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72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蔷薇蔷薇处处开(下)

(2006-05-15 16:07:54)
分类: 风月录
蔷薇蔷薇处处开(下)

4.
我不认为一场绝症便可以荡涤一个人伧俗的灵魂,但至少,可以使人有时间停下来想一想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分出从前Shopping的一点时间精力给至爱亲人。
我带妈妈去天伦王朝。她不敢进旋转门,我拉住她的手。她的手指骨节真大,都是从前为爸爸和我手洗被单洗出来的,我不信本科毕业的妈妈小乔初嫁时就是这般模样。
我还记得8岁时爸爸向我说起它们时的鄙夷:“一点不像女人的手!”两年后他走了,跟一个指若柔荑的女人。我一直为此感到羞惭,如果说当时只是为妈妈的缺乏风情,为爸爸因为憎恶而眉头紧锁的难看样子,现在则是为自己的自私和冷漠。
妈妈走路还是那样有些一撇一撇地内八字,坐下后躬腰驼背。侍者看她一眼又很快地转向我:“小姐,请问需要什么?”
“请这位女士点。”我将菜单推向妈妈。
“我不懂。”她嘶哑着嗓子,像个孩子似的拼命向后躲。岁月在有些人那里是财富,有些人那里是灾难,妈妈自从20岁就没再长过,除了皱纹和赘肉。她更年期来得很早,我的青春期是听她对爸爸终年如一日的谩骂挖苦中度过的。有回我实在不耐,说了句“难道你没有一点儿责任吗”,她劈手给我一个耳光。
“今天左边第3颗上牙疼得厉害。”从头顶到脚尖变着花儿的痛或痒是爸爸走后她第二个话题。
“鱼翅羹,大份。”我转头对侍者说。

5.
“……我知道应该忘掉,但我忘不掉。她是我妈妈,陈弥,这是我平生污点,至死也逃不脱。”我深吸一口气又大力吐出来,“你没有这样的妈妈,你不懂。”
他看住我:“我是没有。但你想过吗?除了抱怨和逃避,你为妈妈做过些什么?难道她的一生,仅仅需要几顿华丽的大餐?在跟朋友一起尽情玩乐的一个个夜晚,你记起过她的寂寞吗?”
胸口忽然噎得发痛:“但那不是我不愿意做,是做不到!”呛得泪差点下来,“每个人都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他微笑:“好。那么做好自己的本分已经是完美人生了。”停一停,又说,“你不觉得她是因为害怕,才故作凌厉的吗?哪天有空,耐心听她把话说完一次。”
我睇住他温文含笑的脸,忽然想到,如果没有生病,我真的就不会走近他——那么我愿意感谢上帝。
“你不爱他对不对?那么千万别去招人家。你爱上他了对不对?那你拿什么去交代?”那只Tiffany的戒指送得真值,刘韵的话句句箴言,“你以为你活在《神啊,请多给我一点时间》里啊,身患绝症比健康人脸色还好,最后以优雅的姿态幸福地死在情人的怀抱里……”
但我出名的嘴硬:“你还真拿我当常盘贵子啊?八字没一撇的事儿。这辈子我还真没爱过谁呢,要是有她那场风花雪月,死了也值。”
“傻子!”她别过头去,“我宁愿你缺盐少醋地活着。”

6.
我从不知道两个月的时间可以这样飞逝,我也从不知道一旦全心投入,那些枯燥的数据居然自有起承转合的意韵,而那个出名疙瘩的Joe,面色居然也可以有和蔼可亲的一天。
他终于找我谈话,为我调一杯可可:“Hycinth,一定要走吗?告诉我真实理由,或者我们可以商量。”
我是多么地希望!事实上一直以来,因为他的精益求精,我学到太多书本上不可能有的精萃。可是,上帝安排人的命运是从不商量的:“谢谢你Joe。我将出一次远门。”
他握紧我的手:“那么记得,这个职位永远为你保留。”
哦Joe,如果上天让我从来一次,我会对你说……让我们再合作一万年。

7.
开门的一瞬,我看见妈妈眼里闪过的惊喜:“最近工作不忙啊?”
我搁下手里的大包小袋:“公司派我去英国,可能会很久才回来。”
她眼里的光倏地暗下去:“妈妈这辈子,好像注定孤单……”
我把头埋在她的肩上。
出身于一个孩子众多的大家庭,是不上不下的老五;四姐大她一岁,聪明漂亮,父母言里言外全是“四儿”,论到小五就说“憨头”;说给四儿,小五买鞋,盼了一整天,买给四姨的是锃亮的小皮鞋,妈妈的是灯心绒布鞋;好容易大学毕业,成绩蛮不错的,谁知正赶上下干校,出身不好,什么也做不成;爸爸是人家介绍的,跟那个年代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看看年龄到了也就结婚罢;那个年代哪里听过“美学”之说,洗衣粉碱性大得烧人,也没什么护肤霜;女儿一天天长大的时候,就是青春悄悄溜走的时候……
听着,问着,说着,含着笑,胸口一阵阵发紧发痛。照片上年轻的妈妈一对乌黑的麻花辫子,一双圆圆的亮眼睛,是个好看的人呢……一个个黑夜,我借着做梦的理由一次次突然转身,紧紧抱住这个可怜的女人,我亲爱的妈妈,有什么湿湿地一直流进耳朵里。

8.
刘韵:
我亲爱的朋友,我是在日喀则的一个网吧给你写信,网费很贵,而我的视力好像一直在下降,所以原谅我不能写得太长。
10月了,天气越来越冷,游客也渐渐少了。但我不觉得孤单,有只流浪狗每天早上蹲在我住的小客栈门口,等着跟我一起出去散步。下午,我会教客栈主人家的两个小女儿写字,她们真聪明,学得很快。
夜很长,胸口绞得睡不着时,会想起从前的日子。我曾经以为岁月很长,长得要一天天筹算出很多事情来填满它;现在才发现,它实在太短,短得甚至来不及为我们的热爱留下一些印痕。我想我是幸运的,终于赶在离开以前,触摸到了幸福女神的足尖。
谢谢你代我转告陈弥,那个他在蔷薇花前邂逅的朋友,因为不得不的原因,必须很长久地在外远游。啊还有,与他相处的每一刻,都美若5月的蔷薇。
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祝福!
爱你们的可萌

(完。一篇旧稿,忽然想要在这个蔷薇蔷薇处处开的绮美季节给朋友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