们都还吗?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Cecilia 1972年生人 公司副总……


今生:在这样急功近利浮躁时代,他依然保有王者气质、受到由衷敬重
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了件少穿的连身吊带丝裙。
我知道,对于一名记者来说,这未必是好事,关情则乱。其实,或者因为晚熟,当年我并不是他的Fans,但作为班级文娱委员,曾经应广大同学的要求,在班会上,用一台“三洋牌”两喇叭录音机,为大家播放他的“内地成名曲”:《故乡的云》,《冬天里的一把火》。
那时候,他由广州太平洋音像有限公司出版的首张专辑还没有推出,两首歌都是一位同学直接由央视春晚录下来的,间或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然而这一点也没有影响同学们的欣赏热情,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站在讲台上的我偶然回首,睇见的那60多双稚嫩眸子中,齐齐闪出的专注、沉醉、热烈的光。

将如上感人画面讲给他听,他琅琅地笑——当真是琅琅,金石相击的声音。
不过是至为普通的T恤、仔裤,然而他穿了,端坐那里,即有一种迫人的“星相”。我想这是因为他,铿锵的一举手,优雅的一投足,要么逻辑严密地表述,要么发自胸腔、而不是喉头地暖笑。
毫无疑问,他撼动过一个时代、一个国家的娱乐界——固然因缘际会,然而,这个人,怎么就不是其他?
与他同时代的歌手,退隐的退隐,靠几首20年前老歌混日的混日,惟独他,仍在不断试图突破自己——目下他的在北京和伦敦来回奔波,就是在操作新专辑。
“完成时间?不,我没有给专辑的完成限制一个固定的时间,虽然我签有唱片公司,但不会受市场影响太多,最快也要到年底才能完成。因为,”他顿一下,神色庄重,“我要每一首歌都有好听的旋律和有共鸣的词,在编曲上也希望有不同尝试,而由一些不同出发的点,同一个旋律编10个不同的风格都可以……所以,”他笑,“这么多年来,我的生活重心一直完全是工作,休息的时间很少很少。”
一名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他笑:“理想主义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美,但落实到现实中,就是麻烦和罗嗦。我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惨的。张弛,”他转头叫坐在一边的北京经纪人,“你有吗?没有?”他转向我,“哦,等一会儿我离开,你单独约他谈好了,他会有很多苦水向你吐。”(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