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镐把子
李镐把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560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哈尔滨足球往事

(2017-02-03 11:08:35)
标签:

杂谈

​哈尔滨是一个因为铁路而兴起的城市,足球也随着两条蜿蜒的铁轨来到了这个充满着魔幻色彩的城市。小的时候经常去道里的红星体育场玩,那并不是一个标准的足球、田径运动场,跑道短,观众席也很少,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早在上世纪的1920年代,它叫东省特别区第一体育场,是一个自行车竞技的场地,我也曾看过红星体育场的老照片,黑白的底色依然挡不住岁月的光芒。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疯狂迷恋上了足球,我的同学邓川江家离红星体育场很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俩在红星体育场练习射门和守门,光着膀子穿着小裤衩,别提多爽了。

最早接触足球应该是在1986年,当时我家有一台黑白电视机,从央视的新闻中11岁的我知道了在遥远的墨西哥举行了世界杯的比赛,有一个阿根廷人姓马,球踢得相当了得,他和他的球队最终高高举起了大力神杯。

印象再深刻一点的要数1989年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旅程,在一个相当闷热的夜晚,中国队在沈阳依靠两次精准的传中,很轻松的拿下了伊朗队。说实话,中国足球的水平在当时还是可以的,基本上可以排在亚洲前三的样子,最起码踢日本是不成问题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没想到现在的国足和泰国队比赛都让人提心吊胆。

在我的学生时代,学校经常要组织我们去八区体育场开运动会,每一个春风洋溢的五月,市人民体育场的看台上都会出现一张张稚嫩的面孔,加油、呐喊,度过无忧无虑,无需奥数、补课的一天。记得那时候市里面开运动会是相当隆重的一件事,甚至会动用空军的轰炸机来通场助威,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来了三架轰五,飞机庞大的身躯从体育场上空掠过,飞机的阴影和发动机的轰鸣声至今让我难忘。

另外我还清楚地记得一件事,丹麦的奥胡斯和哈尔滨结拜成为友好城市,奥胡斯少年队和哈尔滨少年队在八区体育场举行友谊赛,学校通知必须去,哈尔滨队2:0获胜,大家都很激动。当年那支少年队的球员如今应该都40多岁了,不知道这些队员是否还爱着足球。

1990年世界杯期间,哈尔滨的足球运动也开展的如火如荼,每个区都有足球队参加市运动会,场地就在八区的外场,一片土场,哪有现在的人造草皮啊。我记得阿城队实力非常强,因为他们有不少朝鲜族的运动员,南岗和道里的实力也不错,高质量的传中和中路包抄依稀可以看到西德队硬朗的风采。

南岗有个体育场,就是博物馆对面那块地,电影《冰上姐妹》就是在那拍摄的,篮球中锋石挪威也在那片场地上惊吓过冰城老百姓。他太高了,不参加防守,就在对方的篮筐下面呆着,队友把球吊到他头上就行,他伸手一接,往篮筐里一放,完活。当然这一幕是我爸当年亲眼所见,我添油加醋地记录下来。

高中的时候在铁一中,我们学校的体育场也是有来头的,原来叫火车头体育场。1927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由白俄学生和中国学生混合组成了一支足球队。同时,中东铁路局的白俄职工也组织了一支足球队,名叫“火车头队”。这两个队经常在火车头体育场进行友谊比赛,两队实力相当,互有胜负。工大队前锋曹三宝(延边人)技术较好,是主要得分手;火车头队守门员尤拉防守出色,双方比赛常以和局告终。

建国之后,足球在哈尔滨也一直很受重视,这片黑土地也出现过李宙哲等国脚,各大工厂球队之间的比赛更是红红火火盛极一时。

哈尔滨是一个移民城市,在其百年多的建城史上拥有无与伦比的精彩和沧桑,哈尔滨人集移民的冒险、勇敢、乐观、豪爽、浪漫精神于一身,形成了刚直、快乐、豪爽、充满诗意的独特风格,而哈尔滨的球迷无疑是这种风格的代表。如果你不热爱足球,就不会有宽广的胸怀来包容曾经以及现在的球队,如果你不热爱这个城市,更不会在会展中心体育场发自肺腑地高呼:我们的城市是,哈尔滨!足球带给我们快乐和哀伤,让我们学会观察人情世故、直面世态炎凉甚至是背叛逃亡。

经常看欧洲的比赛你会发现看台上有很多鬓发如霜的老球迷坐在那里静静地观赏比赛,四周年轻人的呐喊、喧嚣似乎都与他们无关。看到此情此景,对这些老球迷真是肃然起敬,头脑中一闪念,当我们老了的时候能否也在会展中心体育场重新聆听我们的城市是哈尔滨呢?!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