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7,62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屋场琐事(八)

(2006-01-23 06:30:16)
分类: 往事如烟
凌恒是“吉人天相”,小老冰也算个“吉人”。不对,周书记才是真正的“吉人天相”!

正当小老冰愁眉苦脸,如丧考妣的时候(怎么,你老冰是不是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如丧考妣”都用上了?唉,这么说吧,小老冰的考妣可给不了小老冰肉吃,有句俗话是怎么说的?“有奶就是娘”,这周书记,也能算小老冰的重生爹娘了吧。)有人对小老冰说:“放心,周书记没事了。”

怎么了?那年出了一件大事,一位著名的将军飞机失事了。李主任的丈夫,那位收成见好的营级军官,不幸也在那架飞机上。

小老冰看着说话的人,那是同村的下放干部老刘。不相信地问他:“怎么可能?周书记这次可是犯的国法。”

老刘说:“我刚刚从公社回来,听说李主任的男人在部队出了事,李主任哭哭啼啼地已经去福州了。人已经死了,现在只要有人肯保他一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老刘的话,小老冰绝对相信。当然,也有点愿意相信的成分在里面。而且后来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像老六所说,就不了了之了。余副书记当了一把手,周书记去当了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原来的主任调到其他公社去了。那位李主任呢?调去了县妇联,后来又嫁了一个还是福州军区的师级军官,立即随了军,这下那个军婚不会被破坏了吧?反正大家都挺好,就连那个猕猴都弄了个证明,病退回城了。这算是余书记帮的忙吧。

为什么老刘的话,小老冰那么相信呢?这老刘不是一般人,是高干。

小老冰刚到周家时,以为除了小老冰,所有带把的全姓周。后来才发现带把而不姓周的除了小老冰,还有两人。一位姓邹,反正听起来和周也差得不远,是个倒插门女婿,也是个人物,还有一位就是老刘。上门女婿的故事以后再说,今天先说老刘。

老刘当然有名字,但老冰现在有点怀疑那是不是真名。到村里第二天周书记就跟小老冰说了有这么一位,让小老冰别跟他来往,因为那位是“特嫌”————特务嫌疑。

小老冰一听特别兴奋:“什么特务?”

“听说是双料特务,日伪特务和蒋匪帮中央情报局特务。”

小老冰一听不对,这不是三料特务吗?转神一想,书记说了那还能有错,可能前两天蒋匪帮和中央情报局刚刚合并了也不一定,就又问:“那为什么还不抓起来,放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反正放在我们生产队,让我看着他。”

哦,原来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伟大战略部署,小老冰还是不问为妙。

老刘像个哑巴似的,在田里从不说话,一个人住在仓库的一间厢房里,也不和人来往。就周书记回家有时去他那里看看,大概是在监督教育他吧。小老冰实在忍不住,一天问他有没有老婆孩子,他回答小老冰一个字:“嗯”。

“嗯”?这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小老冰不得要领。

一天在公社“乡办”,小老冰看到老刘在领工资,吓得小老冰张开了嘴巴合不上去:十块一张的“大团结”,厚厚一摞子,有十好几张。不对,根据小老冰的那点知识,这位是高干,十二级以上。(后来知道了,行政十一级)

小老冰又问了:“老刘,你原来在什么地方工作?”

还是一句“嗯”。

得,从此再不和您说话总行了吧。

有一次晚上破天荒地老刘到小老冰这里来了,他没有煤油了,找小老冰借煤油。装满了煤油灯以后在床上坐了下来。看到小老冰在看的外交学院编的《基础英语教程》(“林格风”传到中国以前,那就是960万平方公里上唯一的一本英语教材了),拿起来翻了翻,又破天荒地开口说了一句完整的句子出来:“这本书可以,是真正的英语。”

“老刘懂英语?”

“嗯。”

从此,小老冰是彻底断绝了要和老刘交流的念头了。

1976年9月9日先帝爷驾崩。9月11日中午,老刘很稀罕地又到小老冰这儿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个大纸箱。

“小鬼,我要走了。”

“嗯”,这次是小老冰说不出话来了,倒不是在装酷,是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调令早上到公社了,等一下有车来接。”

“去哪儿?”

“北京,文革前我是省公安厅的。小鬼,不该知道的事不要问,这样才能保的平安。”大概是看到小老冰还想问些什么,老刘又补了一句。

小老冰算是彻底的泄了气,跟老刘是交流不起来了,但看到老刘拿来的东西又开心了起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