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日人物日签
每日人物日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1,391
  • 关注人气:5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提起蔡澜先生,相信大家基本都会把他和“吃”联系起来。身处内地的我们或许对他没有太多印象;之所以接触到这个名字,多半是因为他的书籍以及《舌尖上的中国》这部纪录片。

蔡澜被特邀作为《舌尖上的中国》总顾问

在那个电商还没有如此发达,旅行也不是说走就走的年代里,蔡生的书开启了我对未知美食世界的探索之门。可是在读遍蔡生的书之后,却发现自己与他渐行渐远。

无论是字里行间的武断,还是在微博上简短而冷冰冰的回复,感觉都不像是那个笑眯眯白头发小老头所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陈凯歌导演,65岁了。🎂


江湖上有段传闻,说是当年接到《霸王别姬》剧本之初,凯歌导演是拒绝的,后来架不住周围人劝说,一猛子就扎进了中国电影史上最让人着迷和心碎的故事,也自然而然地冲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1993年,《霸王别姬》获得戛纳影展“金棕榈”奖,图为获奖瞬间,陈凯歌志得意满。


《霸王别姬》上映的那年,陈凯歌41岁,一个男人建功立业的最好年纪。但正如《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公众预想的不一样,张惠妹到现在都没瘦。

因为一直没瘦,媒体和公号主们还是喜欢拿她的体重说事儿。诸如“胖成另一个韩红”啊,“张惠妹可不能再胖了”或者“揭秘张惠妹为什么突然暴肥”啊,这种标题,点开一看毫无实质内容,全部都是一颗颗明摆着的骗流量的心。


网络标题充斥着“张惠妹胖”的关键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潘玮柏最火的那个时代,整个校园的男生,都穿着低腰松垮牛仔裤,留着他的发型,一边听歌一边模仿他的舞步。上课都哼着“好像身不由己,不能自己很失败,可是每天都过的精彩。”


2008年潘玮柏的写真,松垮的牛仔裤和翻盖手机在当时都很流行


女生的房间贴满了他的海报,还专门有个小本子抄歌词。《壁虎漫步》、《反转地球》、《快乐崇拜》、《不得不爱》以及很多很多歌都是当年的流行曲目。

但他并不是科班出身的音乐人,在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战狼Ⅱ》的票房已经突破10亿,那个曾经鼻青脸肿的功夫少年吴京也成为了导演吴京。


在提问的方式上不难看出,观众对吴京的认知,有了微妙的变化。


2013年的提问是,“演员吴京是一个怎样的人?”


2015年的提问是,“吴京是通过怎么样的努力从一个非著名演员成为《战狼》的导演的?”


2017年的提问是,“《战狼Ⅱ》以后吴京的地位如何?”


成长不就是一路撕掉标签的过程么?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说平淡可贵。


43岁的吴京却给自己的人生开了个好头。


以下是今年4月3日吴京生日当天每日签发布的文章。有些故事,回过头来看,更有趣。


——编者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31 19:11)
标签:

杂谈



我少年时代的最迫切的梦想,就是能看一场许巍的演唱会。


尽管那个时候,《蓝莲花》还没有出世,许巍还是个十分小众的名字,那时候他穷,生活无着,爱情不顺,日日夜夜被抑郁症折磨,从西安到北京,音乐是他唯一的稻草。



虽然有两张在圈内攒下口碑的专辑,但鬼才知道,对于一个没有大众知名度的北漂青年,什么时候才能有一场自己的演唱会。

每一个少年都痴心妄想着自己的与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有人用“活色生香”来形容英伦范,我表示强烈反对。


抛除艺术史上骨骼清奇的简约风“Italia Style”不谈,如今,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意式时尚风貌”,只有用“活色生香”来形容最为贴切。


“活色生香”不仅仅是入眼的花枝招展,最重要的是,由内而外鼓荡着情欲,展示着高级的性感。


最右为詹尼·范思哲



而“意式风格”,最具有代表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东野圭吾、村上春树、川端康成这些常年盘踞在实体和网上书店的日本文学家相比,谷崎润一郎对于中国读者而言是陌生的。

这个在很长时间内被国内禁止的作家,去年因为日剧《贤者之爱》的盛行而终于被广泛讨论。网络写手们把“禁断”、“虐恋”、“重口”、“毁三观”这样的标签加在这部剧和编剧的灵感来源——谷崎润一郎身上,成功收获了一大波口水。


《贤者之爱》剧照



《贤者之爱》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第一次从罗大佑的歌中听出了乡愁是在2014年。

那一年的春天,彭佳慧在《我是歌手》上翻唱了罗大佑的《鹿港小镇》。


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在听到“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时,心里突然冒出一种确切的惆怅。在反复听了几次后,我确信这是一股乡愁。


乡愁这东西,对我来说有点陌生,与1000公里外那个积重难返的老城相比,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更能给我带来自我认同感。时间久了,对故乡的感情开始变得陌生而复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李宗盛今天59岁了。


从1982年第一首歌《如果你说》到2013年的《山丘》,他总共写了307首歌。如果我没算错的话。

可以肯定的是,这位马上奔六的老男人几乎把各种爱情状态都唱遍了。

李宗盛的歌很适合在路上听,特别是长途路上。那时,你的身外是一个个的陌生人,车厢的空调寒气逼人,窗外的夕阳颜色渐深。李宗盛独特的念白式唱法就这么把一个个故事给你讲出来了。

他三言两语,你句句扎心。


没有什么时候比你在这样的状态下听到一个故事更容易戳心的了。


音乐是一种表达,曲是,词也是。

过去三十来年里,李宗盛拿到太多与作词有关的音乐奖,人们说他“很神奇”,明明唱着他自己的故事,却让听歌的人找到共鸣。哪怕是那些短短三五分钟的情绪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