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堆哥
阿堆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9,157
  • 关注人气:7,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2013-11-26 00:32:13)
标签:

天鹅堡

富森

路德维希二世

茜茜公主

德国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当童话成为现实出现在眼前,现实却又转瞬变得如此梦幻。童话里白雪公主,就出生在这座城堡,新天鹅堡。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在德国逛得久了,会自然熟知一个名字:路德维希二世。似乎除了希特勒,在德国最出名的统治者可能就是他,路德维希二世有种种抬头:生活最奢侈的国王,德国最帅的国王,最具设计天赋的国王,治理国家最无能的国王之一,极有可能是一个同性恋的国王等等等等。新旧天鹅堡,两座隔着山谷相望的两座城堡,一座是路德维希二世的出生地,旧天鹅堡;一座是路德维希二世毕生经典之作,新天鹅堡。可他最大的遗憾,也许就是在生前,这伟大之作依旧未完工。路德维希二世还有一个很出名的姐姐,奥地利的皇后茜茜公主。他们自喻为老鹰和海鸥,为此时常歌颂。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是德国的标志性建筑,就像中国的长城,法国的巴黎铁塔,我听说过一些不算离谱的说法:没来过天鹅堡,就不算来过德国。的确,在天鹅堡的游历,是我在欧洲最难以忘怀的一天。偶尔发发微博,微信朋友圈,还时常把天鹅堡的相片当做配图,以示自己或是开怀,或是浪荡的一种心情。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有些关于欧洲的科普知识,在欧洲带着疑问得以解决。有些本是一些简单的问题,因为胡乱猜疑却变得略微可笑。比如,路德维希二世与路德维希一世是什么关系。我后来尝试以玩笑的形式问过许多朋友,答案基本上都是:路德维希二世是路德维希一世的儿子。可答案神奇的却是:路德维希二世是路德维希一世的孙子。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在欧洲王室,几世几世的说法并不像中国,比如秦二世是秦始皇的儿子。但在欧洲,第一个叫做路德维希的皇帝,便叫做路德维希一世,第二个叫二世。相同的,路易十八是第十八个叫做路易的皇帝,以此作为皇帝名字的区分。路德维希二世出生的那一天,与他爷爷路德维希一世的生日相同,为了表达对父亲路德维希一世的尊重,路德维希二世的父亲,玛克西米利安二世,将儿子取名“路德维希”。虽然有点绕,但后来在法国的游历,至少不至于白痴的将拿破仑二世当做拿破仑的儿子。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从天鹅堡附近的小镇富森来到天鹅堡的时候,尚未天明,虽然已是八点半,未进入冬令时的欧洲,天总是亮的很晚,即使进入正当午,也总有一种太阳升不高的感觉,总是微微抬头便可看见太阳。新旧天鹅堡就这样完全笼罩在清晨的浓浓晨雾之中。我喜欢欧洲这种浓浓的雾,就像去年在云南梅里雪山雨崩村,如同仙境般的雾气,像天然的加湿器,每次呼吸都觉得舒服畅通,仿佛洗肺一般。或许事实证明,这的确是洗肺,回到北京第二天我就病了,干咳,呼吸道发炎。朋友开玩笑说,这是新鲜空气吸多了。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我们是最早抵达新天鹅堡的一波游客,可以在九点的时候进入天鹅堡。提前到了半个小时,便在旧天鹅堡的花园闲逛,等待城堡开门。除了清洁工人之外,见不到其他什么工作人员。一切都显得很静谧,除了偶尔与我们一样排队等待的游客偶尔嘻哈之外,就是从山谷中传来的清晨鸟鸣,还有清洁工人的扫帚声声。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太阳终于开始升起越过山岭,浓雾被穿透的景色别有特色,尤其逆向的望着阳光,会有七色的光韵。远处的山也因为这种特殊的景象变得幽蓝,看,这个狮子喷泉后面的山。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与许多欧洲的景点不同,游客被按批次安排成组,每组大概十几个人,由一个向导带领依次进入每个房间,当这一组游客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下一组游客才被允许进入房间,大概五分钟一组。在德国,秩序是一个代名词,到处都是秩序,比如天鹅堡的游览,比如高速公路的行驶,秩序井然。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当然秩序也有遗憾,在天鹅堡的内部是拒绝任何拍照的,所以有许多艺术品只能凭借记忆留存印象。怎么形容这些艺术品:真的很好。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所在地:巴伐利亚州,这是巴伐利亚州的州徽。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从旧天鹅堡离开,准备前往新天鹅堡的时候,浓雾依旧没有散开,一个湖被深深的藏在这片浓雾之后。也许有雾是旅游最糟糕的一件事,但是。。。。当我登上新天鹅堡的时候,因为这片浓雾,却被震撼。所以。。继续看。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顺着山坡一路蜿蜒向上,一个转角,新天鹅堡似乎是突然出现。我向来以为许多旅行者的龌蹉,动不动就被什么所震撼,但转角见到新天鹅堡的呈现这一刻,的确可以用“震撼”这个词汇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而这座建筑便是路德维希二世的绝世之作,很难想象这座建筑竟然会出自一个国王之手,同性恋国王。这让我更加相信,一般伟大的设计师都是同性恋的传言,所以我做不了设计师。。。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这,便是我说的那为我震撼的浓雾,从山上望去,竟然变成一云海。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这便是新天鹅堡的正门,和旧天鹅堡一样,客人被分成组,以免过多拥挤。来新天鹅堡的游客很多,门外挤的熙熙攘攘,进入城堡却秩序有佳。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进入新天鹅堡,这是我唯一留下的一张相片,在其他人匆匆而过的一个门廊,我注意到了新天鹅堡平台上这棵秋树。摄影的乐趣,就是你欣赏到的美景,百度不到~哈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崇山峻岭之间,有这样一座桥,桥上挤满了游客,这座桥是新天鹅堡的最佳摄影点之一,也就是这篇博客的第一张相片的拍摄景点。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从新天鹅堡的阳台上,看旧天鹅堡,此时浓雾已经渐渐散开,新天鹅堡在云之上,旧天鹅堡在云之下,有种仙境望凡尘的感觉?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前往那座吊桥的路上,便可以经过旧天鹅堡的最佳拍摄点。用佳能70-200的200焦距,正好可以拍到这样一张图片。1.5公斤的镜头,很不容易,但是能拍下这样一张相片,也算值得。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从新天鹅堡离开,在山脚湖边的餐厅品尝牛排,蒸鱼,巴伐利亚的美味葡萄酒和鲜酿啤酒。此时烟消云已散,野鸭,天鹅都聚到游客周边。童话,也许就是这样简单,就在你身边,我身边。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傍晚,重回小镇富森,同行的朋友去寄明信片,那是他们的快乐,我的快乐依旧是:四处乱拍。我从来不敢说自己的这种行为叫摄影,因为摄影是一门艺术,我尚且龌蹉且粗俗。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两个很热情的巴伐利亚姑娘,当他们发现我正在偷拍的时候,竖起大拇指,主动要求我拍照。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这是一个很热情的传教士,他很热情的教我们如何买邮票,如何用邮筒,并且,他会中文诶。他把一些中文的基督教传教的书本送给我们。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开奔驰是不是很酷?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但奔驰在德国就是出租车,并且还是E系的奔驰。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我们没选择住在富森镇里,选在了距离富森约十公里外的另外一个小镇,名字长的让我记不得。自驾游的方便,可以住在这样宁静的湖边,价格也不过三十欧元,合人民币二百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夜晚,这样的小镇如同其他德国城市一样,变得如此宁瑟,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第二天清晨,准备出发前往慕尼黑,欧洲足球冠军拜仁慕尼黑的城市。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云之上,并非是极高之地,人之上,并非魁梧之躯。从公路上看新天鹅堡,它的所在地并不高。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旧天鹅堡也不过这么高。。。
天鹅堡,路德维希二世的记忆--阿堆哥欧洲流浪季(六)
路上遇到这样的景象只能靠机缘巧合,正赶上当地为一座小雕像揭幕。他们穿着巴伐利亚的传统服装,还有这么长的喇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