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主持人王宁
主持人王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4,545
  • 关注人气:8,2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我的电视节目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面对面》:每周日晚21:30

《24小时》:

播出时间:每晚23:00

公告
也许
我与你同样是喧嚣城市晃动的匆忙身影;
但是
接近文字的时候,我与你,沉静如水。
无论是生活还是书,我们用心读。
我的音乐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我最亲爱的友

武当剑高手

我最爱的人

神秘侠客

一个聪明到不长肉的人

忘事的祖母的博客

一个心里只装着别人的人

郑亚旗

洒脱的飞扬者

师永刚

书海慧眼

柴静、观察

用新闻记录,奋勇生活

恶魔丁天

一个执著在幻想国度的书写者

海边听涛

一匹貌似野驴的马

郎峰蔚

一个总能带给我目光闪烁的女人

小忆

一个坐在我身旁的美女编辑

我的音乐
用心聆听
  曾经作为电台dj的我钟爱一句话:相见不如一直在耳畔。在夕阳低垂的暖意里,坐在直播间,戴着大大的耳迈面对着话筒,诉说,时常能够听到自己心灵的共振。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坚信在电波的另一端,一定有同样的感知在经历,在流转。我相信,生活的厚度可以用声音去丈量,生命的成色可以用聆听去抛光。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读完《木心回忆录》,想写个读书笔记,竟转眼两年。


“你们看书可惜太少。不但少,遍数也太少。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再卖弄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


我不敢出声。笔,一直悬在纸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完《木心回忆录》,想写个读书笔记,竟转眼两年。


“你们看书可惜太少。不但少,遍数也太少。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再卖弄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


我不敢出声。笔,一直悬在纸上。


在508页的第五行,他说,无知的人,总是薄情。读了书,做笔记,总不算是个薄情之人了?我在心里默默想。可是,我却不敢奢望如此便摆脱了无知。


说真的,对于文字,我从未如此胆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媒体喧腾以来,一个人的狂欢和集体狂欢之间,也就一根火柴的距离。不过,无论火烧的多旺,熄灭的速度都快的惊人。比如,对人贩子喊打喊杀的微信传了一遍朋友圈之后,人们的火气都倒进了那片绿油油的市场。寻子的父母们仍旧要独自上路,于茫茫中,于无声处。


老万笑着,来深圳20年了,他第一次又重新尝到了笑是什么滋味。


6月,月光下的深圳,川流不息。酒店对面的ktv,只能看到一排暗红色的阶梯。舒展向上,望不到顶。街边,姑娘的裙角没有飞扬的力气,只能紧紧地贴着大腿,随着摇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媒体喧腾以来,一个人的狂欢和集体狂欢之间,也就一根火柴的距离。不过,无论火烧的多旺,熄灭的速度都快的惊人。比如,对人贩子喊打喊杀的微信传了一遍朋友圈之后,人们的火气都倒进了那片绿油油的市场。寻子的父母们仍旧要独自上路,于茫茫中,于无声处。


老万笑着,来深圳20年了,他第一次又重新尝到了笑是什么滋味。


6月,月光下的深圳,川流不息。酒店对面的ktv,只能看到一排暗红色的阶梯。舒展向上,望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媒体喧腾以来,一个人的狂欢和集体狂欢之间,也就一根火柴的距离。不过,无论火烧的多旺,熄灭的速度都快的惊人。比如,对人贩子喊打喊杀的微信传了一遍朋友圈之后,人们的火气都倒进了那片绿油油的市场。寻子的父母们仍旧要独自上路,于茫茫中,于无声处。


老万笑着,来深圳20年了,他第一次又重新尝到了笑是什么滋味。


6月,月光下的深圳,川流不息。酒店对面的ktv,只能看到一排暗红色的阶梯。舒展向上,望不到顶。街边,姑娘的裙角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时,我们生活的太贫血了。当真正的鲜血喷溅时,我们竟以为,那是油漆。当迟子建的这句话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想起了一个人。

这是三年来,在所有的采访里,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一个人。

(一)

女人,在初夏的凌晨,用钢管敲碎了丈夫的头,又用菜刀割破了他的喉咙,然后,坐在床边大哭。哭过,叫醒邻居,报警。

此时,她直直地站着,头却低的很深,哭声很大,好像每一下都能砸到地上。早已过了午饭点,她仍旧没有吃饭。我端着一碗面条,想把它塞进铁栅栏的空隙。她抬起头,一缕头发黏住眼睛,却遮不住她的眼神,稚气顺着眼泪流了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时,我们生活的太贫血了。当真正的鲜血喷溅时,我们竟以为,那是油漆。”当迟子建的这句话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想起了一个人。

这是三年来,在所有的采访里,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一个人。

(一)

女人,在初夏的凌晨,用钢管敲碎了丈夫的头,又用菜刀割破了他的喉咙,然后,坐在床边大哭。哭过,叫醒邻居,报警。

此时,她直直地站着,头却低的很深,哭声很大,好像每一下都能砸到地上。早已过了午饭点,她仍旧没有吃饭。我端着一碗面条,想把它塞进铁栅栏的空隙。她抬起头,一缕头发黏住眼睛,却遮不住她的眼神,稚气顺着眼泪流了下来。“我咽不下,咽不下......”她的手碰到我的手腕上,冰凉。“就当......暖暖手吧。”我的声音被挤出来,生怕碰碎了这只红肿的手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1 23:57)
也许,没有太多人会记住今年春雪的模样。
它悄然来到的时候,有人把它和庙会糖葫芦的合影发到了网上,等到那些熬夜抢红包的年轻人拉开窗帘准备欢呼的时候,他们的声音突然被卡在了对面房顶仅存的一处雪白上。记忆保持着它一贯吝啬的习性,只偏爱留住一切事物最美的时刻。
就像每年一次的春晚。多少人记住不重要,能记住多少也不重要,至少,得有那么一刻,你忘不了。

这一刻,成为了每一个站在春晚舞台上的人,寻找开始的地方。无论是用111天淬炼出的一句台词,还是用10年打磨出的一次亮相,这个开始都重新定位了一个人的坐标。而我们《春晚面对面》的镜头,也试图完成了一段寻找原点的纪录。

刘德华走进演播室的时候,过道上挤满了人。有人一边调侃着身边同事追星的架势,一边健步冲到了最前面。我把手中的资料图,调到了这个红了30多年的明星第一次站在春晚舞台的半身照。一身鹅黄色的正装,在红灯笼背景的映衬下,像极了一道著名的家常菜。95年的大街小巷都喝着他带来的《忘情水》,上初中的我,每天都在同桌满自行车的华仔贴画面前,听她反复着“非华仔不嫁”的誓言。

此时,华仔当爹了。两岁半的女儿是他在采访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能一心一意地面对过去的伤疤,是因为伤口已经不再疼了呢?还是因为你终于能忍住了?

这个问题,在我的心里已经盘旋了很久。人,要有了怎样的洞彻,才能从悲观里落落大方地走出来?且不留痕迹?每当我采访到一个在磨难中独自坚强着的个体,我就不可遏制地想起这个问题。

他们中,有的因为误判错过了十年的光阴,有的苦熬了25年只为求得一纸清白,有的在一架客机的失联中失去了爱人的音讯,有的抚养着杀夫仇人的孩子并为他上学砸锅卖铁。每个人的不幸,都有着极端的难以想象的重量。可是,当这些经历终于成了一道疤痕,他们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安静着,放下。

他们的日子有了另一页的开始,而我只能在他们的故事后面打上一段叫做“希望”的字幕。可是,那个问题却始终挥之不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讲好别人的故事,是件很难的事。光是尊重事实这一项,门槛的高度就已超过了你所有的经验总和。每个故事,都有一个未删节版。如果决定做个讲故事的人,就要先找到故事里没有删节的部分。更重要的是,讲故事不是为了取悦听者,而是为了发现,藏在生活褶皱里的东西,有着整个社会的DNA。

——一个记者的自语

从上海采访回来,我手脚红肿。夏末的蚊子让我见识了,没有什么可以彻底掩藏。即便是,穿了长裤。在擅于遗忘的时代,痒,是对健忘最好的惩罚。它是一种比痛更持久的牵引力,总会在一些没有丁点儿堤防的瞬间,让记忆重现,好提醒我们,它是如何与我们长到一起的。这一点,和那些你早已割裂却无法忘记的人,有着惊人的相似。正因为如此,数天过去,我仍是无法忘记采访中的种种经历,尤其是那些我当时明明眼见着,却转身忽略了的,细节。

这种忽略,比痒,更让我百爪挠心。对记者这个职业而言,没有什么比发现了问题,却没能问一句“为什么”,更令人沮丧。也许,你并不会因此了解全部真相,可是你却有了看到更多事实的机会。多找到一点儿事实,我们才有资格谈论一起悲剧的原因,怜惜一个弱者的无力,解脱一场误会的伤害,揭穿一次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