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殷谦
殷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046,479
  • 关注人气:204,3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历

   殷谦,笔名:北野。独立学者,作家,文艺评论家。

  ◎此博客是本人在新浪网站注册的唯一博客,其他以本人名义注册的博客均为假冒,此博客所有文章均为本人原创首发。
  ◎原创作品,欢迎转载。此博客的文字版权均归殷谦所有,网友、网站转载时请注明出处;未经作者同意,禁止任何媒体和个人制作各类出版物。

 

MSNbeiye@msn.com

维护QQ:

823701915

100200010

 

博客

好友
加载中…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太古》续篇之《三界》封面,图文无关


       最近有专营IP的“大咖”(恕我孤陋寡闻,“IP”这个词,我的理解一般都是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除此而外,它是一个什么东西我不大了解,但后者是网络语境中常用的一个词,形容一个人特别的有“影响力”,或者非常的有“名”,比如“网红”——网络上“红”人。)前来我住的地方和我约稿,先生问我,大致意思是,以我的想象力大概、或许可以创作出一部非同凡响的科幻小说,接着问我是否可以写一部科幻小说?我问这位先生,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他简要说明了一下,原来是由于近期热播的电影《流浪地球》非常火爆,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he author's preface of the novel Ancient Times

Yin Qia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n this era when the emotional world is gradually freezing and the spiritual light is gradually fading, the novel Ancient Timespursues the ability to reach a height of belief and enter the inner spirit of human beings, thus sublimating the ethical state of literature and art contemporarily. This mythic novel is intended to present readers with a sense of spiritual belief, namely forgiveness and redemption, judgment and repentance within human nature, in unforgettable plots. It reflects the basic trend of human nature, th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这个时代似乎在进步中倒退,似乎又在倒退中进步,文明与野蛮并行,无论从物质还是精神方面,这都是一个最让人容易产生生存危机感和焦灼感的时代,其实每个人都有一种心理疾病,只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认,或自己身在其中而并不晓得,觉得自己很健康,反倒是认为对方有病,于是自然而然地就被潜移默化了,逐渐形成了一种本质上有害的文化,被称之为潜规则,或时代进步中的产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地名考略

  薛颉堡村遗址位于山西省孝义市下堡镇(明时为下堡寨),该村今为“昔页颉堡村”,由于任何字典中都没出现过这个“昔页(昔+页)”字,该村用“昔”来代替“昔页”字,故称“昔颉堡村”。我在昔颉堡考察时得知,村人也不知村子从何时叫得昔颉堡,又为何叫做昔颉堡。据查史料,在清雍正、乾隆、光绪版本的《孝义县志》中确实有这个地方,譬如雍正和乾隆版本中均提到“薛頡堡”和“昔頁頡堡”,时而前者,时而后者,莫衷一是,不知怎的,而光绪版本中册皆称之为“昔頁頡堡”。除此之外,纵考诸史籍,也就明万历版本的《汾州府志》提及过此处,如《汾州府志(明·万历)·卷二·三十五·景致》:“孝义县,薛颉晚照……”皆曰“薛頡堡”,而未见“昔頁頡堡”者,由此看见,所谓“昔頁頡堡”本为“薛頡堡”无疑。那么,为何又有“昔頁頡堡”一说?“薛”与“昔”字音相近,晋南方言更同,久而久之,实俗讹为“昔頁頡堡”。

  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午夜闲话
    某曾夜读偶得,苦思篇章及著者已然尽忘,亦一憾事。记忆隐约,大抵述一将军戎马生涯,斩万人首而不惧,而因险毁一瓷器皿惊骇怯极,终不释然。不啻于此,将军每思此事, 怅然不乐,汗流浃背,怯愞甚剧。其妾偶窥,心怪之,颇怀疑闷,遂问曰:“将军有疾乎?”答曰:“无疾。”其妾疑之,再问曰:“妾见君汗湿衣襟,乌得如此?”答曰:“前日把玩古器,险失手堕足下,幸无恙,然而每思此事,惶惶不安,故汗不禁出也。”其妾愕然,曰:“将军驰骋沙场,擐甲执锐,杀敌无数,尚不变色,再者君家阀显赫,自不缺一古玩也,今何因一古器而怯于此?”将军喟叹曰:“吾非怯也,皆因爱其深矣,沙场杀戮何惧之有?但若失此物,再不复有也!”(殷谦:《而外集》之三·2017)
    放不下一些人一些事,是因为爱之深,它的意义大到你根本就放不下;而当真正放下了,并非绝情,而是因爱更甚,对所爱的人和事已不求拥有,一点私心都没有了。以前什么样的困难都经历过,就像路途中遇到了水渠,即使再宽再阔的渠,自己咬牙一迈也就能跨过去了,如俗话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忽必烈

怀仁

文化

殷谦

分类: 赤身歌唱
    那是依偎着大同周围的无垠的平原,碧蓝的桑干河反映出白云朵朵的苍穹,在很久以前,还有大大小小的支流像脉管似的在地毯一般的田间缓缓穿过。
    清凉山成为这方宁静地区的巍峨的屏障。在新石器早期,清凉山以东可看到一望无际、波光粼粼的大海,碧水天蓝,景色宜人。立足东望,隐没于茫茫雾霭中的除了农田,还有壮丽的城堡,旭日始旦之时,朝霞刺穿镶着金边的黑云温柔地抚怀着这片宁静的土地,雝雝之鸣雁响彻云霄,翙翙西去。尘埃在阳光里闪闪浮动,沿着城市由西向东的一条繁华的街道,光尘之尽头,青紫色的燕家山和龙首山便雄伟地呈现在眼前。 

    魅力之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盖闻王政乃以登祀神明化民;乃以兴建庙宇为人向善。嵩山有寺,建于唐时,曰圣竹林。登山顾览,胜所潜映,林峦蓊郁,岩壑清奇,寺峙于少室之南,北枕太室,绿水青环,荥瀯汩汩,宛若锦屏。

    盖闻证业真身,三祗炼行,六度修因,果圆满之妙觉,离百非之眹迹以不晦不明;绝三际之去来而无生无灭。凤翥龙蟠,我佛降诞迦维,常名非名,无相见相,普应大千世界。我佛于灵山敕诸大菩萨、天龙八部、五百大阿罗汉,不得入灭,长在人间为大福田,今诸尊者眷於圣竹林寺。逮乎我佛化缘欲谢,慇懃顾命,传于迦叶心印,付于阿难正法,而后脱履恒河,超脱樊笼,默然圆寂。不恡慈悯,利物情深,粉金刚之身,留舍利之骨,色如明玉,侔若真金,各分建于宫阙。

    后有达摩入东土传法,经涉嵩山,于此建刹,起鹫殿三楹,命镌于石,悬山藻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一个从远处来到这里的旅人,在这里不得不面对改变习俗的问题,可没有什么地方比得上我在位于晋北之怀仁城的经历,因为当时改变我对它看法是它腴厚的历史,而不是这里的饮食或风俗。


怀仁山水

    

    我进入怀仁城的时候是夏季一个明媚的早上,桥栏和绿草以及各种花儿反映在蓝色的磨道河与鹅毛河的水面上,它们被称之为人工湖。我在凉风习习的铺满石头的岸边走着,看到美丽的少女在岸边拨弄着绿水,远处有一片萧飒的芦苇滩,有一只叫不出名字来的水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22:30)

    有一位先生给我大讲“包容”,大抵是感觉我不懂得包容,或希望我有一颗包容心。事实上不论包容是无私的仁爱,或宽大的胸怀,或一种极高的境界,而能够担起包容这两个字的并不是我们人类,唯有天地——她真正容纳了万物,好的和不好的一切,并且不求回报。

    但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她从不说一句话,但态度却非常明确,那就是任其自然,所以说,她无所谓包容,亦无所谓不包容。

    在中国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多包容吧!”前不久在北京见到一个文人,大腹便便坐在那里,张口也来一句:“凡事多包容吧!”我盯着他看了好久,他的模样倒是像大肚能容天下事的弥勒佛,神态充满喜气,只是我不明白他让我包容些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