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策马入林
策马入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28,872
  • 关注人气:8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策马入林QQ版

策马入林见风致之QQ版,天天更新,敬请光临指教!

(看出本LOGO之五环BLOG了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4 15:07)
标签:

杂谈

 

哪位前辈化作这么华丽威武的蝴蝶,还留恋人间烟火,藏在卫生间不出来。这是二楼,窗户关着,它是怎样登堂入室潜伏成功的。看前辈翩翩飞舞目光如炬,我都不好意思上厕所。或是大神变化,暗室私访,我不由双股战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22:07)
标签:

杂谈

 

早晨散步,马蹄金叶子进入视线,所谓正确的时候做了正确的事,就有了清晰的叶子和模糊的背影,有些细节往往清晰而主题却漫漶。鼠尾草吸引的不是鼠,是昆虫,蛾子和蜂子尽情享受自然福利,把我置之度外,各得其所。蘑菇是草坪上的稀缺物种,记得高密话曾叫作“蕾蕾芭”,在晨光里勇敢打开小伞证明自己,也是一道风景。家门外道边密密麻麻野生苦荬菜,大妈倒是手下留情,留得一线光明,我回家离家看着它们就像看到自己。我爹近日拍了陆续盛开的爬墙梅,这些花木你给它一点爱它就报以所有,一年一回从不爽约。我爹前不久说要学习刻戳,我说动刀子还是要小心,高年说事往往深思熟虑,果然说到做到,处女作很快问世,小试牛刀得此作品,是不是值得嘉许?
[植悟]4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20:55)
标签:

杂谈

 

报社老领导发来一张老照片,满纸青春温暖。二十年前,懵懂弱冠,亦真亦幻,初心易守,烟火难安。感谢同仁海涵,扶弱送炭,峰回路转,犹得存眷。那时头上有毛,嘴上无毛,如今相反,依然遗憾。苍生怜悯,报以悲悯,与君共勉,回头是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0:02)
标签:

杂谈

 

豌豆熟了,之前约了,表哥今天拉着我爹娘和舅舅妗子,去我表姐家摘豌豆。豌豆是很好的菜,我幼时曾随堂兄等大孩子去邻村地里偷摘,边摘边吃口感很好,匮乏年代为果腹而啸集的规模性快闪族本身就充满快感。看园人来追,贼众狂奔,我人小腿短眼看落单,堂兄与另位少年各拎我一臂,瞬间起飞掠过田埂,刚刚喜提的养分惊吓中又还给了大地。如今老人来采摘豌豆,全无窘迫,乃休闲娱乐,亲人聚会,颐养天年,一番悠然境界。采摘完毕,他们在田间集装箱改造的简易屋子里吃瓜,又在还家途中花市探花,鹤望兰、君子兰、长寿花、黑法师、花烛、月季、仙客来等等品种繁多,日程设置倒是紧凑。以至于我爹累了,晚上九点半我打电话许久才接,原来已躺下。白天摘菜看花,梦里看花摘菜,便是寻常巷陌里的福分吧(花均为我娘拍摄,爹娘观花为我表哥所拍)。[植悟]44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18:0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23:16)
标签:

杂谈

 

道具:三角梅,路灯,手机。场景:夜晚,独处,享受独处。花草达观,承受热闹,享受寂寞,自如自若。我就不如花草,所以向往花草的境界。白昼五彩,此花不改其色,夤夜如墨,此花不堕其香。花草从来守一,人们难善始终。对于花草,一夜即一年,一年即一夜,对于人,此夜非彼夜,此夜易守,彼夜难捱,夜夜皎洁,一夜沟渠。
[植悟]44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虞美人风来甩水袖,靓个相惊煞本叔。一群姑娘在粘花拍照,我问她们这是什么花,说不知道。又有几个女孩对着一盆花说是喇叭花。都知道花美,与花合影,却不知花名,也是信息不对称。知道它是谁,了解一点常识,再见它就有不同感觉,似乎建立了尊重和信任。她们是大学生,学业加身无暇识花,其实很多人已经常用识花软件,包括大婶大妈。高大椿树开的小小黄花簌簌飘落,落到一位小哥头顶,惊得他速捋脑袋,辜负了落花美意。和两位园丁聊天,师傅一一教我花名,包括还没开花的绿植,专心耐心就像对待亲人。和花花草草打交道的幸福感,一定比别的更简单纯粹吧。
[植悟]4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6 21:53)
标签:

杂谈

 

一看这图就惊艳了。小巧野豌豆花一定淹没在巨大草坪里,作者慧眼独具,放低手机,突出花朵,收入布宫,留足天空,点击花朵对焦。我熟悉,所以知道。现在我就这么拍花,二十年前我也这样拍了布宫。那是走到布宫一侧,似乎是栋不起眼的茅屋,上面爬了一株不起眼的藤蔓,像是葫芦或者丝瓜,我觉得不错。就把爬藤作为主体,把部分白宫作为背景,拍了一张。那是胶卷,回来冲洗后,几百张照片里最满意的有两张,一张是爬藤,一张是八廓街上守店的藏族少女。前者随便拍,后者要交钱,姑娘的妈妈要十元,姑娘只要五元。两张照片都作为散文“回到拉萨”配图,登在《南方周末》。一朵卑微的小花,默默无闻守着显赫的圣殿,在此之前或许没人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其实它们一直密切相关,只不过人们不关心或者没想到。图中花草瑰丽夺目,神殿面目模糊,二者若即若离不离不弃,这是一种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5 23:40)
标签:

杂谈

 

小草可以像大树一样高尚,大树可以像小草一样卑微。视角放低,小草变成大树,小草就是我心中的大树,这种感觉很好。某个未来的日子,它们想换个环境生活,可以通过传送门跃迁到另一星球。其实早在数亿年前,它们就具有远程迁徙能力,御风凌波,天涯咫尺。我们看它今天在这里,明天在这里,明年还在这里,似乎被困住。哪里知道,它们的时间单位是百年,我只是夏虫而已。
[植悟]4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4 23:48)
标签:

杂谈

 

昨晚于安阳遇到一丛大滨菊,暗夜不减其白,闹市未扰其静,女神浸其芳香,本叔只管曝光。[植悟]43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