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把打土豪分田地说得这么漂亮也挺难的

(2020-12-14 16:57:30)
分类: 这个可以发

北京的车牌新政,你要说是嘬牙花子搜肚肠子最后努出来的损招,我还信。但你非要说成是“公共资源公平配置”,那我只能吐了。

N年前,“公共资源公平配置”,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再往前捯,历史书上的所有“均贫富”,都叫“公共资源公平配置”。因为“均贫富”和打土豪分田地都有一个共同的假设,就是土地属公共资源,不能是私人的。就算你手里的土地,是通过买卖、继承,开垦,有地契有手印,事实上是私人的,但到了均和打的人那儿,就都不认了,必须均了你,分了你。那个年头,这不是认不认和交不交的事,而是你项上人头还在不在的事——因为是公共资源,所以土地只能是分而不能是交,至于命,因为你的私产在我眼里是公产,所以你有原罪,该杀该留就看我心情了。那要是当初改赎买呢?门儿都没有。因为中国是农业国,土地事关重大,城里的工厂铺子还可以假装商量一下赎买,土地则坚决不成,必须均,必须分。而且均和分之后,也不能变成贫下中农的私产,必须以国家的名义变成公产,贫下中农也只是“借”公产种地,租子就是交公粮。改开起头儿闹得都要掉脑袋的事,其实也不过是让农民租借土地有个保障,名曰“承包”制。而到底什么时候农民才能真能拥有自己的土地呢?都说了,兹事体大,想都别想。

2020年了,说起这事儿不免恍惚。能旧事重提,当然还要拜北京的车牌新政所赐。因为在我眼里,这个“公共资源重新配置”,跟当年的打土豪分田地是一样一样的。

车牌是公共资源吗?这里存在一个悖论——当初的车牌,是方便交通管理而无限制配发的私车“身份证”,就跟人一出生就有个户口是一个意思。那么,户口是公共资源吗?这里又有个悖论,无论是人的户口,还是车的牌子,从政府发放的角度,都不具备资源价值。只有到了后来——车牌子是近年,因为市场因素的介入,在使用层面慢慢形成了市场价值。但必须明确的是,这个市场价值从未被官方认可,证据是,倒腾户口和车牌是要坐牢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已经被官方否定的资源价值,现在却成为堂而皇之拿来为新政吹捧的依据。

继续讲道理。

这个所谓的公共资源,按其使用方式,即一旦配置到私车,就在政府与车主之间形成了默契,即让渡制,可以无限期无限额地共人民使用。但问题来了,车牌本来属于海量,足供所有购车人拥有和使用。直到开始限购,这个前提就突然倒塌了——车牌变成了具有市场价值的稀缺资源。什么东西一旦稀缺,不仅性质大变,而且一定会在所有权上出现纷争,一般的结果是,始于市场,而终于垄断。

问题就出在了这个节点上——当初海量前提下让渡完成的车牌,其性质为什么要依现在的稀缺资源定性?为什么要被褫夺继续拥有的权利,而不得不让出?这是不是有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味道了?要知道,每一个车牌都不是白白占有的,都意味着拥有者必须以购买车辆创造税收为前提。他们对国家财富的支撑,奖掖可以不谈,但卸磨杀驴的性质,却不能不提。现在连赎买的可能性都没有讨论过,是说这也像土地一样,兹事体大吗?

这又是想多了。车牌当然没有土地重要,但车牌的资源价值,一旦被政府发现,就会变成比市场行为更邪乎的力量,加以利用。比如,你不妨算计一下,是一个拥有几个车牌的车主购车欲望大呢?还是全家一个没有天天嗷嗷叫的人购车欲望大?只有打破现有的摇号政策,“重新配置”,促进汽车消费才能大踏步向前。所以,归根结底,我认为,北京的车牌新政,不存在道理可讲,唯一的目的,就是收获韭菜的季节又到了。如果非要讲道理,那就是打土豪分田地的道理,不值一驳的道理。

有意思的是,就在新政发布的同时,网上也出现了关于拥堵费的传闻。拥堵费,你可以看作避免拥堵的管理之法,也可以看作收割韭菜的又一个箩筐。同理,所有空地划线收停车费,你也可以看作是限制用车的管理之法,也可以看作收割韭菜的另一个箩筐。如此等等,举一反三,北京的交通,就是由限制和收割杂糅一起的一锅乱炖,到了出锅时,软塌成一堆,分不出彼此拉倒——包括掌勺的自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