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堆哥
阿堆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9,157
  • 关注人气:7,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2013-12-29 13:41:38)
标签:

国王湖

奥地利

德国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深邃的,不仅是碧绿色的湖水,还有那湛蓝色迷人的眼睛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慕尼黑啤酒节的两个夜晚,夜夜都沉醉在啤酒杯迷离的状态中。平时不近酒,两大杯当地纯正的扎啤下肚,便开始面泛酒红,HB,PAULANER的醇香是我在这座城市无法忘怀的记忆。慕尼黑在德奥边境的交汇处,离开慕尼黑,驱车前往的德奥边境的国王湖,是我们下一站目标。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离开高速之后,一路的乡间公路,曲曲折折却十分平坦,没有明显的标记,但在汽车导航图上却看的出来,这条路往返环绕在德国奥地利两个国家之间往返穿梭,就想缝在衣袖的白线,一会在德国,一会在奥地利。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距离国王湖二十公里处,公路却忽然被封闭,远远的看见类似于协管之类穿着的奥地利人站在路中间持着禁行的牌子,拦截前行的车辆。山谷中,伴随着阵阵回声远远的传来声声礼炮隆隆。最初,我们以为是当地人正在炸山,或是修路,后来被放行之后才知道,赶上了当地人的节庆。是什么节日不晓得,镇子里所有的住民都穿着节日的服装,貌似和教会相关,有不少孩子穿的是天主教的装束。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这个小镇袖珍的有些可爱,袖珍的完全没有意识去知道它的名字,驾车从西向东穿越,也不过两三分钟的路程,我理解为镇子里的男男女女应该都在这里集合了。统一的服装,统一的装饰,阵子的人不多,却在这样的节庆里有着明显不同的分工:有持猎枪的仪仗队,有演奏不同乐器的乐队组合,有抗着旗帜的棋手,也有手持弯刀的护旗手。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当然还有孩子和母亲,我很喜欢这样的服饰,在这样的深山中,这样的隐匿的小镇中,人们依旧保持着许多传统的风俗。这也许是一种民族的特色吧,我记得我的叔叔曾经设立过一个公司,希望可以弘扬中国当代的文化。中国每个朝代都有不同的服饰,即使在民国,也有旗袍和中山装,但我们现在却失去了所有,在那个疯狂的六十年代,消失的不仅是服装,也有文化。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活动大概持续了十五分钟,或者是二十分钟,或者是我不曾记得,只记得让自己全心去投入到这不知名的节日庆典中。前行,目标依旧是国王湖。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国王湖貌似不是一个很知名的景点,也似乎只有深度游才能找到这里,在这里见到的中国游客不多,人也不如慕尼黑那么熙熙攘攘,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难能可贵的寻觅到一丝宁静。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这是国王湖的轮渡,大概五分钟一趟,可乘坐三四十人,买好票排队就是。船上有讲解员,不过讲的是德语,在奥地利也说德语。貌似讲解员很幽默,我身边的德国老太太笑的前仰后合,我看的莫名其妙,便也跟着老太太一起笑,笑的我也很莫名其妙。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老太太守着窗户,我一路无法拍照,就这样坐着小船一路抵达第一站:吃饭,还有上厕所。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欧洲是平原,但是这里的空气却很是湿润,云层经常像这样压的很低,云里雾里的绕在山头。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这些德国巴伐利亚装束的青年貌似是组团来旅行的,喝着啤酒,吃着肘子,偶尔大声嬉笑,偶尔唱着当地的歌谣,貌似很是快乐。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吃饱喝足,继续乘船前行,传说中国王湖那一丝羞涩的沉静藏在最里面。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第二站码头,湖水已经开始变得宁静,山上的绿树倒映下来,混成一色却格外美丽。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之后便是徒步的过程,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途中,遇到路边长椅上休憩的夫妻,妻子带了一些饼干,貌似他们在上一站没有吃什么,选择在这里停歇。一路青山绿水,恰逢晚秋,秋色美景,有人相伴,何乐不为。这样的美景,这样的爱情,却恰恰是我的一点遗憾,的确,我也希望如此,执子之手,畅游欧洲。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这便是国王湖的那一丝羞涩,时间静止般的羞涩,要不是偶尔会有远处传来的鸟鸣,也许真的会认为此时此刻的时间已经完全停驻。向上,是时间的前行,向下,是时间的倒流,如此。。。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碧绿”的湖水,以往对碧绿的理解见识却是湖水浑浊的那一种绿。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也是时间就这样停驻吧,思维也随之停驻,放空,慢慢放空。。。
德奥边境的国王湖--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八)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