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孙颖迪
孙颖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54
  • 关注人气: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马特洪峰前的利费尔湖畔, 渐渐风起。

收起相机,我靠在晨露冰冷的岩石上。

天空中偶尔有鸟飞过,回声在镜湖上抹过泪痕。

 

这一刻,时间像加了延长号的休止符那样凝固。

 

在人生的双纵线到来前,漂泊恐怕是惟一的旋律。

岁月行走犹如肖邦弹奏的自由速度,充满着借与还的游戏;

在黑白世界里我丈量孤独的尺寸,节拍器化身寂寞的钟摆。

 

这是我在直指天穹的马特洪峰前写下的文字。天还没亮便搭头班齿轮火车上山,赶在起风前拍完地理杂志上出名的湖中倒影,坐在巨岩上想起禁止吸烟的告示,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这些年我愈发爱上了旅行,理由不是贪图享乐,而是觉得只有在旅行时我才能尽量的不与人打交道。翻开曾经写过的微博,看到某日我写下:“通往午夜之门的码头浮桥,并不见得记住谁的脚步,而我的乐趣却恰恰在此——过客的感觉有时胜过主人。”

 

显然,我中了北岛的毒。读北岛越多,越发现那些以漂泊为题的文字,却给我最强烈的归属感。若说他曾旅居七国搬家十五次,那自然是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3 23:15)
标签:

杂谈

旅行

从采尔马特回来,我在酒店上网时给在荷兰的沙贝赫家发了一张自制的电子明信片,明信片的背景选的是一张我拍摄的马特洪峰倒映在利费尔湖中的照片。五月底去荷兰演出时只见到了女主人Jeanne, 她告诉我Johan和一干朋友们去航海了,要八月才回。我推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想让他们看看我最近的摄影作品;同时透过那些照片,我还想告诉Johan, 当年闲谈时他教我的那件最有价值的事情,我其实干得还不坏……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和沙贝赫家认识已经八年多了。八年前我去荷兰参加李斯特大赛,他们是接待我的志愿者家庭。在我之前,他们做过两次志愿者, 接待过的选手里还曾出过一名冠军,就是第六届的法国钢琴家让-杜贝。算上第七届的我,沙贝赫家是两连冠,在所有志愿者家庭中独占魁首。为了留念,在我和杜贝曾住过的客房门上,一直都贴着印有我们巨幅肖像的海报。

 

沙贝赫家住在一个名叫Doorn的小镇上,离乌德勒支只有开车半小时的距离,周围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国家大剧院的五月音乐节上,和思清兄演了全套的勃拉姆斯小提琴钢琴奏鸣曲,懂行的朋友一看曲目,多半都觉得这是一次不小的挑战。说实话,挑不挑战的倒在其次,我觉得重要的是,演这样一套曲目其实更像是一种成全,成全我们多年的艺术念想。

 

勃拉姆斯这三首小提琴钢琴奏鸣曲,毫无疑问是他室内乐创作的巅峰之作,甚至纵观勃氏整个创作生涯,也不失为其最高水准之代表作。都说勃拉姆斯的晚期作品暮秋之气太重,但换个角度思考,这也代表着一种境界;如果要我形容一下何谓“暮秋之气”,我想大约可称之为那种 “无法言及的错失感”。以一名职业音乐玩家的口味,我最爱品玩那些 “质朴而深沉、有节制但滋味馥郁”的作品,比起瓦格纳马勒布鲁克纳这一系华丽壮阔的宏大叙事,勃拉姆斯的音乐能让我获得一种更高级的满足感。

 

“质朴而深沉、有节制但滋味馥郁”,几乎是我心目中评判对勃拉姆斯演绎是否得体、成功的关键。在实践中,这一条是相当难以把握的。它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间四月天,最是舒曼时。”这是我前一阵子为演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胡诌的一句话。其实,现在想想,这么胡诌也不是一点没有道理。

 

我总觉得,舒曼的音乐里存有某种有序的无序,好像春天里的万物萌动。事实上,已经有一阵子了,我对舒曼音乐里流露出的无节制的情绪变化有点隔阂。有时候,他的浪漫和冲动真让我觉得脸红,打个比方,好像春天的气候容易诱发人的花粉过敏。

 

也许是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都更适合听一些直接的、不假思索的,或者画面感强一些的音乐。浪漫是一个被误解的词,当下的荷尔蒙追求快速的结果而非漫长的过程。舒曼的这种浪漫显得有些过于老派了,或者,这样的浪漫和冲动在我们自己青春懵懂的时候也曾有过,只是如今却离我们真的有些远了。套用《致青春》里的台词,便是人终于有一天变成自己痛恨的模样——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6 22:57)

每次出门旅行或去异地工作,别人忙着收拾行李,我却忙着收拾我的随身听。我不喜欢将所有的东西都整合在一台电脑里面,因此那台连数据线都已老得无法兼容大多数后代产品的Ipod classic,仍然会被我放进顺手最容易摸到的口袋里。忙着把CD架上买了却没怎么听的唱片导入资料库,同时确认一些旅途必备的曲子没被抹去,就好像认真的检查自己是否带上了两副不同颜色的袖扣一样。说实话,等到每次旅行完毕的时候,所储备的音乐仍有一多半没听完——就像我从来只用行李箱里的某一副袖扣那样;但将80G的Ipod 存至将满,却如同我喜欢多带一副袖扣的习惯那样——充足的备份让人在旅途的我感到踏实。

 

于我而言,旅途和乐途时常是重叠的,乐人即旅人,人在旅途便是人在乐途。

 

独自旅行的次数越多,越发现自己的心态,从刚开始那种因逃离熟悉环境油然而生的欣喜,渐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4 14:06)


    月末,为正在编纂的集子录制了两首王建中先生改编的佳作《梅花三弄》与《蝶恋花》,尤爱《梅花三弄》。缘何?今日细说。

    古曲《梅花三弄》,相传是晋朝桓伊所作的一首笛曲,故有“桓伊横笛作三弄”的说法,后来改编为古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6 13:34)

最近和我的学生们更多的讨论了内心听觉的重要。功夫在琴外,有时候我宁愿他们离开键盘默不作声,甚至要求他们向指挥系的同学那般,在无声中挥动手臂,在冥想中把握音乐的气息,胜过在八十八个黑白键上盲目自大的纵横驰骋。

 

这便是我们唤之为“冥听”的内心听觉,它包含着对音乐的敏感和预判,是将已知的乐谱经过深思熟虑统筹安排后化作现实中的声音前的最后孕育。

 

依靠长期的艺术积累和实践经验而建立起来的内心听觉,是对音乐演奏最深层次的思考,它几乎代表了每一个音乐家的理想世界。它的建立过程缓慢而复杂,曲折而富于变化,有时候因它的主观性,甚至让人义无反顾的走向音乐演绎的不归路。从演奏学的角度看,一场音乐会演出真正的消耗,实际发声的人体所承载的强度,可能只占百分之四十甚至更少;而在不为人知的演奏家的耳朵里,至少听到双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4 21:28)

    艺术家的生涯有不少时间是在奔波的旅途中度过,不是在机场,便是在酒店。当然,最后关口还是在舞台上。人们常常谈论他们的行色匆匆,埋怨他们的档期满满,同时又不由自主的赞羡他们在舞台上的星光熠熠。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一般人通常瞧不见,因它不在旅途的两端。但它对于我们这个行业里中的大多数,实在是件至关紧要的事儿,没有它的存在常常是不可想象的。不管我们喜欢它还是憎恶它,我们都得去那儿。那个鬼地方,我们把它叫做后台。

    后台便好像机场的航站楼,演出者就是那一架架航班,迎来送往,登台谢幕。许多人在这里祈祷成功的起飞,但运气这事儿其实并不靠谱,失败的降落也时有发生——即便有一次迫降的经历,也够让人难受一阵了!有人在这里欢呼雀跃,也有人在此默默哭泣。万众瞩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5 17:23)

 

 

博比٠麦克费林,是一位你很难用准确的词汇来定义的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3 09:47)
标签:

此刻,我正坐在奥地利小镇哈尔施塔特湖边的露台上,寒冷迫使我加快抽一支烟的速度,房间里的暖气是培育惰性的温床,尤其对于那些在外漂泊的人。

几天前,我在晴朗而冰冷的柏林结束了中国农历新年里自己的第一场音乐会。在举国欢庆春节的热闹气氛里,为了准备此次演出,我仍然一天不落忙碌练习,如同部队里的模范标兵。这其实并非完全出于准备的需要,这些曲目跟随我身经百战,是通过谬赞和诋毁双层炼狱而积累起来的;在明知胜任的前提下,更多时候,疯狂而持之以恒的练习,不得不承认是一种扼杀因惰性而产生的罪恶感的心理行为。

演奏家的憧憬与恐惧往往存于同一件事上。机票行程单即意味着又一次的漂泊或远征,但站上舞台的时刻却仿佛回家,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柏林音乐厅(Konzerthaus Berlin),是我喜爱的具有典型欧洲古老传统的音乐活动场所。它在柏林爱乐的主场Phiharmonie的盛名压制下,在德国音乐版图中显得并不那么耀眼——这与它的古典华贵不太相称。但就声效和规格而言,它依然无可争议的位列欧洲一流。六年前,我在大厅演完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后加演了瓦格纳的唐豪瑟序曲,赢得了不亚于一场摇滚演唱会的欢呼,同时也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博主简介

2005416日,孙颖迪在荷兰乌得勒支举行的极富盛名的第七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上夺得第一名,成为第一位染指此项桂冠的华人钢琴家。由于获此殊荣,孙颖迪已经在荷兰及全球范围开始巡回演奏会。除了在荷兰为数众多的顶级音乐厅如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AmsterdamConcertgebouw)演出之外,巡回音乐会还在全球许多国家进行,例如法国、比利时、德国、芬兰、匈牙利、捷克、波兰、西班牙、英国、俄罗斯、瑞士、澳大利亚、印尼、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新西兰以及南非。

巡回演出期间,他已经与鹿特丹爱乐乐团、捷克国家交响乐团、苏黎世室内乐团、荷兰广播交响乐团、北荷兰交响乐团、芬兰坦佩雷爱乐乐团、约翰内斯堡爱乐乐团、首尔爱乐乐团、昆士兰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北京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上海歌剧院乐团、澳门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和法国国家广播爱乐乐团等进行了合作演出,合作的著名指挥包括艾度·迪华特,米歇尔·普拉松,郑明勋,安德拉斯·里盖蒂,米歇尔·塔巴尼克,丹尼尔·莱斯金,谭盾、汤沐海、陈燮阳、张国勇、谭利华、李心草等。孙颖迪在自己的祖国也受到了热烈欢迎。200511月,他在欢迎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访问中国的宴会上,作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的表演嘉宾进行了演奏。

2006年起,孙颖迪成为中国文化部“东方快车文化推广计划”的艺术家成员。

出生于上海的孙颖迪年纪轻轻便获得了中国国内多个奖项,包括第二届全国“金钟奖”钢琴比赛、影响深远的“宝钢教育基金奖”、由上海文艺人材基金理事会颁发的“上海市优秀文艺人才特等奖”等一系列奖项。

孙颖迪自幼年起便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学习钢琴演奏,曾师从罗霄、陈彦新及盛一奇教授,还多次参加了菲利浦·昂特芒、多米尼克·墨赫莱,范妮·沃特曼、莱斯利·霍华德以及傅聪先生、许忠先生等执教的大师班。

近期,颖迪还完成了荷兰BrilliantClassic唱片公司的个人首张专辑的录制,已于20091月在全球发行。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