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28,146
  • 关注人气:25,0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说郓哥

(2020-07-03 08:09:02)
标签:

水浒

风之子

分类: 《水泼梁山》

 

 

                 《水泼梁山》49

                    风之子原创

 

 

    

说说郓哥吧。几乎所有的《水浒》影视作品,郓哥都是仗义小孩。

真的是吗?来看原著。

郓哥是叫卖水果的,长期得西门庆照顾生意:

那小厮生得乖觉,自来只靠县前这许多酒店里卖些时新果品,时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其日,正寻得一篮儿雪梨,提着来绕街寻问西门庆。

姑且不论西门庆好坏。但他于郓哥而言,好歹算是照顾。正如郓哥所言:

郓哥道:聒噪阿叔,叫我去寻得他(西门庆)见,赚得三五十钱养活老爹也好。

这时候,有人挑唆郓哥出头:

那多口的道:西门庆他如今刮上了卖炊饼的武大老婆,每日只在紫石街上王婆茶坊里坐地,这早晚多定正在那里。你小孩子家只顾撞入去不妨。

这相当于告诉郓哥,西门庆在王婆茶坊勾引武大老婆,没关系,你一个小孩子,只管去。

先不说这人是不是路见不平,但支使一个小孩子去触霉头,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人。

那么,郓哥的反应呢?

那郓哥得了这话,谢了阿叔指教。这小猴子提了篮儿,一直望紫石街走来,迳奔入茶坊里去,却好正见王婆坐在小凳儿上绩绪。郓哥把篮儿放下,看着王婆道:乾娘,拜揖。那婆子问道:郓哥,你来这里做甚麽?郓哥道:要寻大官人赚三五十钱养活老爹。婆子道:甚麽大官人?郓哥道:乾娘情知是那个,便只是他那个。婆子道:便是大官人,也有个姓名。郓哥道:便是两个字的。婆子道:甚麽两个字的?郓哥道:乾娘只是要作耍我。我要和西门大官人说句话。望里面便走。

明明是有求于人,却是这般的理直气壮。是郓哥真的年纪小不懂?

不是。

其时郓哥已经十五六岁。

他是这么赤裸裸对王婆说的:

不要独自吃呵!也把些汁水与我呷一呷!我有甚麽不理会得!婆子便骂道:你那小猢狲!理会得甚麽!郓哥道:你正是'马蹄刀木杓里切菜',水泄不漏,半点儿也没有落地!直要我说出来,只怕卖炊饼的哥哥发作!

郓哥这话再明白不过。你王婆帮西门大官人牵线搭桥,肯定得了不少好处,但你不能吃独食啊。我也须得些好处,卖点梨给大官人。如果你再阻拦,信不信我告诉武大去,大家都没好处。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说明郓哥深深懂得其间的厉害和道理。他敢于这么理直气壮的去找西门庆卖梨,是他觉得西门庆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理应怕他。他觉得王婆这么做不够意思,是觉得王婆想吃独食。呵呵,这个小孩,不简单。

直到这时,请原谅,我并没有看到郓哥的正义感,不过就是想趁乱捞一把的小无赖!

果然,着了王婆打的郓哥是这样的:

这小猴子打那虔婆不过,一头骂,一头哭,一头走,一头街上拾梨儿,指着那王婆茶坊骂道:老咬虫!我教你不要慌!我不去说与他!不做出来不信。提了篮儿,迳奔去寻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武大郎。

那么,郓哥又是怎么告诉武大的呢?

第一,让武大请吃喝:

武大道:好兄弟,你对我说是兀谁,我把大个炊饼送你。郓哥道:炊饼不济事;你只做个小主人,请我吃三杯,我便说与你。武大道:你会吃酒?跟我来。

第二,拿武大钱,帮武大设计捉奸:

武大道:既是如此,却是亏了兄弟!我有数贯钱,与你把去籴米。明日早早来紫石街巷口等我!"郓哥得了数贯钱,几个炊饼,自去了。

郓哥帮武大的整个过程,依然是一个获利的过程。

这让我想起王婆。

王婆为了是十五两银子帮助西门庆勾引潘金莲。而郓哥为了几个梨就敢反了王婆和西门庆,又为了一顿酒肉和几贯钱,帮武大设计捉奸。

双方都是逐利,这几乎无关正义,不分高下。

直到武松要求郓哥作证,还是一个不断获利的过程:

郓哥那小厮也瞧了八分,便说道: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赡,我却难相伴你们吃官司耍。武松道:好兄弟。便去身边取五两来银子。你把去与老爹做盘缠,跟我来说话。郓哥自心里想道:这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便陪待他吃官司也不妨!将银子和米把与老儿,便跟了二人出巷口一个饭店楼上来。

武松叫过卖造三分饭来,对郓哥道:兄弟,你虽年纪幼小,倒有养家孝顺之心。却才与你这些银子,且做盘缠。我有用着你处,事务了毕时,我再与你十四五两银子做本钱。你可备细说与我:你恁地和我哥哥去茶坊里捉奸?

我们当然不能说郓哥是坏人,他至始至终都很孝顺,知道赡养老人。但是,我们也不能过于拔高,说郓哥是个仗义的好人。他,其实就是个平凡人。驱动他一切行为的本质,其实是利。奇妙的是,郓哥时时处处以赡养老父为名招揽生意,但我们究竟又何曾见施耐庵写过一笔郓哥赡养老人?这是有意味之笔。

我更倾向于相信,一个记不得别人好的人,不会是一个无私的人。

    他求西门庆也好,帮武大郎也罢,甚至为武松作证,都是为了生存,为了在别人的喜怒哀乐生死存亡之间获利。

 

 

 

风之子的书:

 

购书链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王婆文化
后一篇:宝黛初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