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向天真的女人投降(上)

(2006-02-14 00:46:05)
分类: 风月录

70年代出生的中国女子,第一件时装多半是件白色的棉布围兜:腰前绗着细细公主线,两肩飞着小小荷叶边,穿上后,整个人如心思简洁、明媚喜人的布娃娃。不过长大后,令她偶然午夜梦徊,不禁悚然一惊的,却是那雪白底子上,嫣红手绣的两个圆润、清丽的舒体字:天真。

 

向天真的女人投降(上)

 

1

初见续莹,我以为她与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或者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公司员工手册封面,便是左“团结”、右“协作”赫然两对初号黑体字,仿佛森然朱门前那双凛凛石狮,令我等上门讨杯羹者于身于心先自矮了半截;女同事人手一只的Tiffany,假若你胆敢宣称并不十分钟意它的风格,那么第二日的员工午餐时分,只得自发自动贯彻孔老夫子的“食不言寝不语”之前半部;对于女人几番挣扎,终于臣服的爱情,若是脱了“优雅美丽,善解人意”——亦即“乔张作致,机关算尽”的巢窠,你以为略平头正脸的男人肯得屈就?

……总之,当续莹一袭芝麻色洋装——自从我们老板测得她的适用色谱为秋季色系,公司上上下下的女人便个个成为“芝麻酱拌鸭蛋黄”爱好者,旧象牙肤色、穿粉红则显皮紧肉光、着沙色却露憔悴苍瘠的索娅也不例外——左手食指上一只新款Tiffany,浅笑眯眯进得门来,我不过以为亲爱的老板不知从何处又淘来一只好用的芭比娃娃。她长长直直伸出右臂,如前来报到的大一新生:“我是Dear陈,你呢?”

Dear?我不由得疑惑,是否前晚老板亲督加班时表现太过搏命,致使听力下降?这种情形不是没有过,隔壁部的部长依莉莎半年前,便一日清早起床倏然双目失明。彼时她一个人住,有个对她一片痴情,而她始终半远不近的男友——她要他在,因为她有时会寂寞,很寂寞;她隔他三远,因为他不是她理想中、可以姊妹淘前低调炫耀的金龟婿……

医生的检验结果是长期身心压力过大,可能当天就会恢复,也可能是一辈子……兔死狐悲,就是依莉莎的死对头索娅也不是没有一点恻然的,为依莉莎举行的慈善拍卖Party上,索娅献出了心爱的水晶胸针——不过,谁知道这是不是她使的又一着什么计呢?反正3个月后,视力日渐恢复的依莉莎拉着男友,不,先生的手,在算得上盛大的婚礼上幸福得又哭又笑:“是他,紧紧牵住我的手,令我闻到了久违的花香;是他,令我发现街角那间面馆的乌冬面,当真不比五星饭店的坏……现在,我就要重返公司……”

一旁索娅的面色,比当初天降遽灾的依莉莎还要差。

 

2

但看来每日一颗善存、两粒丹麦鱼油、一匙阿胶、两瓶鸡精不是白吃的,我的剩余价值尚颇可供老板榨取一阵,Dear的确是续莹的英文名字。

“这是谁为你取的呢?跟愚人节……没什么关系吧?”午饭时,芬妮吃吃笑。索娅白她一眼,这名她大力培养的爱将总是好奇心过胜。

“当然是我自己。”续莹正一门心思地往粗麦面包上塌黄油,“因为我觉得,这名字很温暖。”

“但是,” 芬妮仍然好奇,“我们知道你专拣粗麦面包吃是为了Keep fit,那么塌那样厚的黄油却是为什么?”

续莹瞪大眼睛:“哦,不这样,又怎么吃得下去呢?”

大家面面相觑,不禁一齐大笑出来。索娅与芬妮尤其前仰后合——续莹是依莉莎手下。

“你皮肤蛮不错啊,很白。”好容易止住笑,索娅道。这倒是真的,如果说公司以前数索娅皮肤最白,那么现在,这顶桂冠只得属于新鲜象牙肤色的续莹。续莹正要道谢,芬妮打个呵欠接上:“皮肤白就是好——一白遮百丑么。”

一边的依莉莎不由得面色一沉。续莹却呵呵笑起来:“哈,从小,我奶奶和我妈妈就一直这么说我呢。”

 

3

对于续莹的做派,开始我与索娅们一样,以为她不过是在不相干事上故作烂漫,以解他人防范之心,从而曲线救国。她其实年已不少,若无一点心机,一个28岁的女子——当然,凭良心说,她看起来倒并不像——如何能在枪林弹雨的江湖多年屹立不倒,且给我们挑人最狠的老板看上?据说索娅特地去查了续莹的背景,发现她出身普通高校,毕业后自小公司做起,今日得以进入闻名遐迩我公司旗下,也算成绩不薄。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人意料。依莉莎不过去欧洲总部呆了一周,回来已见本部员工纷纷忙得长发的披头、短头的散发,满世界乱转得只恨不能骑上根扫把。见她归来,一个个双眼含泪语不能成:“索娅,还有Dear,她,她们……”费得半天劲,依莉莎才弄清原委,原来是她自己错眼识人,走前指定的临时负责人陈续莹,也就是Dear Chen,欣然接下了索娅抛出的所有最疙瘩Case、最难缠客户,现如今整组人员别说加班加点人仰马翻,就是肯将自个囫囵趸出,也未必能在规定期限赶得完这些工。

依莉莎面色铁灰,她几乎即时就要断定,那个立志要令她胼手胝足好容易累积、几乎因此失去看这个世界权利的半生英名坍塌殆尽的Dear,不是索娅派来的同党能是怎样?一时间她眼前发黑,几乎重蹈半年前覆辙——然而即便咬着牙,她的出语仍然听来温馨袅袅:“Dear——”

续莹的脸色比她好不到多少,沙哑着喉咙:“你回来了?一路辛苦。”

依莉莎深吸一口气:“那么你辛苦得如何了?”

续莹眼里发出晶亮的光:“真是挑战,要是做成了,别家公司一定会羡慕得昏倒。”

依莉莎惨笑:“现在,我只求你不要让我昏倒。”

 

4

依莉莎没有昏倒,续莹却昏倒了,连续数十天的每日只睡三四个小时,外加超负荷的工作,续莹终于支持不住,静悄悄地自座椅上溜了下去。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或者续莹还得继续留在公司——此是后话,但她醒来后第一件事,居然是打电话给她一位做医师的同学,令人家急火火赶过来,就在Office里乒乒乓乓摆开架势打起了点滴。

没错,她带领大家完成的方案棒极了,不仅没有超出合同期限,连那个出名挑剔的客户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虽然他赶紧咽了回去,但还是被依莉莎及时捕捉到,作为提价的充要理由转告了老板。令她诧异的是,这样一笔就堪完成当季份额的大单,居然令老板黛眉深锁——因为保养得力,虽然年已不惑,老板不锁黛眉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但此刻……

    凭借多年道行,依莉莎本能地感到续莹处境不妙,但她想痛了脑袋也不知是怎么输掉这一员爱将的。我知道,但我不能说——说又如何?(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