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露
吕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880
  • 关注人气:8,7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1,新书《吕录》各书店、亚马逊、京东、当当均有售。2,随笔集《望我天真如初,愿你善良如昨》各书店、亚马逊、当当均有售,没有签名版。
邮箱:lvlu19900516@163.com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5-09 00:02)
分类: 乌兰。
生活巨大的漩涡不是你
也不是什么具体的可说的
但我也尽可能的勇敢
记住我
我也记住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00:25)
分类: 乌兰。
将你的名字写在纸板上
和纸板上
你的名字晒太阳
阳光下,我有点儿困
不小心将水杯的水
溅到桌布
桌布上的水
沾湿纸板
纸板上,你的名字
由泥黄变为褐色
我不喜欢褐色
我打算在离开之前
在新的纸板上
写上你的名字
我打算在离开后
边走路回家边给你打通电话和你讲
我在晒太阳
我有点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我离你几千公里
我心不在你身上
我要你掐紫手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乌兰。

和沈黎晖同学小坐,谢谢沈同学送了摩登天空自己做的psycho boy的tee。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6-06 17:32)
分类: 乌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5-29 03:51)
分类: 乌兰。
最喜欢五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4-09 22:12)
分类: 乌兰。

1226,a:他们是些流动的展品,而展品对自己的身份是无法判定的,或假装无法判定。....在天真和虚妄的这两个极端中间,还有一个我尤其关注的位置,第三类异常者。成人的天真是异常。另一种异常者,是我近年才发现的。困惑者。我从没见过一个像F那样赤裸裸的困惑的人。b:他深处的敏感困惑了他。


1227,把碗里食物吃净,躺下即睡,分身应付你爱和爱你的人,喜穿白衬衣,尽管如此,仍不能谈及这真实,倒在屋后池塘边的雀在探看,我也在探看。你的名字已经隐去,走。


1228,小雪,宜饮热茶,宜睡。不宜爱,不宜爱人。


1229,在一群人面前没法聊私生活,也没法聊文学。尤其是在饭桌上。你可以安静听别人讲,在吃饭和转换场地去的酒吧里,你会看到,同一个人在吃饭时是一位少言的绅士,酒吧里是一个极其亢奋的段子手。你会看到,一个在吃饭时,时时保持真诚微笑的话痨,酒吧里是一个时时保持微笑的话痨最后没有微笑也不说话。


1230,没法做一个对人热情的人,至多是一个在想热情又在开小差想我哪里那么多热情热情嘛,最后要么把人吓走了要么就是“你们听我说听我说。”通常是前者。以至后来一两个月不去一次饭局半个月不见一个朋友,好好在家读书写字,好好内心起伏,好好接受苦难,好好为在付出得到回报的时刻暗喜而忍不住装的模样。


1231,出租车后座的姑娘的右手被人掐疼了如果先生你知道的话请告诉她赶紧回家洗个头睡个好觉不要看书


1232,咖啡馆喝一杯,隔壁桌女孩拉着叮当猫行李箱,男的给她不停拍照,她不停打开行李箱抱着抽出的衣服去洗手间换,以此反复十几次,直到天黑作罢。快离开时,女孩整理好行李箱提醒男的别落下什么东西,从二楼提着箱子下去,男的没帮提。为了看这一幕,我喝了三杯咖啡,妈的。


1233,一个永远喝酒到很晚回家的人忽然某个晚上决定留在家里。首先他做了一张面膜,躺着看新闻和回复信息,两点试图入睡,四点醒,六点起床跑步,八点早餐,餐后接着入睡。还有一个人,她去见医生,从一楼到二楼再到三楼,再从三楼到二楼又从二楼到三楼再去到一楼离开,整个过程,她一直在听a warm room.


1234,a:我话怎么可以这么多?b: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句话你会周而复始地说。删除也周而复始。这些构成了一个结构体,它坚固。一个奴隶逃跑,被抓回,再跑,再被抓回。是什么使他一再出逃?1奴隶生活不堪忍受2想念故土3出逃成为游戏。3肯定是无休止出逃者的真正动因。一种对外部世界各种冲击的缓冲机制已经形成。在过程的反复失败中被解构,重新结构为游戏。看上去永远在动态中,其实是个死结构。


1235,高兴之后会非常自动的低落好久。都不太敢高兴了。有时忍不住高兴了,就把自己关起来劳动。最近缓解低落的法子是打几盘网上斗地主跟走路,还有在厨房餐桌前待着想着煮个什么东西吃。最近我也只能见十分熟的朋友。


1236,basically, 我是你的embarrassment.


1237,无论生活如何进行,希望你健康,照着内心行事。


1238,昨天故意走很多路,和daketa道别后又绕路步行回住处,中间去了趟地下一层的超市买了食物还有橄榄油。风很大,从超市出来走在广场,圣诞树饱满,地上有一条长长的电线,约莫二十来米,像裂缝,像我只能在这边提着橄榄油而你在那边无动于衷,想到这,就故意踩了一下电线,走了过去。


1239,跟朋友聊天,他说了我想说的:我不恐惧社交,但尽量拒绝。我热心交往。


1240,早醒,按惯例,下楼吃碗馄饨,买了好多水果回家取大衣去干洗店,顺便在出门前泡杯红茶喝掉。我说我想你的时候一定是非常想你。


1241,那天凌晨三点在 the roof 喝到第八杯时店长把灯调亮了。嘴上没讲,是示意我们要打烊。我完全受不了。转头跟吧台的人说喝完这杯就走,但请麻烦把现有灯光调暗百分之二十。身旁的toby拉着我的手,也许当时声音有一点大了,看到隔三桌的客人在看我。速喝完酒离开,电梯更亮了,戴上墨镜。很讨人厌的样子。


1242,全家就开在酒店隔壁,下楼买了辛拉面泡菜咖啡果汁花生卤菜。回到房间,把吃的倒在盘子里,把咖啡和果汁分别倒在杯里。你知不知道,凌晨一点提着吃的喝的回来之前,我有点开心。


1243,如果说等待也是无效的。我仍很情愿等到最后。最后是空的,也罢。


1244,我待不住,我们从一个局溜了。他说“我有一点社交恐惧症,但你比我更严重。”


1245,你是不是这样的人:为了和喜欢的人接吻,嘴里在嚼口香糖又没有纸巾可吐出,于是悄悄将口香糖吐到包包里。


1246,跟人谈事,总是听不懂别人说什么,我就会撂一句:能说更直接一点吗,把话说白了。最后为了不再头昏,我说“你给我编辑说吧。我拉个微信群。” 把这件事跟朋友讲,朋友说“清楚自己的短处,这是你的一个长处。”


1247,跟朋友聊天,其间他说“以分裂为代价,避免发疯。在年轻时,这几乎是唯一出路。”


1248,吃完饭的路上看到一个爆炸头姑娘,他说他想到一个爆炸头女人,半年前死了,癌症。问他,是两年前一个乐队演出上我们碰到的那个吗?他说是的,她死了。是啊,总是这样,总有这样一天,你走在路上,跟某个人打电话,有人跟你说某个人即将死去,或某个人死了很久。你会忽然想把车开的快一些,或干脆熄火。


1249,在我喜欢你的时候千万不要装酷和逃跑。我不会在你喜欢我的时候喜欢你。


1250,你故意不小心成了一个酒鬼,不小心爱上一个人而跟随他许多年。在尘埃里,在水龙头不出水时,在通宵的等待里,在你厌倦我时。


1251,有人跟我说“你太酷了。” 我回“ 一切的酷都基于你要怎样忍受自己。” 其实我还蛮想哭的。


1252,“焦虑不是主观的,但它常常占领主观。”


1253,还是夏天好,不高兴的时候,起码不胖。


1254,醒后还是先来杯咖啡。想起大笑时被人阻止,对方说“大喜伤心。”结果清晨五点人都是醒着的。倒不是伤心。轻微觉着动弹不得,哪处都是。觉着身处某地长进去了。


1255,和Joy一起去我们共同的知己家。“你的脸是肿的”,其中一位友人看着我说。知己边倒茶边说“你今天话少。” 我喝了几口龙舌兰,再是茶。更多是在剥花生吃。起身,找到一本书,借了回来读。


1256, 你在身边时,我读书,你不在身边时,我读书。


1257,故人写信息说,电话吧?我说好。讲了十分钟。在吵闹的饭店,我也很吵闹。接完电话,兴奋的冲进包厢继续吃饭,朋友觉得我疯了,他们请求我的声音小一点。


1258,爱人,我爱你。永永远远。


1259,2015年快过去了,我在等我的书从印厂出来。去了几个喜欢的地方,认识了几个能交往的新朋友,看了31本书,写了六万多字,挺过了两个难熬的日子。仍爱一人。


1260,a:见人最大的危险之一是你会发现自己很容易不舒服。b:那是对方的危险:一个真诚的人是不会令自己的朋友感到危险的,无论如何。


1261,问:一个中年人,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喜抱团取暖、刻薄、以自我为中心、还自负呢?回:那是因为他没受过一个人理应受的刺激,而是见多了别人的不幸。


1262,你故意多走的路让你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迷路的人,可绿灯最后就是不亮。


1263,好朋友,想和你坐在一起晒会儿太阳喝点暖的东西。


1264, 写完一封信,一篇文章,天黑了,灰色的路变成了黑色的路。


1265,有了新计划,事务排到了夏天。年后先是筹备为《吕录》在北京的首发,接着,会试着做一件新鲜的事,会带来不一样的气息。该是要多出来走动了,见见人。


1266,提着抑郁,也可以轻盈走好长的路的。


1267,你尽力走去湖边,一个人在前头打电话,再往前,两人分别在树的左边跟右边,左边的在看手机,右边的在看湖。湖中有划船的人,两人同时用桨往你身后划去。湖边路上,两位七旬老人用方言商量腊鱼今晚是否用香菇烧着吃,你掏出糖果往嘴里塞。太阳落去,没有预兆。你往回走,越走越快,跑起来。


1268,“你不掩饰,你直白,连默不作声也是直白。这相当于褪去了他们的伪饰,这是你对他们无声的、无形的逼迫。”


1269,我喜欢聪明。但不喜欢聪明:要笨拙的去聪明。要徒手去挖坑埋葬自己,而不是读者:没有读者。


1270,和K讲着讲着电话,人声没了,传来呼噜。有一回,跟Y讲,我曾在电话里听K的呼噜声二十分钟才挂断电话,Y以“你好可怕”作为那次谈话的结束。


1271,挺受不了别人对我好,那样我就跑得快。但也有一个人,对我再好,也还是觉着不够。


1272,经常强调自己年轻的年轻女孩的眼神除了空洞,你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这也的确很有意思。


1273,最近几次跟朋友吃饭,都不太讲话。他们都问我是不是很无聊,他们以为我不喜欢那些菜和饭店环境。我只是很疲倦,一出门就后悔出门。


1274,“你最大的问题出在饲养不良情绪,并以此为乐。”


1275,看到 “从被黑暗压得不能动弹,到被黑暗所支撑。” 我用笔划了一道线作为记号。


1276,把用了4年破了又搁置1年多的的黑书包拿去补好又接着背,书包黑的泛白,旧了。朋友看见,说要送新的。回绝。也不是念旧。也不是想表现朴素。就是,就是觉着“背着旧的书包不丢人。”就是觉着“旧的踏实。”


1277,忘了哪个作者说的,说时间上的占有比空间上的占有深刻,细想也是,自从你在我生命出现,一切的重心不同了,而且及后的时光,将无可取代,是永恒的一个段落,将来的聚散与离合,都无法更改已经的惦念和心愀,我为此心动不已。


1278,你让感到自己是不可缺的,你也是我的意外。


1279,收蓄养分的日子仍长,根叶仍在挣扎的痛。


1280,对错的正确进行正确的错。


1281,二十六岁如果是一个人一部分人生的分水岭的话,那这应该是怎样的呢:抛去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困扰,抛去过去在意而不能承受的记忆,又能怎样:二十六岁也是一个空壳。


1282,听Swallow的Dear Mary整个人都听颓了.


1283,至少活着,至少能受到你的伤害。


1284,能明白自己的软弱和执念,也是一种大度。


1285,如果你在我门口,我会走过去纯洁的拥抱你一分钟。

1286,你是不是这样:偷偷想念,出门包里装着充电宝,电话没电可以随时充上。一天过去,但是没有他/她的信息。继续偷偷想念,继续充电。


1287,对自己失望,向外发送自信。大部分人的美丽人生。


1288,炒菜声,和炖肉的气味中,置身事外写几行字,虚幻得以现实。而后剥开糖纸嚼化糖,糖纸揉成一小粒纸团,整个过程,像解决一件平常事务。站起来,不紧不慢,纸团的着落是垃圾桶。我们的着落是什么。


1289,见一拨故人。内心向十年以上未见的故人们致敬。穿上干净的毛衣,走出去,像十三四岁那样跟他们聊天。如何像十三四岁那样呢。


1290,我变了,第一次长出痘而不挤它。


1291,连续三天和y见面。昨天暴雨,去市场买了蔬菜和鱼去y家,y在做方案。她说你要不要吃鸭掌,我停顿了一会,说,不吃。又停顿了一会,我说,还是吃吧。y拿出鸭掌,她坐对面,我们边啃着鸭掌边说它的味道,y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家鸭掌店,特地买了两盒回来。


我发现,这是我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吃鸭掌。


1292,雨天的中午去饭店和巴黎出差回来的Lisa吃饭聊彼此近况并交换了礼物。下午去闺蜜家坐了一小时后我俩出门步行一万多步去买咖啡豆,走路时讲了很多过去的事,有点儿想哭呢。闺蜜讲“那是我觉得全世界最好喝的排骨冬瓜汤”的故事时,雨下的更大了。我说,这是在下水呢。


1293,过度礼貌和过度热情,会令我非常不适,但我又会装作接受的样子而内心非常反胃。


1294,S去日本旅行,昨夜写来信,其中一句让我感动:“这几天也知多了日本的神道教和净土宗佛传,在几处神社,有念你名字祈福。”


1295,最喜欢最后只有自己的时刻。终于可以打开书页,看理查德.福特写的故事。台灯是自己的,床是自己的,自己写作的书是自己的,我已经很好了,我那么好。


1296,美好事物之一,公共场所坐在你身边的陌生人在看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1297,不要高兴。高兴是个怪物。还是在底处好,闭嘴,面壁,享受孤独,挖自己。


1298,把每句话说成我多么喜欢你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我喜欢快要失去你时,你并没走,我更没走。我希望你走的比我快一点,我能赶得上,但我不赶上。这样,能一直看到你,不用回头和并肩侧着看你,颈椎也不会太痛。


1299,然而,前方是空白。空白好。空白可以让它显得安静。安静好。


1300,1,礼貌很重要。2,记得帮过你的人,也记得在有需要时去帮帮过你的人。


1301,有时我靠谱靠的把别人也吓着了。


1302,我不能说我喜欢过去,那仅仅是喜欢,我更愿意去祝福未知的未来里的你,比如现在,你多么灵光。


1303,保罗德曼认为一切的言说都是隐喻,隐喻之义,就是言词所指示的,与字面义不同,便发生诠释的暧昧,也助长歧义的美。他起先用于文评,之后发觉大部份哲学论述皆借隐喻而行,然后有述说的地方,就有修辞与曲隐,包括自说自话时候。


读一文章说诗人改诗之难,彷如在暗室自己为自己开膛动手术。这固然只是比喻,但诗人总被自己的比喻迷惑,便要为文字心痛。而文字本自,从腐锈的秋冬长出春夏。


1304,漂亮的话,装不成真。愚蠢优选以为刻薄能拯救灵魂的蠢货。


1305,看了一篇波德莱尔的文章,和波德里亚的一篇,此刻在闹市餐厅喝第四杯廉价咖啡。


1306,biu~我就变小了。你就带着我走了。


1307,一个月不打电话的人今天上午居然一口气接打了二十通电话,我决定今晚晚睡一小时。顺便祝我三月北京发布会玩得开心,四月到七月要做的某件事儿做成功,顺便祝我所有的时间都在稳重疯狂的喜欢你,而你也是如此,离我远远的,让我觉着亲近。


1308,没缘由的就是好喜欢你,喜欢的厉害时也不想停下来,就是好喜欢你啊,一点儿也不怕内心爆炸,一点儿也不怕,真的。然后就是很希望一直我一直不长大,一直不结婚,一直独一份的喜欢你啊。当然啦,我会长大,会把你装在口袋,会继续喜欢你,喜欢的厉害时,就停下来喘口气。


1309,我得在天上飘会儿。醒了我就好好走路,走路去见你,你是春天的。


1310,经历一件又一件难事以后,发现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其中,都不动弹,也不得动弹。


1311,我等你比我爱你牛逼多了。


1312,盯着电脑视频看一个特别颓的女的在讲一个匆忙离家出走的事儿,越看越喜欢她,特别是开始她从后台进来跟大家say hi差点摔倒时不笑要笑又笑了的脸,颓的太好看了。


1313,“我无时无刻想你。你无时无刻不在讨厌我。好像,也许,这就是爱情的气味?我是真的想你,和你在一起也想你,看你看不够。我想努力做个好女孩,好好爱你。我做的一切,说是为了你这句话显得很傻,好像,也的确是为了你。”


1314,在飞机上写了一封情书还没寄出。


1315,我就是那个在大合照时老跑掉的人,如果被发现要抓我过去大合照我就会假装在通电话说“我在打电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活动时间:2016年3月5日 14:00——15:00
活动地点:北京 Kubrick库布里克书店(北京市东直门香河园路1号当代MOMA T2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乌兰。


















《吕录》由重庆出版集团出版。

三月初全国上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3年吕露出版了她的《望我天真如初,愿你善良如昨》。9月份她在北京朝阳区大悦城的单向街书店做图书推广活动,事先说好要去现场的人中有几位临时变卦无法参加,所以等到我到达时,她说:“吓死我了!我以为活动做不成了!”那一刻,我体会到她的紧张。她虽在书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写出了一些她对有限生活的珍贵感悟,将她起伏的情绪固定成清澈有时甚至是感人的文字,但是在她这个年龄,要想淡定地驾驭社会生活当然还不是件轻松的事。在她紧张的背后,弥散出一个敏感女孩的不安全感。

《望我天真如初,愿你善良如昨》出版时,不知是否出于出版者的建议,吕露拉来韩东、周云蓬、肖全、冯唐、小柯、于坚这些大神来给她助阵。他们对吕露进行了从外貌神态到脾气到行为方式的多方面的肯定。他们的肯定印在书的封底和封腰上。看得出她有多么讨人喜欢。在我和吕露聊天时,她会聊到她那些大名鼎鼎的朋友们。我曾好奇她究竟有没有什么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朋友。我想,一个人若只有名人朋友,那他肯定是没有日常生活的。虽然没有日常生活的生活很是艺术家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往往会将忧伤、不幸、孤独、脆弱、失败感——当然也有快乐——放大。所以我曾经给她过一些提醒。所幸到目前为止,吕露似乎跨过了许多可能的困难。

吕露被描述成“具有先锋倾向的诗人”。一般说来,玩“先锋”的人总是反叛的、另类的、波西米亚的、不靠谱的。吕露和这些东西都沾边儿,但同时,她又坚持着她的“天真”与“善良”这类史前价值观。这使得她的“先锋”少了些19、20世纪的危险成分,而多了些21世纪的美丽。这应该是她的朋友们希望看到的。吕露这一代人身处20世纪种种文化运动、政治运动的最后尾浪的最后波澜之中,所谓“先锋”在当下已经成为时尚的一部分。先锋-时尚-国际化就是他们的空气。那么在这样的空气中如何与写作这门古老的手艺发生关联,如何发展和改造这种关联,其实不是一个小问题;另一个不小的问题是,如何继续“发明”文学?

拥有一些出了名的朋友并不意味着就顺理成章地拥有了成功与安全。但不管怎么说,朋友们会带给她视野、温暖、对小群体的认同感,以及对自己的不俗的定位。吕露知道这一点,并且想更深入地理解这一点,于是她向这些朋友们发问,遂构成了现在这本访谈录。这些提问不是工作性质的,而是生活的、个人或私人的、有时甚至也许是灵魂的。它们是一个小孩对大世界的提问,是今天对昨天的提问,是小朋友对大朋友的提问。我不想拔高这些提问和回答的意义,但它们肯定是有关我们这个时代文化创造的一手材料。

这本书里没有她对我的提问,是因为当初我接到她的电话(那时我还不认识她),问她会问我些什么问题,然后拒绝了她的访谈提议。我一向不善于回答生活类问题,我不想告诉别人我的衬衣是什么牌子的,我是喜欢喝茶还是喝咖啡。现在想来,我其实是不了解,不习惯年轻人的思想方式。在我拒绝她以后,遂约她见个面。没想到出现在我工作室门口的是一个小姑娘。年龄如此之小。我忽然就明白了她为什么要问那样的问题。我们的友谊就是这样开始的。

既然当初我拒绝了吕露的提问,那么现在我就问她几个问题吧:

你是从什么时候,由于什么原因开始写作的?
写作并不总是带给写作者快乐,你打算写一辈子吗?
是什么因素在背后推着你往前走?
要是没有朋友们的鼓励,你还会继续写吗?
你在很多地方游来荡去,武汉、深圳、香港、北京,你有家乡观念吗?
你孤独的时候会冲着哪个方向发呆?
你发烧感冒的时候做不做噩梦?如果做,是什么样的噩梦?
你觉得你的生活在多大程度上被你的写作所塑造?
你觉得写作是你的天命吗?

西川 2015/6/23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