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堆哥
阿堆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9,157
  • 关注人气:7,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2013-12-15 23:09:44)
标签:

旅游

慕尼黑

啤酒节

德国

路德维希二世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旅行有许多意义,驻步,停留,寻找我旅行的意义。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许久,因为某些事情,没有按照原来的节奏继续整理欧洲的记录。每每繁忙的时候想起来,便告诉自己:嘿!你该整理那些回忆了,等它变得淡了,就没有印象了。回忆似风景,回头看去,往往都是另一番景象,就像我喜欢写博客,记录那些记忆,重新看来的时候,多数却是另外一种感觉。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抵达慕尼黑的时候,是慕尼黑的啤酒节,据说在当地是像中国春节一样的节日。街头巷尾,不少男男女女都换上了巴伐利亚特有的服装。我不知道这服装有个什么特定的名称,印象中儿时的不少电影里,美国的童子军都穿着这样的装束:七分裤,红色的格子衬衫,背带。唯一不同的就是许多人都要戴着一个有羽毛的帽子,还是绿帽子。女人,则是长裙的打扮,并且一定要低胸。我不得不说,欧洲女人的确很丰满。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抵达慕尼黑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在慕尼黑唯一的失望也许就是两天的阴雨,偶尔的兴奋就是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出来,难得有那么几个时间可以扥出相机拍几张相片,留下纪念。这里曾经炮火重重,曾经几近废墟,但德国人依旧按照记忆恢复了应有的城貌。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我的童年有一种玩具叫做任天堂,据说它只属于70-80后,有一个游戏叫做勇者斗恶龙,我没玩过,但见到这座雕像的时候便不禁想起了这个名字。德国有个神话,某个国王为了救公主斩杀了一条恶龙。这个雕像的小孩子很可爱,龙也很可爱。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的广场,人流熙熙攘攘,繁杂之中隔不远便回见到这样那样的艺人。我在这个手风琴手面前停留了许久,我享受着他的音乐,或者说更多的是享受他的享受。如同这张相片,他很投入在自己的音乐之中,而并不是拿这当做乞讨的工具。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嘿!嘿!嘿!慕尼黑怎么会少了这个!拜仁!在这里几乎成为了慕尼黑的标志,经常会有人在酒馆里,大街上高声唱着拜仁的队歌,高呼着拜仁的加油口号。尤其是在一些酒馆里,自发的组织球迷唱歌是很常见的事情。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HB是慕尼黑很出名的啤酒餐厅,没来之前我以为是很高档的那种西餐厅,穿西装,刀叉红酒那种。结果与想象之中大相径庭,啤酒,猪肘子,烤鸡,香肠。就像中国的大排档一样那一种,有一些差别就是服务员并不是很热情,这并不是仅仅对中国人,对欧洲人也这样。也许是生意太红火的样子,服务员总是急匆匆来了去了的,东西扔下收了钱就走。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因为生意太火爆,一楼大厅已经没有了座位,我们一行改到露天花园里吃饭。十月的德国,加上雨天,已经有了一些阴冷,好在有啤酒,有猪肘子,有烤鸡,有香肠。这仅仅是白天,啤酒节真正的热闹在晚上。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吃饱喝足,便在慕尼黑的老城区里乱逛,寻觅古老的风光。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许多街边的服装店为了迎合啤酒节,都有当地的巴伐利亚民族服装卖。59欧元,约合人民币500出头。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夜幕降临,从酒店略微调整了一下,便出发前往啤酒节狂欢地。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一进来便想起了北京的庙会。吃的,玩的,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到处都可以喝酒。各地的啤酒都欢聚于此。我印象特深的是,一个朋友在我来德国之前便警告我说,德国啤酒虽然出名却不要轻易品尝,因为回国以后,那啤酒就没法喝了。好在我平时基本不喝酒。不过德国的啤酒的确很棒,喝酒不喝酒的人我都建议品尝一下,有很像的麦香味,并且真正感觉是“酿”出来的,很浓郁的感觉。国内的啤酒真的很像酒精调制的。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我们选择了这家“Paulaner”晚上天更凉一些,全靠猪肘子填补热量取暖。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德国啤酒节的姑娘们!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准备玩摩天轮的人们,一会便是杀猪般的惨叫。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每个啤酒屋里都挤满了人们,穿着巴伐利亚服装。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每个啤酒屋的装饰都与众不同,靠着特色的装饰风格来吸引游客。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这个是白天曾经去过的HB。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第二天,依旧阴雨天,无法拿出心爱的相机继续露天拍照,便在各种博物馆里混了一天。比如慕尼黑皇宫,曾经提到过的路德维希二世曾经在这里出生,有许多历史性的文物都收藏在这里。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这是雪橇,设计的很花哨,但的确是一件艺术品。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皇室的金色马车。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博物馆的这一侧放着的则是近代的马车。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据说这匹马是路德维希二世最喜欢的一匹马,死后便被制作成标本留作永恒的纪念。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我曾经给我父亲看过我在德国拍摄的这些相片,当谈到德国的瓷器很出名的时候,父亲曾经很不屑的认为中国的瓷器更出名。但当父亲看到这些瓷器的时候,不禁也被这些瓷器所吸引。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隔着玻璃窗,依然看的出这些瓷器的做工精细,每个环节都有工匠的精心雕琢。我承认祖国的瓷器也很精妙,但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我可以理解为国内的瓷器是古董,但这些已经叫做艺术品。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父亲问我这盘子得多少钱,我说我只记得门票大概20欧。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这些容器都曾经是皇室所使用的珍品。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皇宫外花园随处可见的野鸭,还有天鹅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在抵达慕尼黑之前,曾驱车路过一个在远郊深山里的一座教堂。教堂周围是各种牧场,还有这种矮种马,据说曾经是皇家马,另外一种用途是在矿洞里作为运输工具。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一路都是森林和牧场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教堂门口,一只大狗静悄悄的趴在那里等待主人出来。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这个教堂很出名,据说二战时期附近发生过一次犹太人的大屠杀,之后这座教堂的耶稣像突然留下了血红的泪水,便被当地人传为传奇。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慕尼黑,啤酒节--阿堆哥欧洲流浪季(七)
教堂对面的小房子。人民币二百万,加牧场。。。。永久产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