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育民
周育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4,784
  • 关注人气:17,2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50后的上海人,现在上海师范大学教历史,近代中国的。属于“叫兽”的物种,忝列“砖家”的门墙,不过是教书的匠人。对庙堂不烧香拜佛,在江湖不身不由己。知有所不言,言有所不尽。可在班门弄斧,但不作违心之论。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中国产业升级,技术与法治并重

中美贸易战的序幕还未真正拉开,中国通讯产业的巨头“中兴通讯”即遭到美国商业部不许购买美国原器件的七年禁令。中国的华为和中兴两大通讯产业巨头相继被赶出美国市场,而中兴通讯几乎面临灭顶之灾,这预示着中美贸易战一旦拉开、升级,将会相当惨烈。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已经转入产业升级的关键阶段。在低端产业上,中国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其产能在一些领域已经超越了当今世界市场的容量,西方发达国家的劳动密集性产业大多难以与之抗衡,贸易摩擦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强度上有增无已。伴随着中国产业升级和2025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上海史

水灾

历史地理

分类: 历史

1826年上海水灾的一则史料

近翻阅《稀见清人别集丛刊》,其中第16册纪丛筠撰《蔬香斋遗稿》有一则关于1826年上海遭遇大水的记载。抄录如下,尾句似未完结,原书如此。

黄浦水

丙戌孟秋,洪湖盛涨,启各坝泄入海。黄浦当其下游,时天雨浃旬,滨海之乡,正虞泛滥。值上游泄水,千里内外,遂汇为巨浸。乡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5 19:08)
标签:

人力车夫

分类: 杂谈

人力车夫与“人畜”

人力车在19世纪60年代末由日本发明之后,很快在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中流行起来,与马车、骡车、驴车之类的车展开了有力的竞争。全大为先生在《人力车时代的北京》一书中,写到了人力车流行之后北京人的一些观感。其中不少车夫批评说,拉车这是畜牲干的活,人怎么能干这事?早年的马车夫、骡车夫等,常常这样咒骂抢他们的生意的人力车夫。就是坐在轻快的人力车上的乘客,看着车夫汗流浃背地吃力奔跑,有时也难免良心上的自我谴责。人力车把人当作了畜牲,这种技术进步带来的负罪感影响很长一段时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5 15:48)
标签:

烈妇贞女

妇女史

分类: 历史

王烈妇

中国史书中,有关烈妇节女的记载很多,“半边天”的历史大抵无非关于殉夫、守身之类。乡间残存的碑坊,除了光宗耀祖的进士碑匾,就是贞节牌坊了。史景迁留下的《王氏之死》,小书大著,也不关这些烈妇贞女什么事。我与妇女史无缘,所以,这类记载,一概不看。今天乱翻《稀见清人别集丛刊》,武震《赐庆堂文稿》有《王烈妇传》,文中的议论难免陈词滥调,但“王烈妇”的身世确实凄惨:

王烈妇,历城处士王佐廷女。幼失怙恃,依嵇氏姑家。光绪十三年若干岁,归同邑王少尉金铭。少尉患时疾厉,烈妇刲股煎药进,疾以疗。少尉需次直隶,十五年权乐亭尉。十二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史料翻译工作

分类: 文化

感恩学术事业上无名奉献者

昨天,第一次看英文手稿出版物。为了翻译巴富尔的一封信函,整整花了十个小时,还有个别字无法识读。这让我想起了上海市档案馆前几年出版的《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28册。这套书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组织了该馆专业人员,并聘请了社会上的离退休专业人员,经过了长达十余年的工作,把这套书完整地翻译成了中文出版问世。十几年啊,将近成年以后的人生三分之一!参与这项工程的,除了少数几位我熟悉的以外,大多数都不为同行所知。而且,我之熟悉的几位,也是由于他们的个人著述,而不是因为这套图书的翻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所谓“敦春堂”的业主姓顾还是姓姚?

有关英国驻沪领事馆最初位置在西姚家弄的问题,我已经谈得够多,干脆再说说透。兰宁、库寿龄的《上海史》(The History of Shanghai)提到,这敦春堂的主人姓顾(Koo),我没有找到他们说法的由来。而1909年出版的裘昔司的《晚清上海史》(Historic Shanghai)说姓姚(Yao),其依据是亲历此事的麦华陀的回忆(W.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英国驻沪领事馆

上海史

分类: 历史

最初的英国驻沪领事馆位置问题

——上海史研究的一个教训

最近几年,因为承担了上海开埠初期历史的撰写任务,对上海开埠初期的一些历史问题有所关注。一般学术研究,我们要求先对以往的研究做一个系统的了解,然后写出学术史回顾,再展开自己观点的论证和叙述。这只是学术论文的呈现样式。从已有研究成果中发现问题,由此展开研究,当然是一个途径。但实际的工作步骤不完全是这样的,尤其是处理历史过程中的“针头线脑”的具体问题,直接切入原始材料,再来检核已有结论,可以少走许多弯路,避免做无用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从“啥辰光”到“几点钟”

现在沪语中问时间,有问“啥辰光”,也有“几点钟”的。问“辰光”,那是太古老的上海话,因为古时按十二时辰计时,夜里没日光,问几更天,日里才问“辰光”。问“几点钟”,却是晚近的“时髦”,没钟没表的时代,是问不了“几点钟”的。上海人什么时候逐渐习惯用西方计时标准,淘汰了“辰光”的,虽然不是历史“大事件”,却深刻地影响到了上海几百万人的日常作息时间,兹事体也不能说不大。

每天的计时习惯,华人传统按十二地支,将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沙漏、日昝等计时工具无从携带,绝大多数人家均不设,日常起居、作息均依经验看日月星辰,即使城里,也不例外。开埠之后,西方钟表在沪上行销,颇受欢迎,座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最初的英国驻沪领事馆在西姚家弄还是在新衙前路

周新民先生在《申城首个外国领事馆遗址究竟在何处?》(载《上海地方志》2013年第5期)对于1843年英国驻沪领事馆的位置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辨证。作者认为,结合“上海县志”及历代地图,“Se Yaou Ken street”音译为新衙前街比译成“西姚家弄”更确切,更合乎学院路沿革中的旧称。作者的结论是:“申城首个外国领事馆遗址在新衙巷曲尺湾路口的东南角(今学院路四牌楼路)的如图2所示A区域的范围,即在新衙巷之南、曲尺湾之东、曲尺湾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1 00:59)

略谈“江苏省兑换券”

周育民

吴进先生在《谈江苏省兑换券》(载《江苏钱币》2011年第2期)对江苏省兑换券票版作了介绍,并考订了该票为卢永祥督苏期间所发,纠正以往记载的错误。但对该兑换券的发行时间,因对背面红字内容误解而有误判。本文就笔者见到的有关文献史料,对江苏省兑换券的一些情况作进一步的介绍。

万必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