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6,556
  • 关注人气:2,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严重断代:70后面对当代文学集体失语

(2012-03-30 11:35:23)
标签:

杂谈

分类: 记忆苍白深沉了

 严重断代:70后面对当代文学集体失语
    如果我告诉别人,我在世俗化的汉语中发现了经典,没人信,因为我不权威,因为我不学院,因为我不专业,因为我没名气,因为我是70后,以为我是捧臭脚;如果我告诉别人,我发现经典作家一个致命的硬伤,没人信,因为我不权威,因为我不学院,因为我不专业,因为我没名气,因为我是70后,以为我是哗众取宠。
    眼力和阅读功夫,很大一部分和学识有必然逻辑关系。但和名气、权威、年龄无必然逻辑逻辑关系。
    今天上午,坐在阳光明媚的阳台上,抽了六根劣质烟,听着贝多芬激昂的交响乐,想了半天,对一个问题没整明白。
    这个问题来自我近段时间的阅读。春节过后,我几乎没有阅读什么专业书,什么流行读什么,什么畅销读什么。给自己洗洗脑子,倒腾倒腾自己晦涩的肠胃。当我读完胡野秋《六零派文学对话录》,这个问题越来越大,后来形成了强大阴影,把春天阳光暗示的温暖一扫而光。
    胡野秋的《六零派文学对话录》反复提到作家的代际问题,我最关心的是70后作家。尤其是胡野秋和李师东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原文太长,我不引用了。大致意思是,文学大家中,很少有70后的作家,尤其是搞文学评论的,别说出名成家的,就是专门搞文学评论的70,后凤毛麟角。70后搞文学评论的,除了谢有顺,还有叫得响的权威吗?
   文学这东西,我始终不觉得很崇高。一直到现在,我从来不认为写作是一件高尚的事业,记得15年前,我和一个哥们合租房,这哥们去和房东谈的时候,总在强调他是写东西的,需要安静,他很在意自己的这个,我狠狠的鄙视他,可他就觉得自己很高尚。当然,这个70的后哥们,最终走南闯北,拉广告,卖杂货,没有从事他认为很高尚的写作事业。其实,这个哥们给高尚的文学写了一个异化意味的旁白。
   我一直认为,文学天然资源和自然资源一样,会逐步减少。苦难和抗争是文学的天然资源,如同油和水逐年减少一样,苦难和抗争的资源在逐年递减。70后没有像父辈那样经历民族的大起大落,对沧桑和苦难没有身体体验;没有经历文革一代人的痛感;没有像60后作家,童年对饥饿有深刻的记忆。所以,70后作家的作品,缺乏文革一代作家的深刻反思,没有60后作家面对宏大叙事的反叛和抗争意识。
   福克纳曾经说过一句话,原文我记不住了,大意是正因为他热爱美国,才会批判美国。事实证明,那些撒娇式叙述注定要成为文学史上的手纸,真正留住的是那些表达人们的苦难和抗争、痛苦和迷惘的叙述,批判和渴望暗结,不适应的阵痛和嬉笑怒骂杂糅。
    与60年代作家不同,70年代出生的吃得饱穿得暖,战争、贫困、饥饿对于他们没有体验,他们生活在安定繁荣的时代,不是饿死,而是要烦死。先辈们的经验世界已经不具备指导性了,小说苦难叙述的传统开始出现了断裂。他们的精神世界在理想主义的光环下逃离。
    70后还是出了不少作家的,最少有不少作家的作品有很大的市场力,不管他写的是什么。是不是在文学的圣殿里成永恒的塑像,其实并不是文学主要诉求的标的。这个问题,我能理解。     

    我最大的困惑,就是70后搞文学评论的几乎绝迹。胡野秋和李师东发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其实就是70后面对当代文学,属于集体失语。
    为什么?70后基本人到中年了,应该是中流砥柱,但文学评论既没有留住,也没有抵上,这是文学评论严重的断代现象。70后为什么会面对当代文学集体失语?我只是结合自身,分析分析问题是怎么形成的。更宏大的分析,留给专家们。
    第一,文学不再崇高了,70后对文学崇高有集体怀疑。用俗话来说,婊子都衣不遮体,老鸨肯定对这个行当失去奋斗终身的理想。连我这个整天卷缩在书房的人,也研究古代男人和女人的情感问题。懒得去梳理所谓的文学和文学现象了。我们不是躲避崇高,我们是理性选择,要知道,我们上有老下有小啊。
    第二,多元化的就业渠道,导致一些对文学评论有很大兴趣的人转轨。70后其实很特殊,刚毕业的时候,正赶上资本和文化名正言顺的交合,文学脱裤子换钞票,俗称拳头加枕头,他们蓬头垢面激情满怀地对文学抒情的时候,钞票砸了他们几下,现实就是现实。在中国,男人肩负建家立业的伟大任务,那种没有光明未来的文学评论生涯使他们很不体面地活着。有不少以前对文学评论有兴趣的70后,投身于网络,投身于文化公司,投身于经济实体。没有彻底转轨的,很多写时评了,这个市场很大。
    第三,70后文学评论民间化。其实,很多以前对文学抱有极大热情的70后,虽然转轨了,但不说明,他们的素养丢失了。胡野秋和李师东也提到,很多不错的文学评论在网络出现,因为没有利害关系,所以直言不讳,没有遮遮掩掩,装腔作势。不是没有,而是散落民间了。正由于文学评论民间化,所以,很难形成气候,产生很大的影响。
    其实,这都是外部原因,内在原因,很复杂。文学创作,门槛很低,不一定需要专业素养,写小说或者写诗歌,是否大学中文系科班出身,无必然逻辑关系,甚至初中、小学毕业,都可以进行文学创作。但是,文学评论就不一样了,门槛相对较高,除了专业素养、厚实的理论基础、学术兴趣外,还需要广泛的阅读量,小说家读过的作品,搞文学评论的需要读,小说家没有读过的作品,搞文学评论也要读。进入90年代后,文学相对市场化,在功利性主导下,70后专心进入文学评论这个行当人急剧减少,不像80年代,文学评论风起云涌。
   “欢迎批评”是作家冠冕堂皇的谎言,没人心甘情愿接受批评。恰恰搞文学评论的几乎都是从问题入手的。所以,作家和评论家形成相对的紧张对立状态。搞文学评论的门槛较高,愿意从事文学评论的人凤毛麟角。谁愿意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像我这样偶尔会很学究的评论一番的民间声音,一直都有,但总是被人质疑和漠视。但是我习惯了,我不那么认真,去讲究讲究,因为我对文学没有什么义务和责任。
    我业余一说,姑妄听之,姑妄信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