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勤
张立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83
  • 关注人气:1,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3-02-28 17:29)
标签:

短文分行

我重复白
——安东尼·塔比埃斯西班牙画家(1923—2012)

 

这些都是基斯洛夫斯基电影《白》里的
——鸽子,天空,台阶,铁轨,停车场,还有冷……
我在重复写。它们都是白的,白得刺眼
大约,人无处可去的时候,除了白还会是白,黑也是白
基斯罗夫基斯,在拍摄他的白——白中的白
里稀特也画白,塔比埃斯也画白……白的种种
这些白,都可以导致我的灵魂像雪盲一样
他们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形下,该怎么处理——白
白!是一种与性无能紧密相关的颜色吗
是的,在电影《白》里,性无能了,是白
男主角卡洛的内心,死白死白的,白死了
没有了波兰,没有了自己国家的语言
没有了亲人朋友和小理发店,什么是血肉相连
你越远离它们,它们就离你越近,近成一体
波兰!你真让我仰视——我在我居住的这座城市的广场
我仰视——天仿佛快下雪了,气压低得让我有些不适
没有鸽子,没有天空,好像什么都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2 17:18)
标签:

短文分行


那些那些……
——安东尼•塔比埃斯西班牙画家(1923—2012)


谁往我的邮件上盖戳
我看不清楚那个女孩的脸,她的长发很长
我看到那长发一直垂落到邮局外面的河水中
河水结冰了——那是我自己的长发呀
我与冰面混淆着,冰下的河水在流淌
我每次来邮局好像都是冬天,一年四季都是
那些——大幅度的降温,暴风雪,下冰粒,风刮的窗棱嘶叫……
我围着我的黑色毛围巾,戴着糊严了哈气的近视镜
我的身体内外,遍布冰屑和空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4 11:12)
标签:

短文分行

 

发送天堂

 

两年没有了
那座公寓里的录音棚
不知道还在不在
在那里曾经完成着一张歌碟
一直都在完成之中
“一直”是一件什么事物
说断就断了,他突然逝去
我为那张歌碟写的——
《光阴流转》四个字,是用毛笔写的
音乐人在2010•11•19晚上发来短信
“专辑的中文体非常漂亮,小样出来了”
是吗?再漂亮也是悲伤,人没了
我写完那些字,没有用手机拍下来
我根本没有料到后来会是这样
我没有留给自己——我写的字
我想它们会和歌碟一起回到我的身边
而一切并不是,并不是
不在的,已经不在了
我为“在”而写的字,也不在了
小样也不在了,一定
今夜,我怀想他的歌声,他的样子
也怀想那四个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8 17:55)
标签:

短文分行

 

我不喜欢他
——英国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1922—2011)

 

弗洛伊德画的那些丑陋的裸体,我不知道怎么去喜欢?
不知道不知道——她们让我望而却步。
我尤其不喜欢他把男女生殖器也画得如此丑陋。
好像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有爱情。
弗洛伊德就是这样任性地画着人的动物性,这是我很反感的。
我只好躲藏在“爱情”这个词语中,我爱情,我唯美。
——昨天我犹豫了一天写不写弗洛伊德,今天上午开始写。
我第一次写我不喜欢的画家是高更,我不喜欢生活里的高更和他的人物画。
但我非常喜欢高更的静物,那疯飘的静物,总会把我带入私秘的电影片断里。
我寻找弗洛伊德的静物,寻找对这个伟大画家的某些喜欢。
只有一幅风景,真好。弗洛伊德的写实技术真好,好的像真的一样。
我喜欢技术,那是山重水复般的练习,是精确度。
我很年轻的时候读《梦的解析》,我读不下去又非读不可。
包括康德,我就是这样经历了那译文里的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4 22:19)
标签:

分行文字

多么好的模糊
——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1932——)

 

下着雨,很冷。2012,11,3日下午5点
我看窗外,一幢楼与另一幢楼之间的凹形处
有一大片方块状的雨雾,乌白色的
其中有一扇窗照射出来的微乎其微的金黄色
而没有里希特油画中的极浅的绿,桔红或是红
完全是模糊的——模糊的乌白色和金黄色
我写过毫无节制的《模糊》的美的波洛克
写过《白色中心》的白色侵犯了粉色的罗斯科
但对于我,只能够在这个时间段里
在有距离,光线,气温等等条件的参与下
它们在我的视线中制造了那一大方块模糊的雨
乌白乌白的雨,冒着冷气和寂静的雨
依稀的过去了都过去了是吗?我还想你
我喜欢里希特这幅《抽象画》里面的白色
我昨夜看它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雨
结果就下雨了。这一场冬天的雨,转瞬是雪
谁看见了确切的“转瞬”?一切都睡着了
不是的!是没有谁能看见由雨而雪的刹那
就像没有谁能看见走失了的落叶和花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行文字

 

不可或缺的你,还有我
      ——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1932——   


此刻,这个最靠近我的词:细纹
出现在我的指尖,它与里希特有什么关系呢
我困惑,我在我的长廊上走来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数脚步1、2、3、4……
我依然困惑着——里希特
你的颜色,从最微处开始吗
我突然触到了什么?是细纹,是的
细纹又究竟是什么呢?我继续困惑
我无意识的低下了头,看见了我手上的肌肤
那上边有着最细乱的细纹
或许,那是这个世界最缜密的细纹
它们是那样的无边际而又安稳
那样的巫性而又无以陈述
我在无中生有吗?在今天下午的某些瞬息
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我的鼻尖蹭到了
那还散发着迷迭香味的护手霜的湿润
其实,我与那旷远的细纹已一错而过了
就是在刚才,我回到了“抽象画809—4”中
于是,颜色底部横向的细纹的蔓延开始了
还有竖向的,它们不绝于缕的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8 22:09)
标签:

分行文字

 

室内的秋冬
——康定斯基(1866~1944)俄裔法国画家

 

室温急剧下降
我的皮肤内外有了所有能感觉得到的
冷瑟、不安和伤感……
眼前有黑色的颗粒在飘
有被遗忘了的旧事的浮光掠影
昨晚睡觉我盖上了两条被子,还铺上了一条
我的体温低着,徘徊的低着,一天比一天低
“想喝一点什么吗?”“我什么都不想喝”
这很像一个电影细节,我在想象我
——我坐在酒巴那个最昏黯角落里
我不吸烟,也不喝酒,我什么都“不”
有一个男人在看我,从马德里公路的方向
我不认识他,可他认识我,他一定要认识我……
其实,我的故事并不存在,连同这一个夜晚
只剩下了真冷,我又找出了一条被子
白色的被罩,我的被子大都是白色的
一层白色压着一层白色,黑压压的白色
它们下边是我,脆弱又脆弱的我
你有点变了,而我为什么不会变呢
——莫斯科的秋天更冷
冷和你——这就是《秋》
你盼着冬天来了生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4 17:36)
标签:

分行文字

 

我需要这样的睡着
——康定斯基(1866~1944)俄裔法国画家

 

每次都是半夜来看这幅油画
看完才去睡觉,并不想写什么
我在等自己想写它的时刻吗
其实没有,我在等一个人吗
不知道——2012•9•29的现在
夜又深了,我看不见你的文字
那羊皮书一样的文字我给弄丢了
那是预见我的生死的文字啊
我多么的怀想我破解它们的感觉
我饱满,索性而又毫无秩序
我从长沙发上飘浮起来,再落下
我听到一种书页般的细碎声响
它们从我的脊椎中响起,并向前推进……
可是、可是——没有了吗?我不相信
我来看画了,我是那样的孤零零的
于是,我跌倒在康定斯基的黄红蓝中
混合,过度——最后,我关掉电脑,洗洗
吃了一片艾司唑仑片,睡着了

 

 

            这是康定斯基最唯美一幅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2 17:48)
标签:

分行文字

 

直感的自由场景
——康定斯基(1866~1944)俄裔法国画家


相隔悠长的遗忘,我们还能对视
是的,我在离他一百年后的这一个暗夜
爱着他的油画。我很直感,不仅是在今晚
我很久以来都是这样的,我很直感的心有一点疼
他也很直感,直感的能量,状态和颜色
以此顺序,倒过来可以吗?进一步说我爱着他的直感
——直感——还是直感——往下依旧是直感
我们的直感相爱。于是,今夜就深的不见了踪影
什么是我的直感?我有点冒然,缺乏而又错觉
我什么都不过脑子,就敲字,一直敲下去
敲到但丁的“幸福的玫瑰”上——我们各自消散
其实“乐章”并不抽象,乐器支离了还在那里
“重音”抽象,那些简单的圆和方
以及变幻了的绝美的蔷薇色,让我思念女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1 11:17)
标签:

分行文字

 

从树到我
——康定斯基(1866~1944)俄裔法国画家

 

昨夜,我又这样想了——树是我
想树的我,原野展现在我面前,墙壁消失
原野上长着树,是违背城市的树的样子
它们又美又丑,又真实又虚拟,又是又不是
它们想移动一下自己,就只能凭借树枝局限的乱舞
或者要等到秋天,树叶飘落、走失
还有鸟——鸟是树的变种,我一直这么认为
鸟是树的一部分,鸟替树完成着移动之梦
最后才是我——我从久远的树变成今天的我
所以我总爱原地不动,总爱想着远方而不爱出去
我在此处,一个此处就够了却一生
我会发出鸟一样的叫声,我自己听得见这种叫声
它们不是从嗓子发出来的,而是从肢体的拐弯处
康定斯基的《树》,还原了我的前我
我看见了我自己树一样的固定体态,以及不固定体态
我又看见了我由此变化而来的某个阶段
我无限制、无意识、无以伦比的
从一条线到另一条线,再从一条线到另一条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