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镐把子
李镐把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055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口红谜案

(2007-08-23 09:54:00)
标签:

情感故事

口红

我要你死

分类: 我爱胡说
 

口红迷案

 

人物

COCO:28岁,歌手,离异。爱抹口红。

乔二:40岁,房东,无业,怕老婆,变态。

房东太太:35岁,厉害。

肖陆:coco前夫,有钱。

赵佩佩:肖路女友,爱吃醋。

小如:coco女朋友。

小张:女警察,年轻,没经验。

调酒师:25岁。长发。

邻居:30-40岁。

警察2个

 

 

主持人:今天的故事要从一支口红说起。coco与丈夫离婚后,租了一间房,与房东乔二和房东太太住在一起。这个coco是一个爱打扮的女人。无论走到哪,孟如身边总要带着几支香艳的口红。可coco万万没有想到,这口红给她带来的并不仅仅是美丽,还有无法摆脱的恐惧。

 

1、 coco卧室。日。内。(COCO

画外音:(小区外景)我叫COCO。我住在高档社区,虽然我跟房东住在一起。我每天的生活是从中午开始的。(coco用手抹去洗手间镜子上的水气,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刷牙,转过身)

我的生活充满了音乐,忘了说了,我在一家知名酒吧做职业歌手(房间里是轻快的音乐,coco闲适地涂着指甲,不时吹一吹手指,再看看旁边的歌词,跟着音乐哼唱)。背歌词是一件很头疼的事,但我又不得不背。(手机铃声响起。)

coco:喂?哦,找我吃饭?我当然没事。那好,一会见。

梳妆台上,一排口红。

Coco从包中翻出一支口红,旋开。刚要涂,表情凝固了。化妆镜上有几个血红的大字:我要你死!口红掉在地上,coco大叫:啊——

 

2、coco家。日。内。(coco、警察二个)

 

警察甲问话,警察乙记录。

警察甲用手指沾了一下镜子上的字,又用手指捻了捻:字是用口红写的。你最近得罪过什么人吗?

Coco思考着:没有啊!

警察甲:那你昨天有没有碰见什么人?或者领什么人回家?

Coco:我领什么人回家是我的私事。

警察甲:你别激动,我们对你的私生活不感兴趣。

Coco开始回忆:那好吧。昨天是周末,酒吧的人很多。

 

3、酒吧。夜。内。(coco、调酒师、肖路、赵佩佩)

 

闪回:

酒吧里,coco走进酒吧,调酒师看到她,分了神,酒瓶掉在地上。

调酒师:哎,coco,晚上唱完歌还有安排吗?

Coco:没有啊,怎么了?

调酒师有点害羞,低头笑笑:没什么,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Coco嫣然一笑,不置可否。调酒师以为coco同意了,也笑了。

coco在舞台上唱歌,不时与台下观众互动。台下观众热情高涨。

肖路和赵佩佩在卡座坐下。肖路刚端起酒杯,突然停住了,他没想到眼前唱歌的人是coco。

肖路招招手,叫来服务员,跟服务员耳语了一番,塞给服务员100元钱。服务员离开。

服务员给coco送上一捧花,coco一边唱歌一边收下花,看了一眼花上插的卡片。又看看下面的的观众。

肖路凝神地看coco表演,赵佩佩很不愉快。赵佩佩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肖路回过神来。赵佩佩生气地跟肖路吵了几句,拎起包起身走了。

肖路没有追,只是点燃了一根烟。

 

4、酒吧门口。夜。外。(肖路、coco、调酒师)

画外音:演出结束的时候已经夜里12点了,我一出门,他在等我。

肖路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Coco捧着花出来,见到肖路,先是有点尴尬。

肖路:走吧,上车!

肖路为coco把车门打开。

车子开走了。调酒师呆呆地站在门口,握紧了拳头。

 

5、门口饭店。夜。外。

肖路给coco倒酒,一杯又一杯。

肖路:真不敢相信,离婚一年了,在酒吧遇见你。你现在叫coco?

肖路故意把coco说得很重。

Coco:你好像不是自己来的。

肖路:这不重要,我现在是自己。我看,离婚之后你最大的改变就是酒量啊!原来我怎么没发现呢。

Coco一笑:肖路,你不是后悔跟我离婚吧?你是不是还想说,没发现我唱歌也这么好听?

肖路:还是你了解我。来,为了我们一年后的相遇!

两人举起酒杯。

Coco: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我就可以跟你重归于好。

肖路:你也别以为会唱几首歌,就可以勾引酒吧的小男生。

Coco:你还是那么欠扁。

肖路:你对我就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Coco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倒倒酒杯:没有。

肖路:不要这么绝情嘛。你每天这么晚回家很危险的,(肖路探探身,压低声音)你不怕出什么事儿吗?

 

6、coco家。夜。内。

肖路扶着喝多的coco,从coco包里翻出了钥匙,开门。

肖路把coco放到床上,把钥匙放在了一边。(推钥匙特写)

肖路看看coco,又看看钥匙,微微一笑。

 

7、coco家。日。内。

警察乙:这么说,你前夫昨天夜里来过。

Coco:嗯。

警察甲:你跟房东夫妻俩的关系怎么样?

Coco:还,还行吧。

警察甲: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Coco:我每天中午起床,半夜才回家,基本上看不见他们。不过有一次……

 

8、coco家楼下。日。外。

闪回。

Coco打扮入时,往外走。突然鞋带开了,她弯下腰系鞋带。听到房东太太跟邻居的谈话。

房东太太画外:要说coco这姑娘,人倒还不讨厌。要不我也不会把那间房租给她。我看不上的是,她整天就知道化妆,嘴擦得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邻居:她做什么的啊?别是做小姐的吧?

房东太太:那倒不是,做小姐也不用跟我们合租房子了。

邻居:那你怕她什么。

房东太太:我们家乔二看她那眼神不太对劲儿,(coco起身,走过房东太太的视线。迎面碰上乔二。)

乔二笑眯眯地:呦,出去啊。

Coco一笑:是啊。

乔二挠挠头:coco啊,这个月的房租该交了啊!

Coco:啊,知道了。

乔二回头看coco的背影。

邻居:长得有点像唱歌的李玟呢。

房东太太:得了吧你。老乔,你赶快回去做饭去。(乔二答应了一声。)哼,这死丫头要是敢勾引我们家那个,我就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9、coco家。日。内。

 

Coco的电话响了。

女朋友:哎!你怎么还不到啊,我都等你半个小时了。

Coco:对不起啊,我家里有点事。

女朋友:有什么事也要告诉我啊。是你家里有人吧?

Coco:没有。你再等等,我马上就去。

警察甲:行,今天先到这儿,有什么新的情况一定要跟我们联系。

Coco:好吧,我也出门。

说着,coco拿起包,翻了翻。

Coco:咦?我的钥匙呢?

 

主持人:警方初步调查,“我要你死!”这几个字是用口红写上去的,而且这个人很可能有coco房间的钥匙。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会不会再次潜入coco的房间呢?

 

10、肖路车上。日。外。

 

肖路的车旁,赵佩佩旋开口红,对着小镜子照了又照。

肖路开车门上车,正要打火,从倒车镜看到赵佩佩向车走来。

赵佩佩:想这么就把我甩了?

肖路没有说话。

赵佩佩:你和她旧情复燃了是吧?

肖路把头转了过去。

赵佩佩上了车。

赵佩佩:被我说中了是吧?你是外表冰冷,内心呢,比丝绸还要柔软。(赵佩佩把手搭在肖路身上。)看到曾经属于你的女人沦落风尘,心软了是吧?

肖路:什么沦落风尘?在酒吧做歌手,又不是做三陪小姐。

赵佩佩:反正都是出卖色相讨好男人的,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分别。

肖路突然抓住赵佩佩的脖子,狠狠地说:你再说,我就要你死!

赵佩佩大喊。肖路捂住了赵佩佩的嘴:我再说一遍,你要是想多活几天,就给我闭嘴。

肖路松开手,下了车。车门砰地一声关上。赵佩佩在车里咳嗽了几声,喘着粗气,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愤恨。一转头,赵佩佩看见肖路的座位上有两把钥匙。赵佩佩拿起钥匙仔细看了看:要我死?我要她死!

赵佩佩攥紧了钥匙。

 

11、快餐店门口。日。外。

 

小如:钥匙一定是在他手里!要我看,字不是你的房东写的。就是肖路!你租房住那么长时间都没事,怎么那么巧,昨天晚上碰见他?

Coco:有道理,我的钥匙还找不到了。

Coco的手机响了,coco:喂?

Coco放下电话,心情复杂:是肖路,他说他拿了我的钥匙。

小如:千万不要去见他!肖路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12、街心花园。。日。外。

 

肖路把钥匙递给coco:真是不好意思,我走的时候匆忙,回去才发现多了两把钥匙。

闪回

肖路:你每天这么晚回家很危险的,你不怕出什么事儿吗?

Coco心里确定是肖路干的:你拿了我家的钥匙?

肖路: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是故意的。

Coco逼近肖路:你别以为吓唬我,我就会求你保护我。告诉你,我不怕死!

肖路不在乎地笑笑:是嘛。

肖路把手伸进兜里。

Coco看着肖路慢慢把手伸进衣兜,眼前闪现镜子上“我要你死”几个字,忽然转身狂奔。

肖路追coco:别跑!

Coco蹲在一辆车后面藏着。肖路赶上来,四处看看没有人,向车走去。

赵佩佩在其中一辆车上,默默看着。

Coco从车下看到肖路的脚从车边走过,屏住呼吸。

肖路从身后捂住coco的嘴:你跑什么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肖路松开手)为了表示歉意,我是想把这个送你。

肖路递给coco一支口红。

Coco有点紧张:干嘛,干嘛送我口红?

肖路:这有什么?你不是最喜欢口红吗?这是你喜欢的牌子。拿着。

肖路硬把口红塞进coco的包里。Coco慌乱地盯着肖路。

警察的声音一遍遍响起:字是用口红写的。字是用口红写的。

忽然,coco起身狂奔,跑过一条又一条街。

肖路摊开手,手里还有一串钥匙:想跑?你跑不出我的掌心。

 

13、Coco家楼下。日。外。

 

在小区楼下Coco停下来,坐在台阶上喘气。

赵佩佩在车上目睹了一切:你就那么怕口红啊!哼,要是我送的口红,你怕不怕呢?

赵佩佩用手做了一个开枪的姿势,瞄准了coco。

房东太太冲乔二扔了一条湿毛巾,乔二躲开,正好打在coco身上:去死吧你!

Coco被吓到,叫了起来。

乔二堆笑:呦,对不起啊,吓着你了。

Coco站起来往楼上跑,跑到一半的时候。看到脚下有个垃圾袋。Coco停下来,翻出肖路送给她的口红,犹豫地看了一下,丢进了垃圾袋。

房东太太继续在楼下骂乔二:你这个没出息的,干啥啥不行。

房东乔二嬉皮笑脸地跑了。上楼上到一半,乔二一脚踢翻了垃圾袋,口红掉在地上。乔二把口红拣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高兴地揣进兜里。

 

14、酒吧。日。内。

 

赵佩佩走进酒吧,直奔调酒师。

赵佩佩把一支口红递给调酒师。说了些什么。调酒师点点头。

 

15、coco家。日。内。

 

乔二敲敲coco的房门,coco把音乐开得声音很大,没有听见。乔二蹑手蹑脚走进coco房间,coco正在镜子前发呆。忽然看见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Coco:你怎么进来的。

乔二挠挠头: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Coco把音乐关了:什么事?

乔二:我想送你个礼物。

乔二把拣来的口红送给Coco,coco大惊:你?哪来的口红?

乔二随口说:我特地给你买的啊!

Coco:我不要口红!出去,你给我出去!

Coco把口红扔了出去。把房东推了出去,自己也跑了出去。

 

16、coco家楼下。日。外。内

 

一只手把口红拣了起来。镜头拉开是房东太太。

Coco从房东太太身边跑远了。

房东太太莫名其妙:跑什么呀?

房东太太心声:对,趁这工夫,我去她房间里看看。

房东太太从兜里翻出一把钥匙。

房东太太在coco的房间里东瞧西看,不时摸摸碰碰,但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走到化妆镜前,看到一排排口红,房东太太想起自己拣的口红,开始涂口红。房东太太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

 

17、酒吧。夜。内。

 

调酒师迎上coco:你脸色不好。

Coco:哦,是吗?可能是因为出来太匆忙了,我没化妆。

调酒师:正好,(调酒师拿出一支口红)有人让我给你的。

Coco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18、coco家。夜。内。梦境。

 

Coco躺在床上。

房东用钥匙打开她的门,走到镜子前写了个“我”字;房东太太走过来,写了个“要”字;肖路走过来,写了个“你”字;最后,赵佩佩也走过来,写了个“死”字。

四个人围着赵佩佩,一个接一个冷冷地说:我要你死!声音一直在回响。

 

19、coco家。日。内。

 

Coco醒过来,原来是一个梦。Coco松了一口气。

突然coco想起什么,转头向镜子的方向望去。

(coco家外景)Coco的叫声。

镜子上“我要你死”几个字再度出现。

Coco冲出自己的房门,猛敲房东的卧室门。屋里没有人。Coco瘫坐在地上。

 

主持人:coco一觉醒来,再一次发现梳妆镜上有人用口红写着“我要你死”几个字。她再次报了警。警方决定,在coco的家中装上摄像头。看来,真相很快就要揭晓了。到底是谁悄悄溜进了coco的房间呢?

 

20、街头快餐厅。日。外。内

 

Coco走在街上。

警察画外:摄像头都安好了,客厅还有你的卧室各安了一个。有了摄像头,你就放心吧,我们会派人监控这里。

回忆到这里,coco稍稍松了口气。

画外音:虽然不知道摄像头会记录下什么,但我的心情忽然轻松了很多。

coco给女朋友打了电话。

Coco:小如,出来吃个饭吧。

21、coco家客厅。面包车。日。内。外。(肖路、警察2个)

一只手转动钥匙,推门而入。

警察在面包车里监控。

警察甲:有人进了coco的房间。

警察乙:这不是coco的前夫嘛。

肖路捧着一大束花,放到coco的房间里。摆好之后,高兴地走了。

警察乙:原来是个情种啊!费那么大劲配把钥匙,就为了这个?

警察甲:等等。

22、coco房间。车里。日。内。外。(乔二、警察2个)

 

乔二开门。看看屋里没人。敲coco的房门,确定coco不在家里。

乔二把房门反锁上。找出一把钥匙。

乔二拧开coco房间的门,拉开coco抽屉,翻出里面的一件件内衣,摆在床上。乔二抚摸着coco的内衣,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把内衣挂在自己身上。

警察乙:原来她这个房东变态啊!

警察甲:嗯,这叫“恋物癖”。真没想到啊,我看八成是他。

 

23、coco家。夜。内。(coco、乔二)

 

门开了,coco回到家中。

乔二笑嘻嘻地迎上:回来了。

coco没理他,直接进洗手间洗澡。

乔二一拉闸,停电了。

coco惊叫。

黑暗中,乔二点燃一根蜡烛。

乔二敲洗手间的门。

 

24、车里。夜。外。(房东太太、警察2个)

 

警察在看监控。

警察乙:房东要干什么?要不要上去?

房东太太走进他们的视线。

警察甲摆手示意:等等。跟房东太太一起上去。

 

25、coco家客厅。夜。内。(Coco、乔二、警察、房东太太)

 

乔二继续敲门:coco,你把门开一点,停电了,我给你送个蜡烛。

coco:不用了。

乔二:你不要怕,把门开一点点就好,我把蜡烛给你递进去。

coco:真的不用了。

门铃响了。乔二急忙去开门。重新拉好闸。

进来的是房东太太和警察。

 

警察:录像看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乔二低着头。

房东太太:你这家伙,你把我的人都丢尽了你!

coco不敢相信地看着乔二:天啊,这个地方我不能住了!

警察:这两天,有人在coco的梳妆镜上口红写了“我要你死”几个大字。这,你怎么解释。

乔二抬起头:那可不是我,我不知道!警察同志,我没有,字不是我写的!coco,你这个月的房租我不要了,你继续住这儿观察几天。我是进过你房间,但我没干什么啊!

房东太太:还说没干什么?

乔二:不是,我是说我也没偷你的东西,也没想吓唬你!警察同志,不是我啊!

房东太太:我们家乔二我了解,都这个时候了,他不会说谎的。这样吧,我们搬出去住,你们可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写的字。

乔二在一旁点头。房东太太给了他的头一巴掌:都是你!

警察:也好。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和小张留在这儿。小张,你跟coco住一个房间。我住你们隔壁。

 

26、coco家。日。

两个男警察一边吸烟,一边在聊天。

女警察如入画,重重地把包摔在桌子上:都三天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警察甲:这么点耐心都没有啊!

女警察:要我说,那天就应该把那个变态房东给抓起来。一定是他!要不然,怎么他一搬走,字就不出现了呢?

警察乙:你认为房东在说谎?

女警察:你们男人都说谎。说钱财是万恶之源,可都想去捞;说美女是祸水,可都想去泡;说吸烟有害健康,可几乎个个都抽。

女警察说着把两个人的烟掐灭了。

 

27、coco家。夜。内。(coco、女警察、男警察)

 

coco和女警察躺在一张床上。

Coco睁着眼睛,慢慢还是闭上了。

月亮悬在空中。

钟表指向2点。

脚步一步一步接近梳妆台。

女警察睁开眼睛静听。脚步停了下来。

一个黑影在梳妆镜上写字。

女警察坐起身来。

(手特写)“我-要-你-”“死”字写到一半。

女警察大喊:住手!

女警察拧亮灯,看到梳妆镜上写着我要你死几个大字:啊!

男警察听到声音跑过来:怎么了?

警察们惊呆了。

coco躺在地上昏了过去,手里拿着一支旋开的口红。

(镜子、coco、口红画面)

 

主持人:梳妆镜上的字竟然是coco自己用口红写的。被警察发现的时候,coco受到惊吓昏了过去。现在她已被送进医院治疗。原来coco患的是一种梦游症,这与环境压力和紧张情绪紧密相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