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屏空间
小屏空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1,407
  • 关注人气:1,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8-09 12:21)

我老婶是一个部队文工团员,她是唐山人,她的爸爸是唐山部队255医院的院长,76年发生地震那会儿她正在家探亲,唐山大地震那片刻就如天塌地陷一样,人们是完全发懵不知所措的。

瞬间周边的房屋全部倒塌,医院也一下子陷到了地下。大家开始都是本能地从自己住的地方逃出来的。

地震过后是暴雨连天,活着的人站在自己家门跟前看着废墟般的楼房跟前,眼泪与雨水哗哗流下,谁也没有发出悲戚哭喊亲人的声音,因为死的人太多了,眼见这样的惨状,任何悲伤都变成了无声的寂静和害怕。

老婶的一家幸免于难,而医院的职工从上到下死了一半人啊。

救灾工作是先以自救开始的,随后老婶的爸爸开始把医院的医护者组织起来了,利用尚余的医疗设备到周边居民集中的地方,抢救尚存生命希望的人们,等待着大部队的的到来,等待铁路交通的恢复,等待空投部队的粮食投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女儿,女婿回来说是旅游碰见了一个老头,他主动请他们关注一下他的公众号。随后,他打开自己微信让他们扫一下,特别自豪的说,我有五千个粉丝呢。
他的微信上主要有自己制作的精美照片,孩子们看了说,的确不错呢。

回来之后,没过两日女儿就给我开了公众号,说是手机阅读传播快,现在没有多少人到电脑上看文章了。

开公众号很方便,只要在百度上点击公众号,按照上面提示简单注册就可以了。
我把博客上的文章陆续往公众号上搬,才一周时间就从望林梅博友那里传来了,我的文章被她大学同学在圈子里转发起来的消息,那篇文章点击率一下子上升到了380人。这在博客上我们是需要经营很长时间才能有的社会效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想中国的大多数人都有领袖情结的,因为他坐在至高无上的位子上,他说的话是我们天天通过电台、报纸、广播、领导开会知道的,而且要不折不扣执行,才能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精英和安稳过日子的老百姓,他曾经是我们坚定不移的信仰。

我也不例外,到一个地方只要是毛主席住过的地方,我就会好奇地想去看看,体验一下。这辈子所有的苦都在下乡10年吃尽了,所有的福也在进入老年后开始一点点地享受呢。(上面的照片地点就是G20会议各国首脑和夫人拍照的地方,也是开会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前半生>播放到今天,谁也猜想不到是,几乎绝大多数生活中的白领精英对吴越
饰演的小三的为人做派作出了最好的评价。

他们私下都认为,最理想的老婆应该就是凌玲:在工作上她敬业努力,以自己能力坚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以色列,谁看到有这样儿灿烂笑容的犹太姑娘,会愿意去想她们的祖辈年轻时候,所遭遇的灭顶之灾呢?
然而在这片土地上依然保留着二战时期的大屠杀纪念馆。

在我脑子里也忘不了那张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请朋友关注小屏空间微信公众号,用手机看文章方便。方法就是直接微信搜索小屏空间)
最近东方与北京卫视正在热播一部名叫<我的前半生>与溥仪回忆录同名的电视剧。好奇目前上海精英白领生活的朋友不妨看一下。
恰巧的是这里面的人物与我的女儿、女婿是同一行业,里面许多布景场地就是直接从女婿公司拍下来的。据说编剧还是咨询公司女儿朋友的同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家保姆说是成都人,但是她连酸菜鱼也做不过我。
说是城里住在宽窄巷不远的繁华市区,但是讲起家里情况都是农村的事情。
以往历数过她有小偷小摸的习惯,朋友们都劝我有小偷习惯的人不能留,最近因为门卫不愿意给她开门我把进楼房卡交给了她用。

前天刚多发给她四百元钱,今天她就把我煮的牛骨髓偷吃一空,只剩下骨头留在了汤里。
她告诉我以往在北京伺候的老人住在二室户,过后就会说人家欢迎她去做客,那家有二十间屋。
刚才我买的乌鸡蛋到货让她数一数,(她曾经把咸鸭蛋留下了两个扔到走廊)她说已经数过了,我把她数过的用手一盖,问她里面是几个?她说八个。我当她面一个个数,是十个。
这类事情数不胜数,任何时候,你都不知道她说的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我已经习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现在的博物馆,依然还在那里,就是没什么好看的文物了,我去那里纯属找自己的记忆。)
哈尔滨在我离开了30多年后,她出现在我的内心深处的,今天竟然是与味觉联系在一起了。我现在经常会怀念以往在哈尔滨吃过的那些食物,甚至还买了那种最不爱吃的臭烘烘的黄豆大酱,打开后舔了一口就连包装赶紧扔了。

红肠、大列巴、塞克、鱼子酱、苞米、香瓜、黄瓜和我原来一口都不吃的格瓦斯(面包发酵饮料)都让我的回忆变得有了形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哈尔滨五月初的这天大雨下了一整夜,雨水变成的那雪珠劈头盖脸地把刚发绿芽的小槐树都打断了半截,但是一早出来满世界阳光灿烂,我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来到了60年前我们家刚从上海搬到哈尔滨的房子门前。(请朋友关注小屏空间公众号)
这座房子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风吹雨打,依然这样漂亮神气地竖立在那里。(哈尔滨以往是有隔两年就刷楼房外墙的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恰巧前一阵子我去了漠河金矿那里参观,这是一个平均仅有200米宽,13·4公里的地方
1877年,一位鄂伦春族老人在此葬马掘穴,发现了许多金苗,并在河底捞起一把河沙,河沙中的金沫几乎占了一半。
这一消息很快传开,引得国内和国外的很多人来此盗采,最多时达到一万多人,仅1883年和1884年两年就被盗采了21.9万余两,俄国人用8年的时间挖去了金子6840公斤。
清王朝1885年把俄国人赶了出去,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