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瑞老迈8
北瑞老迈8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059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年春天摄于特朗斯特罗默家中

重译了特朗斯特罗默一首诗


某人死后


曾有一个震惊

后面留下一条长而苍白且闪烁的彗星尾巴。

它收容我们。它让电视画面模糊。

它积存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瑞典文化界有人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歌词创作大赛,让属于“阳春白雪”的文学的作家,为属于“下里巴人”的通俗歌曲作词,以便雅俗共赏。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贺拉斯·恩格道尔一举夺得头奖。然后是著名的ABBA歌班(《妈妈咪呀》即根据该歌班歌曲)的作曲本尼·安德森作曲,由著名歌唱家海莲娜·舍霍尔姆演唱,在广播电台的文化节目《巴别塔》播出,成为一时佳话。)我在这里贴上初步的译文。

要听可打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V-Auk-an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月亮

 

万之

 

我的月亮没有圆缺的形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3 16:27)
标签:

股票

译者后记:剧诗与小说结合的力作

 

    《复仇》是长篇系列《失忆的年代》的第六部,也是至此为止我感觉最难翻译的一部作品。其难度不仅在于语义的忠实转达,能翻译出中文读者可以明白的流畅,也在于这部小说堪称剧诗小说,其语言富有诗意,如何在译文中比较好地再现这种诗意,也是译者面对的一种挑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1 04:18)

瑞典的茅房书

 

         仲夏节前又跟安娜回她娘家来过节。每次来这里,有趣的事情之一,是如厕时能翻看到最新出版的茅房书(Dassbokendass在瑞典语里就是指乡下的那种厕所,说得好听一点是茅房,说得再俗一点就是茅坑)。

        茅房书或茅坑书的内容五花八门,大多是幽默和讽刺的小故事,让人解闷的笑话,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我姐姐继续练打字,又打了篇文章传给我,是最近重返她出生地的经历,却又是一段家史。姐姐邮件中说,“此行很愉快,心得很多,有感而想写下来,给你和孩子们看看,也可以让他们了解一下爷爷和奶奶年轻时的经历。母亲在世时,总觉得她成天唠唠叨叨的,对她说的事没有往心里去。母亲写的回忆文章我也没有认真读过。这次从贵阳回来,重温母亲写的文章,感触很多。我写的东西参考了母亲的文章。可惜母亲已去世,不能 再给我们讲讲抗战时的经历了”。我母亲去世整一年了,自己也很怀念母亲。这篇博客也是一个纪念!)

重返出生地

        江津、白沙、红豆树,贵州,平越.。从我有记忆起,这些地名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
        贵州平越(今福泉市)是哥哥的出生地,他的名字“越平”也是因此地名而起的。江津白沙红豆树是我的出生地。至今我仍保留有母亲在白沙红豆树女子师范大学附中教书时和学生合影的照片。父亲在我出生地的红豆树上采摘的红豆一直保留到我成年后送给了我,我也一直保存着。随着年龄进入了老年,到四川去看看母亲养育我的那个地方成了我多年以来的愿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莫把“错译”当“意译”

——再谈李笠翻译特朗斯特罗默诗歌的重大错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5 23:42)
(注:最近读到某个老友文章里的引文,说的是另一位已经去世的老友的事情,还有我的另一位老友、中央戏剧学院老同学张辛欣的事情,让我很是感慨,对辛欣也很是赞佩。我们是老同学其实不同班,甚至不同系,辛欣是导演系的,我是戏剧文学系的。但戏剧学院实在小,学生二三百人而已,一个小食堂吃饭,一个宿舍楼住着,所以都熟悉。而且我们经常还上同一老师开的课,比如孙先生开的莎士比亚戏剧课、晏先生开的现代戏剧课、谭先生开的戏剧理论课。而且我们都从事文学创作,也一直有这方面的交往,我还替瑞典笔会和作家协会请过辛欣来瑞典参加文学活动。我们又都是移居国外的中文人,在中西文化之间游荡,各自生活里都有了一个外国人,所以共同话语很多。辛欣小我一点,所以算是师兄师妹。能有这样的师妹让我挺得意的。所以特地记录在这里。文字引文没有注明出处。我就不忠实地转述。不忠实是我修改了,还隐去了一些人的名字——)

    就在某某某决定整肃刘某某(一只哈尔滨飞出来的大雁)前两天,中国作家协会在首都工人体育馆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作品朗诵会。一批著名作家出台与读者见面,并各自朗诵一段自己的作品。其时,“刘某某将被开除某籍”的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门罗的诺贝尔对话(Nobel conversation with Alice Munro)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门罗的特殊获奖演说

(译注: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識李爻是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街頭。他應邀來瑞典參加一個水彩藝術項目,經和尚詩人京不特介紹來會我。我自八十年代末旅居海外,難得回國,與年輕後進的中國藝術家接觸甚少,所以見到李爻頗為驚訝,沒想到國內還有如此奇人,雖然來自山東農村,是個農民之子,也非藝術院校科班出身,但學識不低,談吐不凡,對中西文化都有頗深見解,而且不僅從事繪畫雕塑,還涉足詩歌音樂。李爻的天賦和率真個性,憤世嫉俗的心態,還讓我立即聯想到晚明初清的一些文人和藝術家,如奇人徐渭、八大山人、主張童心說的李贄等等。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